视频草

      交谊舞,当然需要男的搂住女的腰部,女的把左手搭在男舞伴的肩膀上。

      但是陈小灵与徐子豪保持一定的距离,不理睬徐子豪伸过来的右手。

      陈小灵踏着鼓点轻舞,一样的优美。

      “陈小姐,你的舞步很准确呀!一看就是出自名门。”

      徐子豪只能独舞,没话找话:

      “哎,知道你现在觉醒了灵根,真是可喜可贺呀!

      看来你在星汉学院六年时间不是白读的啊!”

      “跟星汉学院没有半点关系!

      是我的哥哥苏晓宁帮我觉醒灵根的!”陈晓玲没好气地回答。

      徐子豪不以为意,他似笑非笑问:

      “那个苏晓宁王子真的是你的哥哥吗?”

      陈小灵顿时警觉起来。

      她与苏晓宁从小流浪的事情,没有人知道。

      就是有人知道也早已经忘记了。

      这件事情关系到自己的跟脚,关系到宁哥哥的秘密,陈小灵早已经有了托词:

      “我是在外面旅游的时候跟苏晓宁王子认识的,我们很投缘就结为兄妹了。”

      “这么说,你与苏晓宁王子不是亲兄妹,那么你也不是公主?”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陈小灵不想谈这个话题,不耐烦的转过脸去。

      徐子豪盯着陈小灵眼睛说:

      “不会对你怎样,这六年来,我一直很关心你很爱护你啊!

      但是,从现在开始,我,决定追求你!”

      陈小玲不由吓了一跳!

      她看到徐子豪的表情不像开玩笑的样子,不由气恼的说:

      “想都别想!”

      “为什么?”

      “我对你没有兴趣!”

      “可是我对你有兴趣啊!”

      陈小灵一阵无语,遇到这样的纨绔公子能有什么办法?于是又把头转到一边去表示自己的态度。

      哪知道徐子豪得寸进尺,他伸手拉着陈小灵的右手说:

      “哪有像我们这样跳舞的?你看他们都是勾肩搭背的。

      这样吧,你把你的左手放在我的肩膀上,我搂住你的腰。

      “我教你,别怕啊!哈哈……”

      看到陈小林惊慌失措,拼命挣扎的样子,徐子豪反而非常兴奋,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

      旁边的人知道徐子豪的作风。看见徐子豪又在“泡妞”,连忙躲开一点。

      不过他们也对徐8子豪感到佩服。

      苏晓宁的妹妹你也敢碰?

      王子殿下很厉害的啊!

      “放开她!”

      果然,

      苏晓宁出现在徐子豪的身边,徐子豪轻佻的松开陈小灵的手说:

      “王子殿下,你这是什么眼神?本公子我不过是请林小姐跳舞而已嘛!”

      苏晓宁没有理睬徐子豪的嬉皮笑脸。

      他对陈小灵说:

      “徐小姐累了,你先送徐小姐回去休息,过会儿我去清风居找你。”

      看到自己的哥哥对陈小灵动手动脚的,又想到苏晓宁要自己警惕徐子豪的话,

      徐丽曼的眼里就充满了怒火,狠狠地盯着徐子豪。

      想到与自己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的亲哥哥,居然对自己下毒手,徐丽曼此刻的心情真想扑过去咬徐子豪几口!

      陈小灵对就要暴走的徐丽曼说:

      “徐小姐,你需要休息,我们走吧!”

      徐子豪有点不敢看妹妹的冒火的眼睛,毕竟做贼心虚。

      看到陈小灵已经安全离开,苏晓宁拍拍徐子豪的肩膀说:

      “我们谈谈。”

      也不等徐子豪的回答,苏晓宁自顾自地走到座位上坐了下来。

      徐子豪拍拍肩膀,心中好不恼火!

      凌孤城里,谁敢以胜利者的姿态拍自己的肩膀?

      不过,他依然大摇大摆的走到苏晓宁对面坐下,架起二郎腿,点燃雪茄。

      这里是自己的地盘,

      且看这位外国王子耍什么花招。

      此刻,苏晓宁发现有几个身影慢慢的围了过来。

      那些黑衣人一定是徐子豪的保镖,一只手还摸着腰间的手枪。

      苏晓宁并不在意,他对徐子豪淡淡的说:

      “徐少爷,有些话我必须警告你,不要动陈小灵一根指头!否则,你知道我会怎么做!

      谁也无法阻止我怎么做!”

      徐子豪一愣,然后裂嘴一笑说:

      “苏先生误会了,我现在不过是想追求陈小姐。

      她未嫁我未娶,你一个当哥哥的不要管的太多吧!

      难道……你自己对陈小灵有意思?

      难怪啊!那么漂亮青春的小妹妹,是个男人都忍不住起反应,何况你不是她的亲哥哥。

      哈哈!”

      苏晓宁听到这话好像吃了一个苍蝇一样那么难受,他冷冷的盯着徐子豪说:

      “徐少爷,看来你根本没有把我的话当一回事。

      你妹妹的事情我已经给你留了面子。

      到底是谁请蛊师在徐丽曼身上下蛊,相信你比我还要清楚。

      徐丽曼是你的妹妹,你尚且如此,那么你还会对天下任何一个女人有感情吗?

      废话不多说,希望你能够记住我的警告!”

      徐子豪的脸色顿时阴沉如墨,他目露凶光:

      “苏先生,你这是污蔑!我妹妹的事情我正在调查。

      你说的没错,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有嫌疑包括我,也包括你!

      另外,我也警告你!

      凌孤城是我的地盘,王子殿下在这里旅游也罢,干其他事情也罢,不要烦我就行。

      另外,别以为你在学院里面打败了我,那不算。

      我们之间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苏晓宁彻底无语。

      这位纨绔公子简直是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也不知死字是怎么写的。

      “有些人,不见棺材不落泪,一个小小的凌孤城,我根本没有放在眼里,何况是你这个绣花枕头?

      徐少爷,最后警告你一句,谁敢打陈小灵的主意,别怪我废了他!

      告辞!”

      苏晓宁说完站起身来就走。

      徐子豪的眼睛射出凶光。狠狠地盯着苏晓宁的背影。

      苏晓宁的警告,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他堂堂凌孤城第一纨绔大少,何曾被人当面威胁过?

      不过,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没有对影卫们发出追杀令。

      这里毕竟是自己的家,不能让苏晓宁死在这里。

      “姓苏的!让你猖狂几天,老子要你跪在我脚下舔口水!”

      徐子豪狠狠的握紧了拳头。

      看到苏晓宁朝门外走去,徐会长上前一步说:

      “苏先生,你这是要赶着回去吗?

      再玩一会儿,我还准备一份礼物送给你呢!”

      “多谢徐会长!我还有点事。

      另外我想说一句,你那个儿子要加强管束。

      一直在你的庇护下,徐少爷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危险!”

      苏晓宁说完,抱拳告辞。

      徐会长的眉头紧皱起来。

      苏晓宁这话有强烈的警告意味,还有一种让人心寒的压迫感扑面而来!

      来到清风居,带上陈小灵坐在幽灵跑车上,苏晓宁加大油门,“嗡”的一声,顶级豪车飞速离开徐公馆。

      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山风习习,有些凉爽。

      “冷吗?”

      看到苏晓宁一言不发,陈小灵打破沉默。

      “不冷。

      那个徐子豪非常讨厌!我已经警告他了不要接近你,你以后要小心这个家伙!”

      “我的身份证还在学院里面。

      徐子豪用这个来威胁我,还提出跟我交朋友。

      真是无耻之徒,我也很讨厌他!”

      “灵儿,你在家好好呆着,明天我就去把你身份证拿回来。

      徐子豪不足为虑,我们在凌孤城会有自己的事业。

      以后,会去别的地方。

      总之,这里不是我们的久留之地。世界很大,我想带你去看看。”

      陈小灵的心情顿时好了起来:

      “对呀!我们干嘛要留在这里?我已经不是星汉学院的学生了。

      世界很大,天高任鸟飞!”

      想了一下,陈小灵笑着补回一句:

      “我的意思,不是说我们怕他。只要你需要,我们留在这里也可以。”

      苏晓宁被陈小灵的“善解人意”逗笑了:

      “哈哈!怕?

      徐子豪在我眼里就像一只蚂蚁一样。

      我现在所担心的——

      其实另有其人。”

      “谁?”

      陈小灵十分意外,苏晓宁出现在凌孤城才三天,有那么多仇家吗?

      “就在我们的后面。

      那辆车已经跟着我们很长时间了。”

      苏晓宁平静的回答。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