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笛 潜规则

      六号,弟弟陈卫东终于放假回家了。

      今年过年挺早,好些大学放假也早,陈卫东在金陵上大学,单程要坐两天火车,路费也挺贵,一般暑假都不回来,就在金陵打暑假工,只有放寒假才回来。

      哥俩长的不像,陈耀东像妈,陈卫东像爸。

      陈耀东个头一米七五,干干瘦瘦的,长像普通,看着不像坏人,实际上从小到大就不是个好学生,小学的时候太过遥远不说了,初中高中跟学生打架,扯女生头发把女同学弄哭是家常便饭,为此没少吃老师的无影裹嘴掌和追魂破蛋腿。

      也就到了大学,才变的斯文了。

      陈卫东比亲哥壮的多,估计是陈妈怀他的时候家里条件好了吃的好,先天营养好,长到了一米八,很是高大健壮,只是性格方面跟亲哥却截然不同,一直是三好学生,从来不惹事生非,高考上了一本的药科大,给爸妈挣了不少的面子。

      陈耀东开车去了趟火车站,把老二接回来。

      陈卫东挺好奇:“哥这车多少钱?”

      陈耀东道:“十万多点,不到十一万。”

      “女士内衣很好卖吗?”

      陈卫东觉得有点羞耻,不过还是问了出来。

      “什么都好卖,关键看谁卖。”

      陈耀东牛B随口就吹:“我要是开个服装店,一年几百万也不是问题。”

      “……”

      陈卫东不知道说啥了,感觉耳根子有点发烧。

      这真是我亲哥吗?

      陈耀东问:“暑假挣了多少钱?”

      陈卫东道:“一千多。”

      “还不错!”

      陈耀东啧啧啧:“干个家教一个月就能挣一千多块,开培训班有前途啊!”

      陈卫东点点头:“培训机构确实挺赚钱。”

      陈耀东问:“大三了,再一年半毕业了,你准备毕业了干点啥?”

      陈卫东道:“最好能进国企,国企进不去就回来考公务员。”

      陈耀东问:“不打算考研究生吗?”

      陈卫东道:“不考了,早点就业有优势,耽误上三年反而不好,进国企的话上班了读在职研究生就挺好的,没必要专门浪费三年时间去拿那个证。”

      陈耀东道:“问题是没有研究生学历,国企能进去吗?”

      “可以!”

      陈卫东道:“我们学校和几家制药国企都有就业协议。”

      好吧!

      陈耀东不问了,换个话题:“对象谈了没?”

      陈卫东忙摇头:“没有。”

      慌啥。

      一看就是做贼心虚。

      陈耀东心里撇着嘴,到没再问。

      回到家里,陈妈挺高兴,两儿子都回来了,专门做了大盘鸡,虚寒问暖的,一个劲劝小儿子多吃一点,看的陈耀东心里酸溜溜,我的亲妈唉,不要偏的这么明显好吗?

      吃过晚饭,一家人坐在沙发上说话。

      多数时候是陈妈问,陈卫东答,陈爸和陈耀东爷俩听。

      说没一阵,隔壁又开始噼里啪啦干了起来。

      陈耀东就奇了怪了:“上午就在干架,怎么晚上了还不消停?”

      陈建斌道:“听说是为了罗美上学的事闹的。”

      陈耀东道:“姚翠芳咋想的,她不让罗美上大学,怎么还敢指望罗富民将来给她儿子娶媳妇?再说她还有个丫头呢,不让罗美念书,她丫头将来念不念?”

      陈妈说道:“姚寡妇那个泼辣劲,罗富民哪里管的住,还不是姚寡妇说啥就是啥,只是可惜了罗美那丫头,每次考试都是前三,明年肯定能考个好大学,不念可惜了。”

      陈卫东道:“听说去年考了两个清华,前三应该都有机会的。”

      陈妈说道:“是啊,不让罗美那丫头念书实在太可惜。”

      陈耀东吐了个烟圈:“可惜啥,妈你就别替人家操那个心了,你还是问问你小儿子谈对象了没有,我问他不说实话,你问他肯定说。”

      陈妈就看向陈卫东。

      陈卫东差点被桔子噎住,连忙撇清:“没谈,真的没谈。”

      陈妈松了口气,有些不满地瞪了大儿子一眼。

      刚回来就欺负小的,这哥当的太不称职。

      大学生谈啥恋爱啊,学校不好好学习毕业了找个好工作,哪能谈恋爱,那些上大学谈恋爱的就没几个有出息的,还是小儿子省心啊,老大一点都不省心。

      陈建斌不说话,一口一口的吸烟,听的多问的少。

      陈耀东把烟头掐灭,往沙发上一躺,道:“上了大学还不谈恋爱准备啥时候谈呢,妈你别急,你听我说啊,人只有多经历一些东西才能长大,尤其感情这种东西,大学生就得好好谈场恋爱,只有体验过爱情的酸甜苦辣才能明白感情是什么,不然跟崔正平那小子一样念成了书呆子,见了女人都脸红,现在的女生多挑剔,谁会嫁给这种书呆子?”

      陈妈没好气道:“就你歪理最多。”

      陈耀东嘿嘿嘿:“这可不是歪理,你看看周学柱家的那哥俩,人虽然没文化,出去混上几年带着媳妇抱着孙子来了,两媳妇一毛钱没花,再看看一队的董文明,上个大学三十多了还找不到媳妇,你说上个大学又有啥用,还不得要打光棍。”

      “……”

      陈妈无话可说。

      陈爸无话可说。

      陈卫东也无话可说。

      陈耀东最后总结道:“所以啊,上大学固然是出人投地的最好机会,但不能保证上了大学就一定能够找到媳妇,不会再打光棍,所以上了大学一定要轰轰烈烈的谈一场恋爱,品尝一下爱情是个什么滋味,才能在乱花渐欲迷人眼的情感纠葛中找到自己努力的方向。”

      陈妈越听越气:“你不学好也就罢了,还给卫东教这些歪理,我都不想说你,上高中的时候就给人家女同学写情书,还被老师告到家里来,你不丢人妈都觉得丢人。”

      陈建斌脸也有些黑,这个混账东西,实在太混账了。

      自己这个老子听着都觉脸红,这些话他怎么就能说出来?

      陈卫东偷着乐,老大啊老大,你也太膨胀了吧?

      跟爸妈说什么乱花渐欲迷人眼的情感纠葛,太久没被收拾了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