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格兰意大利

      僵持在门口的颜博豪已经忍不住了,右脚开始向前慢慢挪动,好胜心和逐渐回复的自信战胜了恐惧,只要对方不是几把枪同时对准自己射击,他有信心可以全身而退,毕竟在特战部队的演习,往往比这里的情况更残酷和恶劣;

      作为部队内最优秀的战士之一,普通人的反应绝对比不上自己,手枪里的子弹有9发,里面绝不可能有9个人,预计敌人有4到5人,在训练时最好的成绩是3秒钟打完9发子弹且命中红点,现在要做的就是保持不紧张,且分清简向时的位置不能出现误伤。

      无论颜博豪的挪动声多么细微,门里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他知道门外的人即将要行动了,手中的MADDOG PANTHER匕首已经蠢蠢欲动,同样对自己有着高度信心,嘴角不经意上扬,面对未知的强大对手,生死就在一念之间,继续咬着口香糖等着敌人进来;

      颜博豪的影子出现在门内,根据影子的长度,判断外面的人离门还有40厘米的距离,还不是主动出击的时候,虽然自己占据优势,但这也说明门外的人已经看见屋内的情况了,如果对方经验老道,那么第一个射击点就是自己现在所躲在的位置。

      正如他所想,颜博豪的枪口对着就是进门后的左手位,也同样看见了他的影子...

      奇怪的是眼前房间内百分之五十的情况都已经显露自己面前,除了被蒙着眼,被胶带贴着嘴巴绑在椅子上的简向时外,和所知躲在墙后的敌人,难不成房间就他们两个人嘛?

      影子里的人影越来越清晰,已经完全可以确定门外的人正举着枪,这虽然对自己不利但屋内的人也没有过多恐惧,咀嚼口香糖的频率始终保持如一,眼神逐渐锐利起来,这是作战前的最后准备。

      颜博豪已经做好准备,屋内的情况他已经分析得差不多,不出意外只有一名敌人看守着简向时,已经做好将他击毙的准备,当数到三秒后就会跳进去对着敌人开枪;

      屋内的人也嗅到了门外的杀气,已经没有退步了,三秒内一定要决出胜负,对方的第一射击位肯定是头部,只要蹲着躲过第一枪,对手就没有胜算了;

      ‘3!’

      ‘2!’

      ‘1!’

      两人的倒数同时到了时间...

      ‘咯!’

      屋内的人按下了灯的开关,房间内突然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这突如其来的意外让颜博豪慌了神,站在原地不自觉地往后挪了两步...

      屋内的人训练有素地一个闪身半蹲来到门前,举起匕首准备刺过去,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也没有气息;

      要不是匕首的刀背太过刺眼,一束光芒反射在眼上,颜博豪可能根本来不及反应往旁边移动,这是身体自己做出的反应,如果前面不移动选择开枪的话自己已经死了;

      对手也很惊讶他居然能躲过自己的全力一击,但不会给他时间考虑,如今想一招致命已经不可能,得先把对手的枪解决,紧接着往前一步手起枪落!

      颜博豪的手枪被砍成了两半,对手不再隐藏气息,直接站起身朝他冲过来...

      将半截手枪朝着前方扔过去,看见身影很轻巧的躲掉后,清晰地见到对手凶恶的眼神,没有办法只能摆好作战姿势。

      从前面的几下已经可以确定敌人很厉害,等级和身手绝对不是普通人,格斗技巧和身体反应都不在自己之下,这一次颜博豪没有十足的信心可以战胜对手,也做好了随时失败的准备;

      只见他反手举着匕首,一步一步地靠近着颜博豪,每走一步都会停下,身体微微左右晃动以保持随时可以提防颜博豪的突击。

      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只差半米,颜博豪始终没有退缩过半步,任凭敌人强大的压迫力,右手握着匕首左右晃动着,左手挡在前方可攻可守,距离已经足够近了,下一击就要将匕首刺向颜博豪的颈部!

      敌人这一击速度极快不说还带着风声,幸好颜博豪提前预测了他的动作,左拳往上一挡使他的路线偏移...

      紧接着两人一攻一守在数秒钟内对了几十招,敌人也看清楚颜博豪的实力,看来想将他拿下也并非易事,但始终因为匕首的关系保持着优势,步步紧逼将颜博豪逼退倒楼梯口。

      眼看颜博豪已经退无可退,背部已经贴着墙,敌人乘胜追击并不打算给他考虑的时间,将颜博豪的两拳挡了出去后,看准空隙匕首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胜负已定!

      踢了两脚颜博豪的膝盖迫使他跪在地上不能再次进攻,

      “准备好了吗?”

      颜博豪面对敌人的问题,选择闭上了眼睛,等待着对手结束自己生命的那一刻...

      尽管每一天都做好了牺牲的思想准备,真到此时还是有些狰狞,常年的特训让颜博豪不会哭泣也不会哀求,只是呼吸声比平时急促并且重了些;

      感觉到匕首离开了脖子,敌人也松开了自己的下颚...

      奇怪,为什么感觉不到他的气息!

      颜博豪睁开眼眼前的敌人已经消失了,看向楼梯下一个身影往外跑去,惊魂未定的他没有时间休息,立马站起往房间里走去;

      打开灯后颜博豪站在房间中央惊呆了,一旁躺着五具尸体,其中一人就是早上被简向时刺伤手的马钧辉,手上的绷带还缠绕着...

      没有时间停顿和思考,先将绑在简向时眼睛上的黑布和嘴上的胶带拿开;

      一时间还睁不开眼睛,颜博豪又到他身后将手和脚上的绳子松开;

      简向时揉着眼睛,站起来活动了下身体,看来被绑了不少时间,看着旁边五具尸体并没有做声,走到茶几旁打开一罐零度可乐,

      ‘咕咕咕~’

      ‘叮~’

      将打火机收起,看着颜博豪,“让他跑了?”

      “他本有机会杀我,但他放了我。”

      “当初我让吕烨找个最能打的人来,你打不过他的话也不用留在这,这案子用不到你。”

      简向时边说边走到尸体旁低头看着,

      “他是谁?”颜博豪喘着气问,

      “甘洛杰,喊你来就是为了抓他,总之辛苦你了,我会和吕队说让你回部队报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