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噜啦精品在线视频

      萧若何淡淡一笑,“我也知道此行之凶险,不过有我在,必能应付,你不用过于担心。咱们既然都到这里了,为什么去靠近看看?抢夺凤凰果,不仅要有实力,还要看机缘,咱们未必便能得到,但是来一趟,不去瞅上一眼,长长见识,那不是白跑一趟!”

      他说完,便一马当先走在前面,南宫陌等几人只好跟上。

      众人没走几步,便来到了苍梧树前。据说,苍梧上云州最古老得树,高约数百丈,树冠犹如一座山峰一般大小。

      树下已经守了百十号修道者,再等着凤凰果成熟脱落。现场气氛倒没有多紧张,大家还都有说有笑地聊着。

      “大家倒都沉得住气嘛!”叶以南说道。

      “那是凤凰果还没成熟,摘了没用,所以大家都等着。”南宫陌说道,“看这样子,凤凰果没成熟之前,大家也打不起来。”

      南宫陌话音刚落,便听到一人喊道,“诸位都是来争夺凤凰果的,那就别在这个假客套了,赶紧动手决一死战吧!”

      “嗨,我说魏大头,你着什么急?还得两三天凤凰果才能成熟掉落,现在便要以死相搏未免太早了!”另有一修士说道。

      “呵!说道好像等两三天我们就不用打了一样,与其等凤凰果熟了再打,还不如现在就决一胜负,等到凤凰果落下,正好我们也决出胜负,两不耽误,岂不更好!”魏大头说道。

      “早争晚争不都一样!就你那点修为,早点动手便能抢到吗?”刚才那名修士嘲讽道。

      魏大头倒也不生气,他笑了笑,说道,“我自然争不到,我千里迢迢过来,也不是为了争夺凤凰果,不过是想瞧一瞧热闹罢了,只是你们迟迟不动手,我也没有热闹瞧呀,岂不无聊。”

      众人一片哄然,人群中有一老年修士,捋着胡子沉吟了一会,说道,“这位兄台,讲得颇有道理,既然免不了一打,那晚打不如早打。”

      萧若何听见声音,去打量那人,他顿时双眼变得血红,低声说道,“是他!”

      “谁?”南宫陌问。

      “邹墨哲,神元派大长老。”此人正是害死黎暮雪,打伤萧若何的罪魁祸首,仇人相见,萧若何怎能不眼红!

      萧若何一见邹墨哲便要拔剑报仇,南宫陌忙拦着他,劝道,“不要冲动,且看他要做什么?就算报仇,等他们开打也不迟,现在冒头,被这一众豪杰以为是抢凤凰果,很容易被群起而攻之。”见南宫陌如此说,萧若何才稍稍平静一些。

      虽然邹墨哲说要开打,但其他人依然无动于衷,他们都抱着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心思,想等别人先动手自己在补刀,以至于都无人动手。反正现在时候还早,凤凰果还没现世。

      “既然没人愿意先动手,那么就我先来吧!”邹墨哲说完,突然身形一闪,便出现在魏大头身前。

      邹墨哲笑吟吟地对魏大头说道,“你不是要瞧热闹,那便瞅仔细了!”他一面说着,一面催动真气,拎起身后的影子,凝成一道暗影之刃,刺向魏大头,对方那里反应得了,立时便被洞穿了胸膛。

      魏大头疼得大叫,他看着自己胸前的阴影,大喊一声,“影系灵法!我还从未见过,今天算是开眼了,这热情,凑得值!”说完,便咽气而死。

      众人目瞪口呆,一动不动,都没想到这邹墨哲竟然如此狠辣,一出手便秒杀了魏大头。这魏大头固然不是顶尖高手,但也算是一流修者,不想被邹墨哲一招毙杀。

      见一众修士都呆站着不动,邹墨哲便厉声喝道,“都呆着做什么,动手呀,老夫就站在这里,任你们单打独斗,还是一拥而上,老夫但凡后退一步,便算你们赢了。不消你们动手,老夫自己自刎便是。”

      他话说完,依然是没人行动。

      “如此鼠辈,也敢来争夺凤凰果吗?”邹墨哲高声冷笑,“你们若是怕死,赶紧离开,别在这里丢人显眼!”

      邹墨哲刚说完,便有十几人揣度自己实力差他太多,萌生退意,便迈步朝赤炎谷口跑去。

      可是,他们刚没跑几步,谷门口就冲出一群人,他们各个实力强悍,三下两除二之间,便将这十几人悉数斩杀。

      这突然冒出来的二十几个人涌了上来,齐齐跪在邹墨哲身前,高声大喊,“参见大长老!”声势极是浩大。

      原来这些人都是神元派的弟子,邹墨哲为了争夺凤凰谷,将门派中的才俊都带了过来,他这般孤掷一注,看来是对凤凰果志在必得。

      他故意当众秒杀魏大头,又让弟子截杀被吓跑的修士,为的便是造出浩大的威压之势,在心理上吓退一众争夺者。

      果然有些修士被神元派这声势吓得两股战栗,瑟瑟发抖。

      邹墨哲扫了一眼众人,高声喝道,“诸位都是道友,本不该兵戎相见,但这凤凰果,老夫志在必得!大家都瞧到了老夫的实力,这谷口又有我一众弟子把手,诸位有多少条命也不够丢的。诸位若是识相,便早早离开,老夫尚可饶你们一命,若是冥顽不化,此地便是你们的葬身之地!”

      此言一出,便有不少人松动,他们试着离开,神元派的人并不阻拦,不一会儿,就有一小半人逃离了这是非之地。

      但是,能来从雷泽活着来到赤炎谷的不都是泛泛之辈,没几把刷子都走了,剩下的那个不是身怀绝技,这些人可不会被神元派这般做派吓到。

      “邹老儿,十几年前,你们门派被一个年轻后生大闹了一番,几十个修士都挡不住不住人家一个,当时脸都丢大了!现在风头过去了,你又跑到这儿耀武扬威,也不害臊?”有人说道,这人倒也损,直接在邹墨哲的伤疤上撒盐。

      被人戳到痛处,邹墨哲气得火冒三丈,差点跳起来,他指着那人大吼道,“方立新,你一个丧家之犬,被人灭了门,躲在真武门,靠叶孤卓的威势苟延残喘的,也敢嘲弄我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