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阿狸h

      后台私信很多,何幼安翻看那些私信的模样,就跟某些作者逐条翻阅本章说时心情一样。

      有被认同的喜悦,

      也有受宠若惊的忐忑。

      这种情绪火一样烤着他,让他心绪躁动。

      可忽然,

      他手指一下卡住了。

      何幼安目光被一条私信内容吸引住:“您好,我是橙光互娱的运营经理,我们看到了您的视频,觉得您的视频质量很好,您也相当有潜力,所以想跟您签订一份保底签约金两百万的合作协议,您方便的话可以联系我。”

      两百万!

      卧槽两百万!

      何幼安瞳孔瞬间放大,心脏不争气的抖了两下。

      虽然两百万听着不多,但听和切实落到自己手里的是两码事。

      那种真金白银把自己塞得满满的感觉让何幼安觉得自己快坏掉了!

      他激动完就蹭地一下滑到吕临身边又把手机怼到吕临脸上:“大驴你看!两百万!”

      吕临又给手机扒拉下来:“你他mua的非得往我脸上怼是吧?”

      你这是嫉妒我帅气的颜值吗!

      他没好气的拿过手机看了眼。

      这个运营经理的账号是真的,提供的签约金大概也是真的。

      橙光互娱和星悦娱乐一样,都是在省城有名有号的公司,甚至在全国都排的上名号。

      当初王蔻蔻纠结签约哪一家的时候他就跟着一起把国内比较有名的娱乐经纪公司信息都盘了一遍。

      像是由各地资本,电视台,名人成立的娱乐公司那都是第一档的娱乐公司。

      一般人进不去,基本上你得有一定名气基础才能进去那类公司成为打工人。

      第二档的就是各地较为有名的娱乐公司。

      他们往往是当地的集团,或者比较有影响力的富人开办的公司。

      这类公司能把旗下艺人送进一些选秀节目,有规范化的运营和管理,相对比较有保障。

      再次的就是各种撑着新媒体,短视频东风起来的网络达人运营公司。

      这类公司被称作MCN,通常很坑爹。

      一般给你签约后能不能红完全看你自己,当初说好的各种扶持计划,推广资源基本都是放屁画大饼。

      你不火那就是你没本事,

      你火了那就是我的功劳。

      就他mua离谱。

      吕临大概科普了下这类机构的尿性后就说到:“这个橙光互娱挺靠谱的。”

      给出的签约金已经快撵上王蔻蔻了。

      何幼安精神一振:“那你意思是我能签?”

      吕临纳闷了:“这不随你啊。”

      何幼安又开始依依妖妖往吕临旁边凑:“哎呀咱这就你专业而且主意正,那肯定是你当家嘛。”

      吕临跳起来怼她脸上:“给爹爬!”

      你别说,

      这货性转后那小脸蛋儿叫一个嫩!

      滑滑溜溜的剥了皮的蛋白似的,摸在手心那叫一个巴适。

      何幼安现在满心都是想火啊,所以对吕临的排斥非但不生气,反而愈发娇媚起来:“你怕啥咱俩都是好兄弟亲热亲热咋了?”

      吕临:“???”

      你好像有那个大病!

      他严肃道:“你再膈应我一个试试?”

      何幼安:“!!!”

      她立即不作妖了,乖乖巧巧坐好跟个俏媳妇似的。

      吕临见状笑了,

      我,吕大临,排面!

      在旁边捧着本旧书籍安静翻阅的阮老四见状嗤笑:“老何你是不是太拼了?”

      何幼安一听就不乐意了,就你个小红帽还diss我?

      于是她舒展身姿,婀娜地躺到沙发上把美好的身材曲线一展无遗:“赚钱嘛,不寒碜。别说跪着赚了,就是睡着赚也行。”

      “而且大驴是自家兄弟,再咋样那都合适。不像现在的一些人,总是搞些不见光的企图上位却还给自己立清纯人设。反正爷就这样,骚也骚得坦荡。”

      老四:“???”

      吕临:“???”

      老二:“……”

      这货在放什么狗臭屁?

      这话听着像是在批判如今的娱乐圈,但听着咋像在点谁呢?

      阮老四不搭理他,继续看自己的书。

      何幼安追问吕临:“那你是啥想法?”

      这已经关系到将来的发展了。

      他们宿舍原本很普通,如果不是性转都可能发生不了这许多事。

      就算他脑海里多了许多信息可以作为起步的资本,但信息知识转化成金钱资源是需要时间的。

      不像现在,

      他的信息知识加上性转后的舍友发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直接在网络世界火了一把。

      而这一把火,

      相当于他们人生的第一桶金。

      所以吕临想了想就说道:“保底两百万的签约金肯定有着很多的限制,我听蔻蔻说要是违约还要十倍赔偿,所以签约后一切活动要听公司的安排,限制太大了。”

      这也是大部分底层艺人的生存现状。

      别看许多大明星光鲜亮丽,

      很多四五线艺人生存处境那叫一个囧迫。

      许多艺人为了所谓高质量的生活甚至会出卖自己的身体,乃至灵魂。

      而他们之所以那么做往往也是因为一纸合约……

      所以吕临继续道:“之前学校里不是有一个选秀节目的海选宣传吗?我觉得咱们可以报名参加。把线上线下运营结合起来。”

      何幼安牙疼道:“那合约……不签啊。”

      那可是两百万!

      两百万!

      他这辈子都还没见过这么多钱!

      眼见都已经送到嘴里的鸭子自己都还嗦口味儿就给扔出去……何幼安那叫一个心痛啊。

      心痛到无法付息!

      何幼安攥着心口……不对,是胸口艰难呼吸。

      仿佛有什么东西从她心底被剜出去了似的。

      吕临好笑道:“就因为区区两百万你就难受成这样?你吉尔没了我都没见你这么难受啊。”

      何幼安急了:“什么叫区区两百万???”

      他挣扎着坐起来:“你可以侮辱我,但不可以侮辱钱!”

      众人:“……”

      老四阮文从书里抬起目光问道:“老何你很缺钱?”

      何幼安迷了:“谁不缺钱?”

      阮文:“我意思是你好像表现得太迫切了。钱确实有用,但也只是拿来用的,而不是当成命的。”

      何幼安听完笑了一声:“你没穷过吧。”

      他抬头望天,呼出一口长长的浊气,像是要把肺里的尘埃都呼出来:“钱这种东西啊,是真的可以当成命的。”

      “老四,读书并不能使人成熟。文字可以描绘苦难,但不幸的人是真正经历过苦难的。你怎敢因为读了些书,就这么傲慢的对待那些真正不幸的人?”

      阮文:“……”

      客厅里因为这句话一下安静起来。

      是啊,

      世人慌慌张张,不过图碎银几两。

      可偏偏就是这碎银几两,能解万般忧伤。

      过了好久,

      老四才合起手里的书诚恳道:“对不起,我帮你一起赚钱。”

      光道歉不行,

      还得付出实际行动。

      这才是道歉的正确姿势。

      阮老四一直都这么讲究。

      何幼安不乐意了,

      他琢磨着这货帮自己赚钱是假,真实目的怕不是想趁机强我大驴!

      呵,

      你想挺美!

      所以何幼安断然拒绝:“不需要!”

      “我有大驴就够了。”

      阮文:“……”

      吕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