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同志网

      “万万不可!”

      中午吃饭,姜宇说出了高然的办法,立刻遭到陆甲反对。

      “虽然我不懂什么半魔体,但半化的魔石太厉害了,连金丝衣都能焚毁,会要你命的!”,陆甲道。

      “既然不懂就不要乱说”,高然无情道,完全不顾陆甲一片好意。

      “对——对不起,高师兄,我——我说错话了”,陆甲立刻惶恐起来。

      姜宇忽然觉得,这个高然怎么这么可恶。

      “那就这么定了,下午我先试试,你们在门外等着”,姜宇道。

      高然只顾吃,陆甲也不敢言语了。

      下午,姜宇一个人来到大殿,将三个炉子的阵法调整好。随即,揭开了三个炉盖。

      轰!

      姜宇只觉屋内魔力瞬间高涨,不一会儿,便觉比那日炸炉时还要强烈。

      魔力不断侵入姜宇身体,但他并没有觉得不适。

      观察了一会儿,姜宇发现,开炉之后,炉子反而更稳定了,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只需魔力削弱之后,调整阵法即可。

      在等待的时间里,姜宇运起感知吸纳之法,开始试着修行。

      两种不同的力量,在不可见的空间搏杀,但在姜宇眼里,一切却如图画一般有形有迹。

      “不知道是不是吸收魔力改变了我的眼睛,所以我能看到这些能量”,姜宇自己猜测着。

      姜宇运行调息,魔力和灵力便不断被吸入他的体内。能量顺着四肢百骸,直达他的小腹,那是人体灵台所在。

      两种力量到达灵台后,立刻如江河归海,搏杀消失了。

      嗡!

      姜宇再次听到了金属震颤之声。

      嗡!嗡!

      声音越响起来。只是这次,姜宇并没有进入那个奇异的空间,看到金轮。

      嗡!嗡嗡!嗖!

      随着连续的震颤之声,突然之间,一样东西从姜宇小腹处飞出,悬在了他的眼前。

      是金轮!

      姜宇大惊,万万没想到,金轮竟然是在自己身体里,而且,竟能飞出来!

      姜宇在奇异空间,没有参照,不知金轮多大,此时它飘在眼前,见它不过拇指大小,是一个中空的小圆环。以它此时的体量,上面的图画和刻文都已细不可察。

      金轮飘在空中,周围的灵力和魔力立刻改变了方向,不再涌入姜宇体内,而是如水流一般被金轮中心的漩涡迅猛吸收。

      原本激烈搏杀的灵力和魔力,在进入金轮一定范围后,立刻泾渭分明,互不侵犯。

      金轮在吸收灵力和魔力的同时,一闪一闪地爆发着金光。

      姜宇能够感到,小小的金轮,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他能感觉到金轮,就像能感觉到自己的手和脚一样,是一种最直接的操控感。

      虽然灵力和魔力没有进入姜宇体内,被金轮吸收,但姜宇却能感到,自身能量在急剧增长。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炼炉内狂暴魔力已然散尽,是时候转换阵法了。

      姜宇心念微动,金轮立刻嗖地一声,从眼前消失,隐入了小腹。

      姜宇再去感知金轮,刷地一下,立刻又进入了那个奇异空间,看到金轮悬浮在无尽虚空。

      姜宇收回感知,奇异空间消失。

      “原来如此!”

      姜宇终于搞明白了金轮的一些事情,可以修行的事也再次证实,心下欢喜至极。此时他身上充满力量,脚步似乎都快了不少,移形换影间,已将三个炼炉阵法调整完毕。

      日落月升,东院正殿门外,陆甲和高然正在等待。陆甲焦急向内张望。高然淡然坐在石凳上。但由于阵法禁制,陆甲根本看不到里面发生了什么。

      终于,姜宇踏出了大殿。

      “怎么样,没受伤吧?”,陆甲立刻迎上去关切地询问。

      姜宇一笑,道:“陆师兄放心,我没事,今天,你可以好好休息了”。

      “炼出多少?”,高然依然坐在那里,语气也平淡的很。

      “共十五炉,大小魔灵石四十八块”,姜宇也不跟他多废话一个字。

      “什么!一下午就炼出这么多!”,陆甲大惊,“真——真的吗?!”

      “千真万确,开炉炼石确实是一个好办法,依此作为,再过十天应该就可以完成任务了”,姜宇道。

      “太——太好了!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呀!我要去告诉石长老,他一定会高兴的!”,陆甲激动的话音带颤。

      “姜宇是石长老安排过来的,他还需要你去告知吗?”,高然冷冰冰地给激动的陆甲泼了盆冷水。

      陆甲听他这么一说,脸色立刻又垂了下来,“高师兄说的是”。

      “睡觉!”,高然率先起身离去。

      姜宇拍拍陆甲的肩膀,道:“陆师兄,快去睡觉吧,你真的需要休息了”。

      姜宇只轻轻拍他肩膀,竟差点把他拍倒。

      此后十天,姜宇每日白天开炉炼石,同时吸收魔力修行,晚上就照常休息。饭菜依然是一只鸡三个素菜。陆甲觉得只让姜宇一个人干活,心里过意不去,坚决要单独给姜宇一只鸡腿。高然坚决不同意,就是要平分。

      十天后,几百块魔灵石堆砌在库房,陆甲看了,满心欢喜,“真的按时完成任务了,太好了!”

      高然看都没看。

      这日晚间吃饭,高然拿来一个葫芦三个杯子,从葫芦里倒出一些液体,分给三人。

      “这是什么?”,姜宇问道。

      “酒”。

      姜宇并没有喝过酒,但听村里的李青说过,镇上有酒卖,极为好喝。

      他端起杯子轻泯一口,便觉一股热流从咽喉直入肠肚。很快,热流变得炽烈,姜宇只觉喉如刀割。

      “咳咳”,姜宇忍不住咳嗽出来。那酒不只烈,还有一股子腥味。

      陆甲好像也没喝过酒,也是被呛得咳嗽起来。

      “哈哈哈”,高然竟然大笑起来。

      这个高然!

      饭后,高然竟然没有早早地去睡觉,而是主动和姜宇聊起天来。

      “你为什么来器阁?”,高然问姜宇。

      这问题,莫名其妙!

      “我已经说过了,石长老说我是半魔体,来器阁最适合”,姜宇道。

      高然不以为然地摇摇头,“你知道什么人才会来器阁吗?”

      第七修院弟子近千,但整个东院,加上姜宇,才不过三个弟子。原因,不言自明,谁愿意接触魔石这东西呀!

      不来的理由很明确,那,来的理由是什么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