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芙短视频交友软件

      一句话,让乐济民沉默了。

      他当然知道乐氏百货现在的处境,也知道整个乐家入不敷出。

      按照日式百货的新方法,才是乐家最好的出路。

      但那样就得裁掉大量的员工,而这些员工都是跟着他一起打江山的老部下,就这么把他们抛弃了,他真是于心不忍。

      但想了一下,他还是不想就这么投降,而挺起了腰板,“杨先生,你恐怕还是太过危言耸听了吧!我乐济民行得正,坐得端,更有充足的资金可以护市。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样的消息传出去,会让乐家的股价一泄千里!”

      “你儿子的杀人案,算吗?”杨晓智珠在握的一笑,抛出了这个重磅消息。

      “乐言那个小畜生的确杀了人,但他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罚。这一点,港岛市民自有公论!”乐济民冷笑道。

      “如果我说乐言是替人顶罪的,顶得是乐文的罪呢?”

      杨晓说道。

      “扑通!”

      乐文性格极为懦弱,怕父亲怕得要死。

      听杨晓这么一说,脸都白了,腿一软,竟然跪倒在了乐济民的面前。

      “阿文,你……”

      都不用问,一个动作,让乐济民全都明白了。恨铁不成钢的站了起来,指着乐文。

      但是,他才只说出了一句话,便又瘫软的坐在了椅子上,手捂着心脏,满面的痛苦之色。

      “爸爸,你别吓我呀!”

      乐文忙不迭的扑了过去,从乐济民的口袋中掏出了硝酸甘油片,塞到了乐济民的口中,并且不断的给他按摩着心脏。

      好一会儿,乐济民才终于缓解,一扬手便是一个耳光。

      “爸爸,我知道错了!”

      虽然挨了一下,但是乐文还真是一点不满的表情都没有,再次跪倒在地上,抱着乐济民的腿是失声痛哭。

      “乐先生,我能继续说了吗?”

      看着父慈子孝的这一幕,杨晓真是有些于心不忍。

      但是这样的想法,在他的脑海中只是一闪便又消失,马上又逼迫道。

      “在美国,妨碍司法可是重罪!如果我将乐文杀人的事情捅到了美国,你猜会怎么样?”

      说到这里,他冷笑了起来,“到时候,你的两个儿子都会被抓回美国,同时受审。你们乐家可就只剩下一个乐玲了,你觉得她这个小丫头能扛起你们乐家的大旗吗?”

      他这番话其实就是扯蛋,是骗乐济民这个老人家不太懂美国的法律。

      那地方的法律讲究的是一案不再审。

      也就是说一个案件,只要审理过,并且宣判了。哪怕是明知道有错,也不会再次进行审判。

      “还有,乐先生,你的身体状况不太好吧!我完全可以弄到一份你的医疗报告,并且登到报纸上!我就不信,你还能守住乐氏的股价!”

      “而相反的,如果你卖给我一家百货公司的话,我不但会帮你们乐氏保守这个秘密,帮你们拉升股价。甚至还会把乐言弄出来。因为,掌握他脱罪的关键证据就在我的手里!”

      接着,杨晓才又抛出了一个消息。

      “是你陷害阿言?”

      兄弟情深,乐文怒气冲冲的转头看向了杨晓。

      “我只是说我能让他脱罪,可没有说是我陷害的他。姐夫,你可莫要瞎说,我会告你诽谤的!”

      杨晓哪会给他们话柄,反驳道。

      “一家店铺,是吗?我卖!”

      乐济民紧咬着牙关道。

      在说这番话时,他的心里简直都在滴血。

      但是为了两个儿子,他现在还有别的选择吗?

      不卖的话,儿子守不住,乐氏同样守不住。

      卖的话,儿子守住了,乐氏也有可能守住。

      “聪明的选择!不过呢?我现在没有钱。钱都压到股票里了,我愿意拿这百分之五的股权来换我们乐家的位于中环的那家店铺!”杨晓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合同,摆到了乐济民的桌前。

      “你这是趁火打劫!”

      乐文怒吼道。

      中环的乐氏百货,乃是乐家最大也是最好的商场,其价值可以抵得上其它七家店铺的一半还多了。

      “我的确是在趁火打劫!但是这句话,姐夫你却没有权利说。因为我是在为大姐报仇。你有了心爱的女人,甚至还不惜为她杀人。但你又为了你们乐家,去娶你不爱的大姐,你把大姐当成什么?我这么做也是替大姐报仇!”

      杨晓冷笑的看着乐文。

      一句话说得乐文表情一黯。

      “杨先生,现在还说这个可没有什么意思了吧?”

      看着软弱的乐文,乐济民苦笑的摇了摇头。一直以来,他都觉得乐文性格方正,乖巧听话,乃是自己最合适的接班人。

      但现在,他面对着杨晓的咄咄逼人,根本就是无力抵抗,反而软弱的好似一只小绵羊一样。

      这样的他,如何能让自己把乐家基业交到他的手里,难道不怕自己百年之后,他被坑得倾家荡产吗?

      不过,他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乐文就这么被人欺负,马上便站了起来,“你口口声声说是被芷欣报仇,但其实你为的全是你自己。现在,你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你又何必得理不让人呢?”

      说罢,他已经拿起了老花镜,开始审看起了杨晓带来的合同。

      片刻,他才又取出了笔和自己的私章,在合同上签下了名字,并且盖好了印。

      “乐伯父,合作愉快!”

      杨晓微微一笑,取出了事先准备好的股权转让书递了过去。

      “先让阿言出来,否则一切免谈!”

      但是乐济民却没有接,亦没有把合同递给杨晓,而是先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没问题,我现在就去办这事。相信最晚明天,你们就能一家团聚了!”

      杨晓也不急,向着乐济民微一弯腰,便走了出去。

      “老公,怎么样了?”

      看到杨晓走了出来,洪芷晴忙放开了洪芷欣的轮椅,走了过来。

      “谈得很好!走,我们去鉴证科,想个办法把乐言给弄出来!”

      杨晓向洪芷晴挤了一下眼睛,又向洪芷欣道了别之后,离开了洪家,驱车离开,去向了鉴证科。

      “杨先生,你找我!”

      在鉴证科外,登了记等了不过两三分钟,陈小生便走了出来。

      看到是杨晓在等他,那是相当的纳闷。

      “我是为了乐言先生的案子来的!我在乐华伞厂的垃圾箱外,发现有人诡诡祟祟的扔了一些东西,便捡了回来!想看看对乐先生的案子有没有帮助!”

      杨晓一边说着,一边把一个透明的塑料袋亮给了陈小生看。

      “我来看看!”

      陈小生小心的接过了塑料袋,发现里面是一圈胶带,一个红酒杯,还有一幅手套。

      “现在有没有帮助,我也不敢保证!但我会查查看的!”

      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袋子里的东西,陈小生给出了答案。

      “麻烦你了,陈SIR!”

      杨晓与他握了一下手,带着洪芷晴离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