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视频怎么上传电影赚钱

      半小时后。

      墨萱离开。

      顺便带走了一马车的盐,舒甫当然不会送货上门,只是送到城西的一条街,那里有她们寨子的人。

      马车上。

      没了舒甫,墨萱的侍女顿时放飞自我。

      “好宽的长椅,都能当床睡了。”

      “坐垫真软,不知道什么材料。”

      “四个车轮,果然比两个车轮的稳。”

      “结实,密封也好,剑都射不进来。”

      “这什么玻璃?好厚,敲起来声音沉闷,温度也奇怪,不似一般玻璃的冰冷。”

      “。。。”

      寨子里的马车和这根本没法比,而且寨子里多是山路,马车也主要用来拉货。

      这样的豪华座驾,她们今天也是第一次坐,即使是墨萱也没有。

      看着身边一大箱子雪白的盐,墨萱总感觉不可思议。

      反差好大。

      起初。

      他以为舒甫是寨子里的人,不然怎么会出现在山里。可这次见面,对方摇身一变,成了洛城新贵。

      掌握手表渠道,日进斗金。

      不仅如此,还是个盐商,又经营白银、布匹、钢铁等生意。

      路子有点野啊!

      。。。

      不久。

      马车来到城西。

      “寨主。”

      “寨主。”

      “。。。”

      一个个正坐在路边的寨民起身,他们已经卖完了山货。

      “把马车上的东西抬下来。”墨萱冲他们道。

      “是。”

      一个个精壮上去抬下十几个木箱。

      “这是什么?”一位墨萱的族亲上前。

      “盐。”

      墨萱打开箱子,里面是已经袋装好的盐,用防水布包裹,本来的打算是处理完山货,再处理原银。

      最后再去采购盐,现在直接省了不少事。

      “把盐拿出来,原银都装箱,抬上车。”她又道。

      很快。

      箱子抬回马车。

      车轮被压扁了不少,原银并不是刚开采出的银矿,而是提炼过一次,杂质较多,含量才三十左右。

      寨子技术限制,无法精炼成碎银。

      “什么?”

      “新盐商?只卖一等盐?原银降一成?”

      听完墨萱的解释,族亲惊讶出声,这。。还真说不上亏,但是有一个问题,那就是生活成本上涨。

      是。

      一等盐卖三等价,即使扣除原银折价,寨子看似赚。

      然而换算一下,便代表同样的原银,所获得的盐总量变少。

      “没关系,只要加大开采,产量上去就能换更多,他已经答应为寨子提供更好的挖矿和粗炼设备。”

      墨萱解释道。

      这笔账,在和舒甫聊天的时候,她就已经清楚。

      她这么拼,不就是为了让寨民们过上好日子嘛。

      凭什么寨民就得吃三等盐?

      。。。

      半小时后。

      地球。

      舒甫收到提醒,直接下令把换来的原银吸收,懒得精练出售,相比黄金的价值,白银太不划算了。

      这次赚得不多。

      仅仅三百多万。

      但再小也是肉,何况较为稳定。

      明山广场。

      舒甫来到店门口。

      “给我照一张。”

      “咔!”

      “换个姿势。”

      “。。。”

      一群人在门口拍照,笑颜满脸。

      见此情形,舒甫一愣,啥情况?

      这又不是景点,拍个啥玩意儿,他新刻的摆像都还没挂出去,橱窗里空荡荡,哪有什么值得拍的?

      走进店。

      “舒甫,你的店出名了。”

      “???”

      带着疑问,舒甫看了看单婼递上来的报纸。

      只见在明山日报《都市新闻》版面,左下角有一张不大的副图。

      正是自家店,标题挺雷人。

      ---‘不可商量之店’

      内容无偏颇,主要是小小介绍了一下他家店的经营内容,然后把门口那些标语一条条地解说了下。

      文中的不可商量四个字,全部加粗。

      “。。。”

      我勒个。。

      话说。

      我又没给广告费,干嘛上图,还有这名字,舒甫一脸纠结。

      “噗嗤!”

      看到舒甫的表情。

      两个女孩笑翻了,昨日舒甫如何拒绝那记者,她们可是全看在眼里。

      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执着。

      非要舒甫上报。

      笑完后。

      “要不要把外面的标语撕掉?”单婼笑着问。

      “算了。”

      舒甫摇摇头,“留着吧,标语又没错,热度应该不高。”

      只是。

      他有点低估了媒体的力量,虽然传统媒体日渐式微,但移动互联网还没起飞,报纸依旧很有市场。

      “就是这里。”

      “霸气。”

      “不可商量,从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商家。”

      “有点意思。”

      “。。。”

      门外驻足拍照的人越来越多,有的还走进店里打趣起来。

      “你就是老板?”

      “能便宜点不,哈哈,我知道,不可商量。”

      “。。。”

      很多人调戏了一番便离开了,当然,由于猎奇,顾客也增加了不少,就如后世的那些网红店一样。

      “我要刻一个六百的。”

      “。。。”

      “老板,我刻一个。”

      “。。。”

      刚过中午不久就接了六单,全是六百的,全额预付,收款三千六。

      “单婼,关店。”舒甫道。

      “啊?”

      “一天最多六单,一周最多二十五单,今天满了。”

      “。。。”

      两女还能说什么。

      “哗!”

      拉下卷帘门,外面的人目光一下盯着她。

      “怎么了?”

      “今天预定客满,不接单了。”单婼道。

      “客满?”

      “不接单?”

      “今天多少个,有二十个?”

      “。。。”

      一群好奇的眼神,即使今天不接单,也可以预定嘛,没必要关门。

      “我们一天最多接六单,无论大小,一旦超过,一盖不接,且不接受次日预定,一周最多二十五单。”

      单婼缓缓解释说道。

      一听,群众全都惊愕住了。

      啥?

      一天六单?超过不接?

      一周二十五,还不接受次日预定,也就是说,一旦今天六单满了,想要刻,只能明天早点来抢位。

      我去!

      这是什么品种的商家,经营方式有点飞啊!

      “为什么?”

      “就是。”

      “你们还双休?”

      “。。。”

      一个个好奇地问道,单婼想了想,无奈道。

      “这家店的存在不是为了赚钱,只是店主的一个爱好。”

      “没法。”

      “手艺太好了,客人太多,忙不过来。”

      “这才提高标准,合并项目,全手工雕刻,是一件累人的工作。”

      “。。。”

      一番解释,围观群众无语,原来如此,店主不差钱,难怪这么豪横。

      不可商量挂门口,着实嚣张。

      “砰!”

      店门关闭,但外面的热度,丝毫不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