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黄色一?道

      凯恩早已回了帝都,沿着隐秘通道回到了黑暗教堂—黑暗㲘教团在帝都的秘密据点,然后第ꭔ一时间找到了뀻卓拉德。

      極 卓拉德是一位捵四十左右的男蒓子,国字脸,一头䥶乌黑的中长头发,披在了身后的黑色大ᣇ氅之上。他背负一柄暗红色宽刀,长得人高马大,十分的威武霸气。

      身为黑暗教团团长的卓拉德却并没有给他安排什么任务。凯恩有些疑惑,看卓拉德的神色,对方似乎有所隐瞒,但他明智地选择了没有多问。

      在凯恩的身旁,有一名三十岁✔左右、容貌퉲艳丽的紫发女子,正扭着纤腰向他缓缓走来,边走边笑。

      “凯恩弟弟,你该不会是执行任务上瘾了吧?噢,不对,应솆该说是崞没有任务就浑身不舒服!”

      这名女子也是黑暗教团的一名长老,贝伦多红衣主教的直属部늣下。她在黑暗教团的位置就像贝伦多在光明教团那样,权力虽然没有魐身为团长的卓拉德璖大,但地位却要比卓拉德高∅。

      若说在教团之内有什么人最关心凯恩,则要属面前这位身材火辣的美女长老ሻ,费罗赛普妮!

      凯恩每次执行任务受伤즩回﷧来,都是她第ᢤ一个出现㋥,为自己疗伤、照顾自己。因此,凯恩对她也是十分的尊敬。虽然没有回答,但面对她,凯恩那冷若冰霜的脸上却逐渐解冻,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噢!团长大人,你看岟到没有?我谅的凯恩弟弟他居然笑了!我看你还是赶快给他安排一个任务,免得他觭等不及了!”费罗赛普鸉妮惊讶地说道,抿嘴笑了起来。咯咯的笑声回荡在昏暗的礼堂之中。

      卓拉德沉默了片刻,然后说道:“最近异教那边为䡄了铲除异己,削弱朝政势力,大肆诛连无辜,我们教团也有不少人惨遭杀害!”

      费罗赛普妮的目光渐⬨渐冷了下来,沉声道ℜ:“是格里普顿,负责这些行动的刽子手!帝鮷国伯爵,异教的爪牙!傀儡朝廷的走狗!”

      凯恩ꖰ也是轻轻起了眉头。他虽然没有见过格里普顿本人,但也早有耳闻脧,尽都是些不好的传言。

      Ὼ有人私底下说,格里普顿滥用职权,仗势欺人,又私吞军饷,贪得无厌!

      做为一名优秀的刺杀者,凯恩只管自己的任务,自然ʩ不会去㹴管这些闲事,但若是教团下令就另当别论了。

      卓拉德道:“格里ᢘ普顿只是个无关紧要的小喽啰,不过这次却杀了我们不少的人,手法更是残忍极致。现在外面到处都是帝国的士兵,似乎在找什么人。刚刚又传来消息,格里普顿䊅带着一队士兵向南出城去了!我想,这是个不错的机ឃ会!不过贝伦多教主大人对此鵡却还没有给出明确的指示…”剼

      费罗赛普衜妮道:“而你迟迟没有下令,是因믙为你也怀疑,他们这次行动并非是表面上这么简喵单,是쯱吗?”

      䥕卓拉德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Ⳗ应该是吧,不过这次有可能是一个陷阱,或许他们已经知道了什么!”

      气氛忽然沉寂了下来,三人都各自思量着什么,唯有窗外的雨声还在沙沙作响。比起先前来说,此时的雨势已ﴇ然小了不少焸,昏暗的天色也逐渐变得明┆亮了起来。

      一缕阳光,从礼堂顶部侧沿照了进来,照在了凯恩如冰似雪的脸上。ᗷ凯恩上前一膒步,对着卓拉德抱拳说道:“졞请团长大人下令!”

      卓拉德踟蹰了片刻鍂,终于像是下定决心一般,吐出口气,“好!现在我以教团团长的身份命令你,立刻出城,寻找机会刺杀格里普顿!”

      “遵命!”凯恩身形一挺,表情冷酷到了极点。

      ౰ “这次为了教团的ⴓ安全起见,不会给你除了情报以外的任何帮助,歊一切都要靠你自己!此外...”卓拉德顿了顿,深深看了他一眼,“你要做好最坏的思想准备,教团的利益大于一切!”

      凯恩深吸口气,ꟴ再ﰐ一次挺起胸膛,“明白!”

      他心里清楚,若刺杀格里普顿的行动失败,一旦被抓,将要面对朝政和异教刑讯逼供。在世间最残酷的刑法面前,再紧的嘴巴也有被撬开的可能,这对于现在的教团而言无疑将会是毁灭性的打击!

      촾 如果凯恩一旦板失去退路,那么为了教团利益也只有做出牺牲!

      “担心什么呢?凯恩怎么会失败?”费罗赛普妮不悦地看了眼卓拉德,旋即又转头看向凯恩:“是吧?凯恩弟弟。”럁

      쾝 凯恩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什么,对她躬了躬身,“对了,上次的刺杀餓行动多谢你了!”

      㴇 洐费罗赛普妮呆了一下,旋即咯咯笑了起来,“被发现了么?你可是长进了不少呢!快让姐姐瞧瞧,是哪里不⏮一样了?!”

      说着,她上前两步凑到了凯恩的近前,弯着腰、侧着脸仔细地打量起他来밅,修长的玉ꩤ指滑过他的脸颊,“啧啧,真不错,凯恩弟弟真㠮是越来越俊了!不过就是这张脸,也太冷了些!”

      ࢥ 她皱起眉头캅,淡淡的香味传到豆凯恩蛺的鼻子里。凯恩吸了吸气,目光在不经意间틪掠过她胸前雪白处ⴇ的一道深壑,忍不住ዼ退后两步,ﹰ不自然地移开了视线。

      “长老大人...”

      됧 费罗赛普妮呆了一下,然后夸张地说道:“天呐!我看到什癖么了?我杀人不眨眼的凯恩弟弟在害羞!噢不,我可怜的弟蔳弟今年都十九岁了,可至今还是个…跶…”

      翗说着,费罗赛普妮䥋又自顾自地笑了飁起来。

      凯恩沉着脸,转身便往엷外走去。

      ……

      大雨逐渐停熘歇,漫天的乌云悄然散去。{一道道光线透过散开的云层照㧋了下囚来,整个圣加尔帝都变得明亮了起来。

      路上行人,逐渐变多。

      劭 凯恩越靠近城南,帝国的士兵也就越多。也不知在搜寻着什么人,一队队贝勒塞士兵穿着水淋淋的轻甲在大街来回巡兿逻,但凯恩没有兴趣管这些。

      ヨ 他穿过狭长的巷道,拐了几个弯,젎走进了一♘家酒馆。

      凯恩当然并不是来喝酒的。这家酒馆临近帝都南门,是黑暗教团发展的一处秘密据点。除此之外,酒馆内还有一条狭长찊的地底密道,煟直接通往城外的暗影森林뢶。

      凯恩亮出身份,从教团的眼䟔线头目口中获取了重要信息,然后披上一袭黑袍,沿쑗着密道出城。

      澼 本是冷清的森林,此刻被许多的士兵包围。一队队士兵手持长剑盾牌,向祿着各个方向搜寻着,而其后还有更多的士兵陆续赶来。

      凯恩出了密道,身邋子如敏捷的狸猫在茂密的丛林中穿梭。他一边隐匿,尾随在一小队搜寻士兵身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