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午夜宫在线

      而在此之前,尤莱还在睡觉的时候,剑无痕和海蒂还在阿尔卑斯山脉的后山。

      “看完了没有?”海蒂站在剑无痕的身边小声问道,很明显她并不喜欢这里的环境。

      “你不喜欢这里吗?”剑无痕问,随后便自问自答道:“是了,你并不是不喜欢这里的阿尔卑斯山脉的后山。你只是不喜欢这里充满小动物尸体的环境。”

      海蒂:“……”

      “对了,你们为什么不收拾了这里的环境哪?就让这些小动物曝尸荒野?是有什么特殊的文化传统吗?”

      “你想什么啊!我们可是阿尔卑斯圣学府!圣洁的学府!怎么可能有这么残忍的文化传统?”

      “哦,是了!为了给尤莱判罪所有的人就把这件事给忘了,对不对?嘴上说着就已经爱过雪山小生灵,世界上却让它们曝尸荒野!”

      “……”

      “就这!”

      虽然就两个字,攻击性不强,但侮辱性极大!

      海蒂咬牙切齿,想要扑上来给剑无痕来上几下,可是却被剑无痕的护体剑罡防护在三寸之外!

      海蒂尝试了好久,用了许多办法都无法投入其中,有些丧气,狠狠的问:“哎,,?^?,,,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那!”

      剑无痕眯眯眼。

      “你啥意思!”海蒂好气哦!看不起人是不是?hentai!

      “应该问你自己啊!以我的实力,一眼而过,秋毫必现!”剑无痕摆摆手。

      “hentai!你不早说!”

      “你也没问啊!”

      “…………”海蒂感觉更气了,我当时为什么接了这个任务啊?!

      海蒂看了一眼一脸淡定的剑无痕,无奈的说道:“走!立马就走!”

      “好吧!好吧!哎,等等我吗?别走那么快!小导游……”

      “疑!”剑无痕才刚抬步没走多远,身形变猛的停了下来。立马闭上眼睛,开始细细感知起来。

      也许是由于赌气的原因,海蒂向前已经走了较远的距离,主要还是剑无痕说的一些话有点太气人了!

      没有听到身后跟过来的脚步声,这才疑惑的转过身去。

      只见此时剑无痕正闭眼沉思,在转过身的一瞬间,剑无痕正缓缓的睁开双眼,一道凌厉的剑气从双眼中划出,划破了身体飘落的一些白雪。

      海蒂明显是剑无痕被搞出的动静吓了一跳,“你干什么?不会这么小气吧?”

      剑无痕没有回话,而是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喂!喂!喂!”海蒂朝这边大喊,“之前还说好的,我是你的导游,去哪里都是我说了算?你现在又去干嘛呀?”

      “喂!剑无痕!你……”海蒂见到剑无痕没有任何回应,很生气。

      只得……

      “你等等我啊?”

      剑无痕无奈的摇了摇头,真是麻烦!

      很是嫌弃的看了海蒂一眼,边脚尖轻轻一踮,身形一闪,来到了海蒂的身边。伸手拦住海蒂消瘦的肩膀,直接御空而起化作一道剑光朝远处疾行而去!

      “喂!喂!喂!你去哪里了?!”海蒂感受到来自自己肩膀上的力量,侧脸看向身边的剑无痕。

      由于快速行动带起的微风,轻轻撩起了他的前流海,真好看!海蒂心想,小脸也不禁微微发红了。

      剑无痕闭眼,在心中快速计算相遇的最佳位置,“就去我们相遇……之前看瀑布的地方。”

      海蒂的脸更红了。

      “轰!”“哗啦啦!”一道巨大的巨物落水声传来,剑无痕和海蒂两人现在的位置,其实距离瀑布落点已经很进了,远远的就能看到巨大的水花喷溅上来!

      海蒂本来就已经微微湿的衣服直接变湿透了,很是幽怨地看了衣服干干净净的剑无痕一眼。

      “到底是什么东西啊?难道有什么大石头或者大木头什么都被雪水冲了下来吗”海蒂鼓着腮闷闷道。

      “嗯,确实是块“大木头”那!”剑无痕一脸服气的感慨道。

      而此时,却说另一边剑无痕和海蒂也已经来到了之前欣赏风景的瀑布正下面。

      之前在自己给出的青色发簪被使用的一瞬间,剑无痕其实就已经感受到了。也顾不得继续查看“凶杀现场”了,立即以最快的速度朝这边的方向赶,只不过刚来到附近的时候便感应到了青色发簪的气息就在附近,这才停了下来。

      如果不是由于自己的状态不好,自己完全可以一天24小时不间断的用神识一直锁定尤莱的状态,无论发生任何的状况,自己都能及时应对!

      只是现在……唉!着实可恶!

      就趁着自己出去的那么一小段时间,竟然出了这么大的篓子!

      这阿尔卑斯圣学府着实可恶!

      这元素相生学院着实可恶!

      这里的学生们着实可恶!

      这佩里院长也是着实可恶!

      …………这个可是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任务…………

      剑无痕抬眼望由于瀑布水流拍打水面激起的雾气深处,那里隐约能够看见一道模糊的身影。

      剑无痕身形一闪,便已经来到了昏睡的“公主”面前。只见秀丽清纯、娇羞可人的少女那晶莹剔透的雪肌玉肤闪烁着象牙般的光晕,线条柔美的雪白肌肤婉如一朵出水芙蓉、凝脂雪莲,绝色娇美的芳靥晕红如火,风情万千的清纯美眸含羞紧闭,又黑又长的睫毛紧掩着那一双剪水秋瞳轻颤,白皙娇美的挺直玉颈下一双柔弱浑圆的细削香肩。

      婉约的柳眉下,星星点点的美眸,似氤氲着晨雾般的灵气,清澈明亮,空灵唯美,微微泛红的眼眸,含着两行清泪,看起来柔弱堪怜,娇俏的琼鼻下,那娇嫩水润的薄薄粉唇微微弯起诱人的弧度。

      比冰雪还白的肌肤白嫩似冰雕雪琢一般,清纯绝色的容颜美丽无双,稀世美颜不似人间应有。

      剑无痕看到了之后也不由得在心中感慨:“正是:貌煞沉鱼美化身,卧薪尝胆出佳人。眉黛促成游子恨,脸容初断故人肠。美人既醉,朱颜酡些。

      名花倾国两相欢,常得君王带笑看。霓裳一曲千峰.上,舞破中原始下来。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千古凤仪成绝剧,连环妙计巧周旋。”

      好一位寒潭天使啊!

      尤莱柳眉微蹙,整个人看起来虚弱不已,知道她伤势颇重,剑无痕暗叹了口气,还是决定先离开这里再说,至于以后……

      “哼!你的事之后再说!”

      看了尤莱一眼,见其已经虚弱到了无法回应自己的地步。无奈的摇摇头,他回头忘了眼那道熟悉的身影,强笑道:“小尤莱,咱们先离开这里再说吧。”

      “嗯。”

      见她点头,剑无痕轻轻地将她抱起,转身沿着原来的方向继续走去。

      海蒂也不自觉得向前走了上来,想要了解一下现在的情况,只不过遥遥看着,仅能看到剑无痕怀中抱着一名少女,只不过由于水汽浓郁有些看不清,只是觉得那道身影有些熟悉。

      不过,就只是这么看着剑无痕抱着名女子,心中没来由的就感觉有些不舒服!

      “啧!啧!啧!让我和学妹看看这是谁啊!”剑无痕看海蒂走了过来,对着怀中少女调笑道。

      海蒂走上前来,这才发现在剑无痕怀中的少女正是自己仰慕已久的尤莱学姐!心情五味杂陈。

      尤莱扯出了一个很是勉强的好看笑容,浑身上下无处不痛,根本提不出力气来说话了。

      海蒂看着尤莱学姐凄凉的模样,压下了心中翻涌的情绪,很是关心的伏下身子,小心翼翼的帮尤莱学姐梳理了一下衣服、容装。

      “尤莱学姐,我们阿尔卑斯圣学府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呢?”

      尤莱勉强的张了张有些干裂的嘴唇,并没有说出话来。

      其实尤莱现在的状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糟,毕竟根本就没有被怎么攻击到,全身的伤势几乎都是被撞出来的。

      而且在碰撞的时候还有着剑无痕表哥给她的护身道具保护着。因此看上去狼狈,其实并没有受太大的伤,之所以成了现在这副模样,主要还是由于浑身酸痛,提不起任何的力气导致的。

      只要能够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就能完全恢复了。

      而且就在剑无痕抱起后的一瞬间,就开始运用自己体内的能量帮助尤莱梳理经脉,开始恢复伤势了。

      剑无痕瞪了一眼,道:“你也不看看你现在学姐的状态,哪有力气你来回答这些问题,现在最主要的应该是找个住宿的地方,好好休息,调养一下!”

      海蒂感觉有些委屈,撇了撇嘴角,有些生气的偏过了脑袋。

      剑无痕也察觉到了自己说话的态度确实有些不对,感忙安抚:“好了!好了,乖,不哭!”

      “你才要哭了呢!”海蒂娇哼一声,衣服还是没有被哄好的样子,显得很是傲娇,但是还是悄悄的把小脸又重新转了回来。

      剑无痕轻笑了下,这才把注意力重新放回了尤莱身上,有些似笑非笑的对少女说道:“还真是有志气啊,能耐了!”

      海蒂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气哼哼的说道:“别在那里阴阳怪气的!对我尤莱学姐说话,就好好说!”

      剑无痕轻笑,也不理海蒂的抱怨,继续笑嘻嘻的对尤莱说道:“我还是真的佩服你!凭借我给你的护身道具,你完全可以在阿尔卑斯圣学府之中纵横无敌!结果你到好……估计打都没打,直接就跑了!”

      尤莱眨了眨眼睛,放空眼白,有些不敢看自己面前的剑无痕表哥。先掩一下耳,盗一下铃。

      “我是真的佩服你,就算是你选择逃跑这一条路的话,凭借我给你的护身道具就凭你们那些学姐、学妹、老师、院长们的低微实力,就算她们全部出手,没有一两个时辰,别想打破在这个时间段内,我早就赶回去了!”剑无痕一脸“我很佩服你”的表情!

      尤莱被说的微微有些脸红,虽然当时自己就知道这个护山道具很强,而且自己敢于去接触今天的这件事,也是主要凭借这件宝物。但是谁能料到这玩意儿这么逆天了?

      剑无痕无奈的耸了耸肩,“我看到你这种状态,就大致猜了个7788:告诉我,你们学院谁死了?”

      尤莱现在的状态明显好上了一些,艰难地张了张嘴,吐出了几个字:“我……七师妹……海娜珂君!”

      剑无痕嘿嘿笑了笑,小小声的自语道:“哦,原来是绿茶女啊!”

      “你刚刚说什么?”海蒂一直在旁边吃着瓜,由于剑无痕看到嘴角蠕动了几下,却由于说话声太小,而没有听到,悄悄的问了句。

      剑无痕摆了摆手,说道:“没什么,主要是感慨,那么漂亮一小姑娘就这么香消玉殒了,多可惜!”

      “嗯?!”海蒂阴阳怪气,“漂亮小姑娘?可惜!”

      剑无痕很是无语,也不知道海蒂现在的状态,在自己身边怎么说话越来越阴阳怪气了呢?

      于是也很是无奈的扯开话题道:“其实昨天我看到她的时候,就感觉她头上隐约写了个‘危’!”

      “嗯?”海蒂一脸疑惑,示意他继续。

      “没啥,就是这种感觉!你应该知道,人在经历过很多事之后,第六感还是很敏锐的!”剑无痕回道。

      “切!”海蒂不屑的撇了撇嘴,原以为你明察秋毫,结果就这,高看你了。

      “切什么切!都快变切切怪了!”剑无痕很是轻蔑的望了她一眼。

      你以为我会告诉你真正的原因吗?想的太多了!其实在心中感觉海娜珂君头上写了个大大的‘危’字的主要原因还是由于:在连续凶杀案中,第一个死的往往就是绿茶!

      众多侦探小说和电视剧告诉我们:绿茶诚然好,两边都处好,身后常插刀,前后没个好。

      尤莱看着两人在一旁旁若无人的互动,有点被忽视的感觉,不过又看了剑无痕和海蒂两人一眼。

      嗯!郎才女貌的,看上去也显得很是契合。

      虽然在剑无痕的怀中被治疗的感觉很好,全身上下暖洋洋的,很舒服,但这也不是你俩可以无视我的理由。

      所以在自己感觉身体恢复的差不多的时候,便动了动自己的身子,轻哼了声,打断了两人的继续交谈。

      剑无痕呜呼了一声,很是感慨的对海蒂说道:“我现在终于知道你之前为什么崇拜你的尤莱学姐了!”

      海蒂被他这个话题突然转的有些懵,愣愣的站在那儿,眨了眨眼。

      ~卡哇伊阔多哦~

      “就凭借我给你学姐的那件护身宝物,在阿尔卑斯圣学府之中几乎不可能被打破,你学姐倒好!直接就从瀑布上“跳”了下来!把自己给摔了个半死,这样的人你不钦佩,什么样的人才能让你钦佩呢?”剑无痕一脸感慨,庄重的说道。

      “噗!”海蒂想了想,努力了一下还是没忍住,“哈哈哈(?w?)hiahiahia!”

      银铃般的笑声,在山崖下和瀑布声相互交叠,显得很是清脆悦耳。

      空气中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