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下来舔我的脚

      阿弥陀佛?

      四个熟悉无比的大字,在苍穹惊雷响彻的同时,也犹若一道雷霆,在准提脑海中猛然炸开,将他这位不死不灭的圣人,震得目瞪口呆。

      什么情况?

      人族王者什么时候改信佛了?

      将佛教传道,传到东方,传到人族来,一直是他和接引最大的心愿。

      可此时,在纣王这位人族明面上的最高掌权者摆出一副虔诚的姿态,说出阿弥陀佛后。

      准提此时,却是憋屈的要死。

      你斩雕像,刻yin诗,在最后时刻,来上一句阿弥陀佛是什么意思。

      是在告诉漫天神魔,还有女娲,今日的所作所为,都和西方教有关吗?

      问题是,要是他干的,准提也就认了,毕竟他确实有这个心。

      可,他还什么都没干。

      一口天大的黑锅,就迎面朝着他的大光头盖来。

      可准提再三思考,却怎么都无法想通,他和纣王并没有过任何交集,以他的凡人之身,也不可能发现自己在女娲殿上空。

      这一招祸水东引!

      究竟是纣王无意而为之,还是刻意而为。

      应该是误打误撞吧!

      准提隐藏在虚空间,看着满脸虔诚的纣王,有些欲哭无泪起来。

      你来一句无量天尊也行,干嘛来上一句阿弥陀佛。

      什么时候信佛不好,偏偏要这个时候信。

      刚才才一刀斩了费仲,现在又满脸慈悲,都不像一个正常人的举动,谁信啊。

      可这些,此时都只有准提知道。

      他没有影响控制纣王神智。

      但纣王阿弥陀佛这四个字一出,准提这口黑锅,不背也得背了。

      “准提老贼,斩我雕像,污言秽语,不要脸面。”

      “吃吾一击!”

      女娲冷漠高贵的声音,自遥远混沌外传来,炸响在苍穹间。

      就在这时,无尽混沌外,一轮煌煌烈日,通红一片,犹若一颗巨大的太阳,朝着西方教八宝山方向打去。

      正是女娲的极品先天灵宝,红绣球。

      西方教上空,一朵十二品功德金莲绽放,洒落亿万功德金光,万邪不侵,将红绣球死死挡在西方教道场外。

      但圣人交战,何等恐怖,亿万里西方大地塌陷,生灵涂炭。

      “准提老贼,滚出来。”

      西方教上空,女娲身穿华美宫装,骑在凤凰鸾鸟上,面色冷漠而尊贵,俯视下方八宝山,眼中似乎能燃烧起两团火焰。

      听到纣王一声阿弥陀佛,女娲终于明白了前因后果。

      难怪纣王前后如此反常,原来是有一个圣人在暗地中对他施加了影响。

      此时天机混乱,如果不是纣王最后一句阿弥陀佛,令她全神扫视女娲殿周围的空间,还真发现不了准提就躲藏在周围。

      女娲的想法很简单,你准提不是想浑水摸鱼,斩碎她的人族雕像,那她就毁掉西方教的道场。

      看到这一幕,准提死的心都有了,狠狠的瞪了一眼满脸虔诚的纣王,急忙飞向西方。

      当务之急,不是和这个小小的人族算账,而是必须平息女娲的怒火。

      想到又要大出血,准提就不禁面容轻轻抽搐。

      西方教家底薄啊,哪里经得起这么折腾。

      “师弟,这一次,你做的真的过了。”

      一回到八宝山,迎接准提的就是接引的一声叹息,紧接着翻手拿出一朵十瓣功德金莲,已然达到了上品先天灵宝的级别。

      “将这朵金莲给女娲师妹,了解一番因果吧。”

      准提脸色憋得涨红,感觉像是吃了一泡屎般,恶心,如鲠在喉,又吐不出来。

      哪来的因果,他明明什么都没干,只是去女娲殿上面溜达了一圈。

      这朵十品功德金莲,可是西方教除了他手中的八宝树,接引手中的十二品功德金莲外,最好的灵宝。

      耗费了接引无数年的时间,精力,才培育出来。

      本来是准备拿来给未来的西方教现在佛,撑门面用。

      准提憋着一肚子火,接过功德金莲,朝混沌外飞去。

      向他堂堂圣人,号称刮地三尺,片甲不留,如今竟然被一个小小的凡人玩弄了,而且还是有苦说不出那种。

      对象偏偏还是人族王者,有巨大气运加持,不是他想杀就杀的。

      不过,这事,没完。

      …………

      女娲宫中,帝辛眼中闪过一道冷意。

      按照原本洪荒封神大劫的进程,准提必然就在附近,但却没有被女娲发现,将所有怒火都倾泻到了纣王一个人头上。

      故而,他才将计就计,道出一句阿弥陀佛,顺势而为。

      至于后续会如何发展,以他此时的实力,还了解不到。

      之所以将祸水东引到西方教头上,不是他畏惧女娲,而是他需要时间,需要一段时间来发展。

      至于女娲,人族圣母的地位,他必废。

      “启禀大王,刻完了!”

      这时,尤浑手持青铜大剑,屁颠屁颠的朝帝辛跑来。

      刻完这首诗后,尤浑已经明白,他已经和纣王绑定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万一纣王倒台,那些自诩为忠臣的家伙,必然不会放过她这个敢在女娲殿中刻淫诗的帮凶。

      帝辛淡淡看了他一眼,看也不看刻在墙壁上的诗一眼,径直朝前走去。

      目的已经达到,诗刻的怎么样,并不重要。

      “尤浑,你在这里看着,没有孤的命令,不允许任何一个大臣走出女娲宫一步。”

      帝辛冷漠的话语,远远传入女娲殿。

      可高大的身形,却已然消失。

      “是,大王。”

      尤浑大喜,帝辛将这份重任交给他,就是表明了对他的信任。

      他深深明白,现在这个关头,绝不能让这些大臣走出女娲殿,不然在局势没有稳定之前,一旦消息传出,纣王要死,他也要死。

      剑斩女娲雕像,一剑斩杀大臣‘尹’,女娲殿上刻画淫诗,囚禁诸多大臣。

      任意一件传出,都能要了他的命。

      可诸多大臣却是神色蓦然一冷,在帝辛离去的瞬间,缓缓站起身,挥了挥衣袖,大摇大摆朝着女娲殿大门走去。

      丝毫不将手持青铜大剑,得到深宫禁卫指挥权的尤浑放在眼中。

      一个靠着溜须拍马爬上高位的小人罢了。

      “胆敢在迈出一步者,杀无赦!”

      见到诸多大臣齐齐起身走出,尤浑感受到一股深深的蔑视,猛然怒喝一声。

      这些家伙,一向看不起他和费仲,以贵族自居,认为他们是溜须拍马之辈。

      他万万没想到,都到这步田地了,这些家伙,还敢如此蔑视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