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喵短视频app下载网址安卓版

      -

      老太太阴森恐怖的笑声明显是对我们的一种讽刺,我狠狠的将她推到一旁伸手进去拉元夕。

      棺材中的手凉的吓人,整个身子僵硬像一具活死人。

      无论我如何用力去拽她,她只是一动不动的躺在里面...

      “元夕,是我啊!”我一遍遍去唤她,也得不到回应。

      元琛慌张的冲过来双手紧紧抓在破旧发霉的棺材边缘,骨节泛白咯咯直响。

      他怒火中烧的看着元夕,平日再会隐忍此刻也遮不住眸里的怒意。

      在那一刻我才体会到亲人之间的惦念,原来竟能这样强大!

      他犀利的眼神便能够置人于死地,恨不得将那个老太太碎尸万段!

      元琛俯下身去抱元夕,声音有些发颤又轻柔的哄道:“哥带你回家。”

      只听‘咔嚓’一声断裂的声音,棺材侧面的一块板子松动掉落在地面上,砸在我们的脚面上。

      元琛不管不顾的继续发力,元夕还是一动不动,眼角滑下一滴眼泪却无法开口说话。

      那婆子伏在地面欢天喜地的捶地大笑,她这样举动一下子刺激到了元琛,只见他转身大步走到老太太身边,单手将人拎了起来,手部上的青筋一条条凸起清晰可见。

      “你把她怎么了!”他质问道。

      老太太扬起布满皱纹干瘪的脸似笑非笑的与他对视,理直气壮的回道:“她是我选的儿媳妇,我愿意怎么就怎么!”

      看她眼底的淤青和精神状态,应该是长期以往的接触阴物所导致的,虽然她是个人可在我眼里她和鬼没有任何区别。

      元琛加重手上的力道,从衣领转为脖颈处越收越紧,控制不住的吼道:“我最后问你一遍!你说还是不说!”

      “你弄死我,我也不会告诉你的!”老太太咬牙切齿的回道。

      眼看着她的呼吸越来越费力,元琛原本充血的眼睛变得更加狰狞…

      在她几乎要窒息时下意识的回头看去,正好被我捕捉到,我觉察出不对用力嗅了下空气中有一股烧香的味道...

      我连忙对元琛道:“别做傻事!你看着她,我进去看看!”

      老太太下意识撕心裂肺的对我喊道:“不许进去!”

      见她如此激动,我更加肯定了心中的猜测!

      元琛跟没听到我说话一般没有停手的意思,麒麟上前帮忙才算将两人分开,不然看他的架势有点要把人活活掐死一样。

      老太太死命挣脱想要扑过来阻止我,她一人对二个壮年很快便被制服,死死的按在地面。

      待我冲进屋后才发现这里别有洞天,满屋子的老鼠吱吱吱的乱窜,瞪着圆溜溜的黑眼球一副不怕人的样子!

      屋内的味道很是刺鼻,有檀香味、腐烂味、霉味混合在一起,直让人想吐。

      正中间的墙上挂着一张黑白相片,上面的男人大约三十多岁,长得到和老太太有几分相似,贼眉鼠眼的模样。

      相片下面有两张太师椅,中间一个四方形小桌,桌上供着不怎么新鲜已经干瘪的水果,风干如石块的馒头,还有一座香炉里面的香眼看着就要燃尽。

      香炉面前摆放着和棺材里一摸一样的草人,上面写着元夕的生辰八字还有血手印,一颗银针将一道白纸写的咒语钉在草人的头上!

      我猜这应该就是控制元夕无法动的邪术…

      拔吗?

      冒然动手元夕会不会出现意外?

      在仅剩下一点时间里我根本来不及过多思考,额头布满密集的汗珠,元夕的命在我手上,只能赌一把!

      我连呼吸都变得小心起来,闭起眼睛快速拔掉草人头顶的银针,香瞬间熄灭,炸开了黑色的烟…

      随着外面响起哇地一声嚎啕大哭,我长长的松了口气,这才发现后背处已经被汗打透了衣服。

      熟悉的声音听在耳朵里竟然能是那么亲切!

      我转身向外走想去看元夕的情况,只听身后香炉剧烈颤抖起来,在与桌子发生碰撞叮叮叮的响…

      “小心!”

      我闻声抬头正好看到冲进来的麒麟,他飞跃着扑向我瞬间单手打开黑伞,一把将我拉入黑伞之内。

      我们面前站着的男人不正是照片里的人?!

      不,他不是人!

      刚刚若是没有麒麟及时进来,恐怕他是准备在背后搞偷袭了吧?

      想到这儿对麒麟两次出手相救,增添了一份感激。

      “是你坏了我的好事!你们都该死!”

      对面的邪灵周身围绕浓浓的黑气,积怨已久无法散去,眼珠里除了恨再无其它情绪!

      麒麟单手举着伞与他对峙,声音颇有威严的说道:“小小冤魂也敢在此放肆!在敢贪恋人间定给你打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那男人似乎一点也不害怕,冷笑了声反问道:“你觉得我现在和去地狱有什么区别?!你以为我不想走?是她!她一直不放过我,我怎么走!”

      他指着门口的方向,声嘶力竭绝望的吼道。

      他所说的人应该是他娘吧?

      一个人能强行留住魂,想必他娘肚子里也是有些东西的!

      我夺过麒麟手中的黑伞逆时针转了一圈,“看来真是有什么样的娘便能教出什么样的儿来!”话落,那男人消失在眼前被收入伞中。

      “你…”麒麟愣了几秒,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做。

      我对他解释道:“之前听到他和他娘的对话,元夕的事情跟他也脱不了关系!与其站这浪费时间,还不如快速解决了好!”

      麒麟眼中闪过一抹不认同,道:“我还是觉得有些草率。”

      我:“……”

      之前他收街里邪灵时可是连眼睛都没眨一下,面前这个如此作恶,他倒是同情上了?

      我眉眼间闪过一抹不悦,冷声问道:“你还没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没等回答门口处响起让人闻风丧胆的声音,“我的人。”轻飘飘的三个字,却闭任何人的话都有力量。

      我身子一僵,抬眼正巧与那抹紫色的眸子相撞!

      麒麟是肆叔的人?

      难怪…手眼通天!

      从他进门我便有种深深的压迫感,他每靠近我一步心里的鼓槌便重重的敲击一下。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