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omiab网页版账号

      乌缘淫笑的来到叶竹三人的跟前,故意捋了捋袖子,把手腕上的大金表漏了出来,这大金表可是花了他整整十万万块。

      可惜段悠不属于拜金行列,她之前就看到了乌缘对汪贞的所作所为,现在过来又是这样的嘴脸,让段悠感到一阵阵的恶心。

      叶竹看着乌缘笑了笑,对着已经躲在身后的段悠说:

      既然这位哥哥这么乐于助人,你就让他帮忙付了呗。

      接着伸手对着乌缘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乌缘一愣,他以前也没少干过当街拐跑别人女朋友的事,但是一般那些女人的男朋友都是充满敌意的,像这种帮自己说话的还是第一次。

      看着乌缘不动,叶竹又开口激道:难道这位哥哥只会口嗨,真正掏钱的时候就萎了?

      乌缘一听,立刻就发了怒。

      我萎了?你问问这两个女人,我有多猛。

      乌缘指着整容女和汪贞对着叶竹嘶吼道。

      因为此时的店里就只有叶竹和乌缘这么两号人,听到争吵声的王芳兰没有管,只是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既然很猛,那为啥不把账给付了,说不定我女朋友一开心就跟你走了呐。

      叶竹贱贱的笑着说。

      乌缘又看了看叶竹身后的段悠,心中的色心更胜,段悠的确是他见过最极品的女人,不管是身材,容貌,气质都让他欲罢不能。

      而挡在段悠身前的叶竹,衣着寒酸,长得倒是挺帅,从年纪看来,这俩人应该都在上大学,这个阶段的段悠还没尝到钱的甜头,还热衷于帅气的外表。

      乌缘仔细盘算了一下,觉得如果能把段悠搞到手,哪怕花十万都值,想着愤怒的表情也收敛了下来,用温柔的语气说道。

      当然要给我这个妹妹付款了,别说买这包包了,就是再买十个,哥哥也愿意掏钱,只要妹妹开心。

      乌缘看见叶竹手里提着这个新款的牛皮包,以为他俩就只买了一个包包,这个包包他知道的,上个星期刚给他的一个在学校上学的小妹妹买过,花了不到一万块。

      乌缘已经被色心冲昏了头脑,直接从裤兜里掏出一张黑色的银行卡,放到了张奇红的电子板上,豪横的说道。

      老妹啊,这个妹妹买的东西,我付了。

      张奇红往后推了一步,躲开了乌缘要搭在她肩上的脏手,偏头看了一眼叶竹,见叶竹点了点头,就把银行卡插在了电子板上的卡槽里,准备划账。

      乌缘还是色眯眯的盯着段悠,而叶竹此时心里确是美滋滋的,平白无故省了三十万,这乌缘真是个大好人啊。

      叶竹想着,对着乌缘笑了笑。

      乌缘看着叶竹对自己笑,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他随即又看了看叶竹手里提着的包包,确定就是上次买的那个,也就不再担忧。

      乌缘转念又一想,只是让别人付了不到一万块钱,就这么开心,看来这个小子真的是个穷鬼,自己上手那个大美女的可能性又增加了一大截。

      想到这里,乌缘也对着叶竹笑了起来。

      偌大的金区里,叶竹和乌缘面对面的笑着,不过叶竹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叶竹突然背后一痛,原来是躲在叶竹背后的段悠用手狠狠地拧了叶竹一下,疼的叶竹差点叫出声来。

      段悠也是没有想到,叶竹最后真的让这只猥琐的臭肥猪付钱,这衣服买回来,她穿在身上都觉得恶心。

      乌缘也看到了段悠的小动作,以为叶竹和段悠已经开始闹别扭了,脸上笑的更开心了。

      就在乌缘要开口劝说段悠投身金钱的时候,张奇红从电子板上抽出了银行卡,面无表情的对乌缘说:

      乌先生,很抱歉,这张卡里的钱不够。

      乌缘眉头一皱,不耐烦的说:怎么可能啊,我这卡里有二十多万呐,这么个破包包还能值二十多万?

      张奇红依旧面无表情的开口道:这个包包售价是九千三百二十五元,但是加上这两位两位顾客购买的其他商品一共是三十三万五千六百元。

      什么?乌缘吓了一跳,即使他有钱,三十三万对他而言也不少,更不要说是为了个女人。

      乌缘一把夺过张奇红手里的电子板查看了起来。

      叶竹倒是没有想到会有余额不足这么一说,三十多万对他而言只是毛毛雨,更不要说花在自己家里,这次一次性买这么多,不只是为了趁机讨好段悠,还有很大一部分是为了还张奇红的人情。

      从张奇红的打扮上来看,明显不太富裕,再从时间上来看,张奇红应该是辍学出来打工,要不然现在的张奇红应该在某所大学里读大二才对。

      叶竹毕竟和张奇红当过两年的同桌,知道以张奇红的性格,直接给她钱,她一定不会要的,还不如用这种方法让她用自己的劳动赚钱。

      叶竹见煮熟的鸭子就要飞了,连忙走到乌缘面前,阴阳怪气的说:

      呀,看来萎倒是没有萎,不过的明显后劲不足啊。

      乌缘身后玩着手机的整容女突然噗嗤一笑,也不知道是叶竹说对了,还是在手机上看到了什么搞笑的内容。

      乌缘听出了叶竹的指桑骂槐,抬起头来,怒目圆睁,把电子版一把塞进了叶竹的怀里,咬牙切齿的说:

      买了三十多万的东西,我就不信你这个小白脸能付得起。

      叶竹看着恨不得把自己吃了的乌缘,笑着啧了啧舌,也不再废话,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张紫色的卡片,连带着电子板一起递给了张奇红。

      说是紫色的卡片,不如说是一张和银行卡一样大小和厚度的紫色水晶板,整个紫晶板晶莹剔透,只在最中间镂空,并且被放入了一张黑色的芯片。

      现在一旁冷眼看着热闹的王芳兰看到这个紫晶板眼前一亮,随后用手捂住张大了的嘴巴,用颤抖的声音说出了三个字:紫晶卡。

      看到紫晶卡的王芳兰连忙来到叶竹跟前,此时的她已经没有了平淡如水的表情,满脸紧张,额头上甚至冒出了细小的汗珠。

      紫晶卡,全中国只有一张,这张卡可以调动叶氏集团百分之八十的股权和大约二百亿的现金,但是必须要叶家的直系才可以使用。

      王芳兰怎么也算是叶氏集团的中层,如今敢用这张卡的,除了叶枫,也就只剩下那个三年来一直传言失踪了的少董事长,叶竹。

      王芳兰又仔细看了看穿着素衣的叶竹,眼中浮现出了一个十几岁的小男孩,那个时候叶竹的父母还在世,叶竹也是活泼开朗,也没有发福。

      这种带着目标的对比,一瞬间就出了结果,这明显就是长大了的叶竹。

      王芳兰肯定了眼前的人正是叶氏集团的少董事长叶竹,又回想起叶竹进店以后店里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心里一片死灰。

      完蛋了,自己这好不容易熬上来的副经理看来是没了。

      王芳兰在心里苦苦的想着,看着正在对自己笑的叶竹,结结巴巴的说:

      少、

      王芳兰的少董事长还没说出口,叶竹就猜到了她想说啥,随即抢话到:

      不少不少,这张卡里的钱一定够。

      紧接着用冷冷的眼神瞪了一眼王芳兰。

      王芳兰打了个寒颤,现在一旁不再说话。

      乌缘并不知道这块紫晶板代表着什么,他毕竟不是叶氏集团的人,但是倒卖玉石的他是知道紫晶的价格的。

      这种水平的紫晶,再加上特殊的工艺,这张紫晶卡只是本身的价值就超过了一百万。

      看到这里,乌缘心中疑惑了起来,听着小子之前的口音,妥妥的南华本地人,可是在南华本地能随随便便花三十多万公子哥里,也没有这号人啊。

      难道是哪个老总的私生子?

      乌缘也开始害怕了起来,他也只是个小老板,真正的大人物他也惹不起。乌缘又想了想叶竹之前的表现,明显就不是一个穷小子会有的表现啊。

      这次倒没有出现余额不足的情况,张奇红顺利的划完了账,心里也开心得不得了。

      用自己的电子板划的账,也就是说一万三千块的提成已经到手了。也就是说自己不用为这个月弟弟的医药费而发愁了,再加上其他的营业额,甚至还能富裕出很多来给弟弟买些补品。

      张奇红想着,脸上的笑容都要溢出来,叶竹看着满脸幸福洋溢的张奇红,心里也挺开心的。这是叶竹第一次见张奇红笑,没想到一点妆都没没有的张奇红笑起来也是这样的漂亮。

      王芳兰看着张奇红迟迟不把卡还给叶竹,心里害怕的要命,只得装作嗓子痒痒,干咳了几声。

      张奇红听到王芳兰的咳嗽声,也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把卡递给了叶竹,小嘴也甜甜的说道:

      感谢您选择本店购物,希望您可以在本店逛的开心。

      叶竹随手把卡接过,揣回了裤兜里。

      一旁看着的汪贞此时也是酸了,她没想到穿的这么寒酸的叶竹,随手一点,就买了三十多万的衣服,而乌缘这种老板每次来也不过是花个一万块钱,两万都是顶天了。

      乌缘此时既害怕又尴尬,也不愿意多留,拉着整容女就往外走,走到感应门前的时候,突然听到叶竹叫住了自己。

      哥哥,回去以后多补补,别再后劲不足了,还有还有。

      叶竹原本人畜无害的声音突然变得低沉了下来,顿了顿接着说。

      我这个人吧,最喜欢把别人泼在我身上的脏水,煮开了再泼回去。

      乌缘听到叶竹的话,突然身体一软,差点原地摔倒,随即被整容女扶着灰溜溜的跑了出去。不止乌缘吓了一跳,一旁战战兢兢的王芳兰也被吓的小脸煞白。

      叶竹很满意乌缘的反应,再加上逗笑了张奇红,心情也很不错,还没嘚瑟几秒钟,耳朵又是一阵剧痛。

      只见段悠用力拧住了叶竹的耳朵,对着叶竹说道,你知不知道威胁他人是犯法的,你信不信我给你铐起来。

      叶竹现在极度无语,姑奶奶啊,我刚给你花了三十万呀,就算不看在钱的份上,我现在也是你名义上的男朋友啊,那有把自己男朋友铐起来的啊。

      叶竹心里想着,嘴上却是求饶道:亲爱的,我错了,我以后不敢了,咱们不闹了呗。

      听到亲爱的,段悠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和叶竹还是情侣,自己不能暴露警察的身份。

      其实段悠也不是真的正义感爆棚到叶竹威胁人渣她都要管,只是刚才叶竹在乌缘面前不太在乎自己的样子,让她心里有点闷闷的。

      由于乌缘造成的插曲,叶竹和段悠也没能喝上咖啡。大概是因为早上也没啥人,所以衣服很快就被仓库里的人送了过来。

      段悠也不浪费时间,随便拿了一套,就到试衣间换衣服去了。

      张奇红则是跟随着段悠,到试衣间门口等着,以防段悠有什么需要。

      见人都离开了,王芳兰小心翼翼的叫道:少董事长?

      叶竹没有答应,只是冷冷的回问道:那个姓乌的什么来头?

      王芳兰赶忙回话道:那人叫乌缘,是个玉石商人,在南华市有两家玉石店。

      和我家有什么来往吗?

      叶竹依旧冷漠的问道。

      没有没有,他自己到处奔走,贩卖玉石,和叶氏集团没有什么瓜葛。

      王芳兰低着头快速的回话。

      叶竹看着颤抖着的王芳兰,慢慢的说道:王副经理是嘛。王芳兰连连点头。叶竹接着说:你用人不察,罚掉你这个月的基础工资。那个叫汪贞的,让她滚出叶氏集团,至于乌缘,传我的话给你的上层,今天晚上十二点以前,让他变成穷小子。

      王芳兰听到叶竹只是罚了自己一个月的基础工资,也是松了一大口气。

      擦了擦头上细小的汗珠,抬起头刚想说话,就看到叶竹正在盯着远处试衣间门口的张奇红看。

      叶竹看着张奇红瘦小的背影,对王芳兰说:这个员工不错,帮我好好照顾一下她。

      王芳兰立刻回话道:放心吧少董事长,我明白。

      看着王芳兰脸上那种我懂你的表情,叶竹就知道王芳兰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但是也没有澄清,这种误会反而可以更好的保护张奇红。

      ……

      试衣间的门开启,一身jk少女装的段悠出现在了叶竹的面前,段悠本身就有着校园清纯的气质,再配上翠绿色的过膝小裙子,一时间让叶竹也是心头一颤。

      这个时候,店里的人已经多了起来,段悠从试衣间出来的一瞬间,整个金区好像时间停止了,凡是看向段悠的男人都如同看到美杜莎的眼睛被石化了一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段悠自然也是感受到了投射在她身上的一道道炽热的目光,她用手拉了拉身上的JK衬衣的下摆,想要把漏出来的一圈小细腰遮住,可惜这个举动是徒劳的,反而让她的胸部更加明显,一时间店里充斥着咽口水的声音。

      段悠的脸红的都要滴出水来,快步走到叶竹的身边,抓起叶竹的手就往门外走。

      张奇红也赶忙拿起了段悠换下来的运动服,以及其他的衣服,大包小包的跟在叶竹身后。

      叶竹刚出门,就听到了一阵阵男人们的求饶声,还有女人们吃醋的骂声,也是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迎着商场内其他男人们羡慕的目光,回到了商场的停车场。

      车上的李勇还在睡觉,一旁的武诗却不见了踪影,叶竹打开了副驾驶的门,把张奇红手里抱着的衣服放到了车上,转头对张奇红意味深长的说了声谢谢。

      张奇红并不知道叶竹是在为高中时候的事向她致谢,只是乖巧的点点头,就转身离开了。

      等叶竹和段悠都上了车,李勇才醒了过来,看到段悠的穿着,也是一阵咳嗽。

      师妹,没想到你这么好看啊,早知道我就在警察学院多留级几年了。

      李勇咳嗽完,对着段悠诚恳的说道。

      武老师呐?

      段悠懒得和李勇瞎贫,直接问道。

      前天失踪的情侣中的男尸被发现了,身上除去之前就有的痕迹,还多了很多马蜂的蛰痕,而死亡时间是在昨天上午,这也应证了叶小哥的说法。

      李勇顿了顿又说:武老师去现场了,他老人家的意思是让我们这边按照叶小哥的计划继续进行。

      李勇说完,便看向叶竹。见叶竹点了点头,就发动了汽车,准备向权硕所住的街道进发。

      段悠则是看着武诗刚刚发到自己手机上的男性尸体发呆,武诗手机的像素并不是特别好,只能勉强看清苍白的皮肤上遍布着的黑紫色疙瘩。

      段悠看着,咬了咬牙,转头问叶竹:那个奶奶再也等不到自己的外孙女了,对吧。

      叶竹也看到了照片,面色凝重的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

      车内的空气再次安静了下来,只有路上偶尔的一声喇叭声。

      或许只有没有经历过死亡的人,才会热衷于死亡吧!

      叶竹看着窗外漂浮着的柳絮,攥了攥拳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