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爱直播怎么样

      不一会儿,村长彭世月就赶了过来,带着诱人的香气,他矮身钻进茅草屋,递了过去:“给!”

      地道的香酥烧鸡,还带着热气,不知村长从哪里搞到的。

      朱天赐坐起接过,揭开油纸包,拽了一只鸡腿大嚼,一边含混地道:“真香,不错,唔,你不怕我没精石付给你?”

      “一只烧鸡算不了什么!”彭世月大方地说道:“反正你这里还有一袋米。”

      “一只烧鸡换一袋米,你真黑!”朱天赐狠狠地咬了一口鸡肉。

      彭世月却毫不在意,他神秘地道:“天赐,我特意花钱打听了一下,听说你有一个邪道师父,莫非你从他那里学到培育辟谷的方法?”

      朱天赐停下:“你这也能打听到?”

      “只要有精石,什么消息都能买到!”

      “为了这,你花费精石,值不值?”

      “也没花什么精石,就几只烧鸡的价格。”

      “呸,原来消息这么不值钱!”朱天赐继续大吃:“有方法有什么用,我又没有精石买种子。”

      彭世月目光一亮:“如果你真有这种方法,咱们可以合伙!我出精石,你占干股。”

      “我占多少股?”

      “一九开,你占一股,我占九股。”

      “不干,我还是自己想办法赚够精石再说吧!”

      “最多二八开,不能再多了。”

      “不!”

      “要不,你再想想?”

      “算了吧,不用想了。”

      “你还是再想想吧,一株辟谷能带来多少收益,一枚辟谷果能卖一枚精石!收成好的话,一年就能赚回来!另外,告诉你个秘密,我会炼辟谷丹,一枚辟谷果能炼出两粒辟谷丹,一粒辟谷丹也是一枚精石!也可以按股分红,怎么样?”

      朱天赐心中大动:“你给我三天时间,让我想想。”

      “好!”彭世月喜上眉头:“我这就去联系,哦,今天的烧鸡算我请客!”

      他钻出草屋,飘然而去。

      朱天赐把剩下一半的烧鸡用油纸包好,这些要留给明天的早餐。

      他起身出屋,再次向山边走去,在溪水里洗了洗手,抹了把脸,灌了一水袋清水,然后晃荡着向刚才记住的方位散步。

      这里是溪边的一块草地,看不出有什么异常,朱天赐漫不经心地继续前行。

      兜了一圈回来,等到天黑之后,他拿起镢头,小心地四下望了望,狸猫一样向山边奔去,然后转向那块草地,到达目的地,回头看了看,并没有引起什么人的注意,他再次聚起灵光。

      这一次,很精确,就在一丛较为茂盛的野草的地方。

      朱天赐翻看了一下,只是普通的野草,并不是什么仙草,便挥起镢头刨了下去,很快,他就挖出一个小铁盒,比他自己的那个大得多。

      “原来是别人藏的精石!”

      他原来还以为这里有天然的浓郁天地精气呢,就可以与抠门村长合伙种植辟谷。

      朱天赐正要打开铁盒,就听一个悻悻的声音:“我埋在这里,你都能找到!”

      村长!

      朱天赐一惊抬头,以他过人的直觉,竟然没有发现村长是什么时候来!

      绝对是个高手!

      朱天赐迅速稳下心来:“凭什么说是你的?现在在我手里,它姓朱!”

      “你个小无赖!”彭世月没好气:“你数数,是不是三十九枚?”

      朱天赐打开铁盒,里面果然是一小堆晶莹的精石,他真的数了数,不多不少正好三十九枚。

      “为什么是三十九?”

      “我埋它的时候就攒了这么多!”

      “为什么要埋在这里?”

      “我家里不安全!”

      “哦,这么说,其他地方还有。”

      “不,其他的,我都存在坊市当铺里了。”

      “你真是个富豪!”

      “这算什么!”彭世月微微一叹:“比起那些大人物,我也就是个小地主而已!哦,你想得怎么样了?”

      朱天赐认真地说道:“我准备拿这些精石入股!”

      “这是我的钱!”

      “可是,谁能帮你证明?它们现在在我手里!”

      “你真是个小混蛋,好吧,你出种植技术,我出炼丹技术,精石全部由我来出,你占四成,我占六成。”

      “成交!”朱天赐把铁盒递过去:“你去准备辟谷种子,我找合适的地点。”

      朱天赐确认,他的灵眼不只能看人气地气,还能看天地精气。

      他甚至想过,自己看到的“气”或许都是天地精气,但凡人身上怎么可能会有天地精气?

      他并不多想,每隔两个小时就发动一次灵眼,寻找望溪谷天地精气最旺盛的地方,围着望溪谷转了一大圈,最后,他确认了一个地方,却是在村西头一个禁地界碑之外五六步远的地方。

      哪怕一步也是禁地。

      其他几个地方远远不如这个地方精气旺盛。

      他最终把这个结果告诉了合伙人彭世月。

      “你确认?”

      “确认!”

      “就选那里,我来想办法!”

      彭村长仅仅想了一会儿就作出决定。

      他大举土木,挨着界碑建起了一座木屋,木屋一盖就是十几天。

      起初几天,还有人注意,好奇地向这里望上几眼,之后就再无人问津。

      三天后,彭村长发动法术深挖洞府,之后,向界碑方向开挖地道。

      这些日子里,朱天赐则悠闲地呆在他的小草屋里,偶尔啃两口鸡腿,喝一口清泉,然后,修炼。

      他想到一个办法。

      既然他的灵眼能看到天地精气,何不应用到修炼上!

      果然,发动灵眼修炼的时候,天气精气被他少量地引导入体。

      只是,他每两个小时才能发动一次灵眼,每次仅有片刻,效率太低了。

      之后,他再次把一枚精石放到胸口,用精石修炼。

      精石渐渐变得浑浊,七天后,化为一枚普通的矿石。

      朱天赐仍然不满意,竭尽脑汁想了个办法,不发动灵眼,想像使用灵眼的情形,模拟引导精石的精气入体,日夜不休。

      仅仅五天,精石就成了小石头子。

      果然有效,只是效率远不如灵眼,否则时间应该更短才是。

      就这样,仅有的两枚精石被他挥霍一空,原本溪云是让他置办生活用品的,却被他用来修炼。

      半月后,彭村长才让他的合伙人来参观他的新居所。

      走在地下通道里,朱天赐啧啧称赞:“这里全是坚硬的花岗石,真是难为你了。”

      彭世月也大赞:“真有你的,你选的这个位置,都快形成精砂了,如果精气再浓郁一些,这里就是一条小型精石矿!”

      他动用积蓄和重要的人脉关系,终于搞到了一枚辟谷种子。

      小心地打开玉瓶,将种子埋在被捣成烂泥的一堆砂石之中。

      只半天的时间,一枝嫩芽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伸了出来。

      两人喜不自禁。

      彭世月欣然道:“辟谷不需要阳光,只需要天地精气,所以我才决定冒险这样干,兄弟,此事只有你知我知,绝不能让第三人知道。”

      “当然!”朱天赐眯起笑眼。

      他感受到一丝杀机,淡淡的。

      他对危险有天生的直觉。

      与人分享不如自己独享,彭村长有了异样的想法。

      朱天赐装作不知:“要不,我就一直守在这里,哪儿也不去,让别人以为我已经离开了望溪谷,这样,你也不必每天过来照看辟谷。”

      他在拖延时间,给彭世月创造机会,也给他自己创造机会。

      眼要够慈,静如处子。

      心要够黑,不须羞愧。

      脸要够厚,我行我素。

      手要够快,取人要害。

      这是师父教他的处世法宝。

      彭世月点头:“以这样的速度,用不了一个月就能结出辟谷果来,我去准备炼丹的器具和地点,这里就交给你了。”

      朱天赐感应到杀机消退,暗中松了口气:“放心吧。”

      待彭世月离开,朱天赐这才感觉他的后背有一层冷汗。

      凡俗界的毒,对付修炼界的修者,恐怕难堪大用,彭世月又是个高手,现在就动手,他几乎没有多少胜算。

      必须尽快提高自己的实力。

      刻不容缓,朱天赐发动灵眼,选了一处精气最盛的洞壁,除下鞋子,身子贴上去,双手扶往,来了个五心向石,修炼五心朝元法。

      洞壁的精气虽然不如精石精纯,却体量大,更何况他五心都能吸收,效果比之前提高了数倍。

      就这样,朱天赐开始了漫长的修炼。

      每隔几天,彭世月便会送来一些饭食,不再是烧鸡,而是烙饼肉干等耐用品,朱天赐只能晚上悄悄出去方便一下,透透气。

      辟谷长得很旺盛,仅半月就几乎与朱天赐一样高,却不再继续往上长,而是长出几个侧枝。

      辟谷叫谷,却并非谷物,更像某些豆类,是的的道道的灵物。

      彭世月很欢畅,看这样子,过不了多久就可以结果了。

      朱天赐也暗中作着准备,每次彭世月来的时候,他总会找机会偷偷开下灵眼,查看其身上的“气”,寻找其身上的弱点。

      “气”汇集的地方,就是攻击的紧要所在,也就是其弱点。

      彭世月身上的弱点与普通人不同,一共有三处。

      一是顶心,这是每个修炼界修者的最大罩门,一般都会严密防守。

      另一处是小腹中心丹田穴,称作腹心,腹心不能用来吸收精气,却可以存贮精气,越是高手,暂存的精气越多,彭世月显然是一个实力非凡的高手。

      还有一处是朱天赐想不到的地方,在彭世月的背后命门处。

      命门穴是个大穴,但只对医者有用,难道修者也能修炼命门?

      莫非除了手心脚心顶心胸心腹心之外,还有第八心?

      这让朱天赐更加忌惮。

      好在彭世月身上的精气似乎凝聚度并不高,还达不到绝顶高手的程度。

      针对这么一个危险的对手,朱天赐在闲暇的时候,不断的研讨动手时攻击的方式和走位,并着重锻炼手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