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狼星vs马尔默比分

      纵然思源高中上下拼尽全力,但还是难掩实力的差距,1:2的比分就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好歹打破了思源高中在正赛中零进球的尴尬记录,也算是一点进步吧。

      和往常一样,球队返回学校时,没有鲜花,也没有掌声,不过还好,由于是周末,就连嘲讽声也不多。

      大巴车将众人拉到了室内体育场,刘云飞要对今天的比赛进行复盘讲解,虽然出线希望渺茫,但足球的魅力不正在于此吗?没到最后一刻绝不放弃,小到一个救球,大到一届赛事。

      众人在室内体育场围坐成一个圈,小声的交流着今天比赛的过程,虽然比赛还是输了,但是由于之前江南的鼓舞,所以众人并没有太过于失落,而是都在总结比赛的过程,刘云飞在一块白板上画出了本场比赛双方的阵型,清了清嗓子,众人迅速安静下来,刘云飞看着众人说道:

      “其实这场比赛我们表现得还是很不错的,上半场虽然有些凌乱,但好在下半场及时调整,从整场比赛来看,还算可以,但是也暴露出了我们的一些问题,江南,你说说看,都有些什么问题?”

      江南站起身来,看了一下众人,然后说道:“从1:2的结果来看,我们求平的目标并未达成,从比赛的过程来看,上半场大家在场上组织比较凌乱,所以被对手在短时间内打进两球,而下半场在及时做出调整以后,虽然场面上好看了,但是我们在进攻组织上的软肋又暴露了出来,我们在下半场有过几次不错的机会,但是在进攻方向选择上都有不少的问题,不然的话,依靠下半场稳健的防守作为支撑,我们未必有没有翻盘的希望!”

      江南的观点非常中肯,既肯定了大家的努力,又点出了问题的关键所在,其实有一点江南没有说透,那就是这支球队缺少一个平时能组织,关键时刻能攻坚的场上领袖,大家更多的是凭借着本能在踢球。

      刘云飞一边听江南的发言一边点头,江南所说的正是他所想的,这个江南,真真是一个非常适合踢球的好苗子啊。

      ……

      回到家的江南,小心的将17号球衣叠好,他抚摸着这套崭新的球衣,喃喃自语道:“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带上赛场的!”

      第一场比赛没能上场,江南多少有些失落,但还好,可以控制,不算太多。

      江南看着床头的那张照片,照片上的人穿着一身藏青色的警察制服,一脸的正气,左边胸口还挂着很多各式各样的奖章。

      江南把照片捧在手里,小心的一遍一遍擦拭着这张照片,然后说道:

      “你呀,还真是全世界最不负责任的老爸,哪儿有你这样的啊,人家都说父亲是孩子的生命的依靠,是孩子腾飞的翅膀,可是你呀,总是把除了我以外的人全都放在心上,唯独忘了你还有我这个儿子,不过还好,我一个人也算是能活下来。”

      “在那帮叔叔们的眼里,我呢就是一个成天的打架斗殴,不学无术的家伙,大概他们都很失望吧,毕竟作为你的儿子,生来就该优秀啊,可是他们都不知道啊,一个孤儿,在这个世界上,如果不把自己变坏,就没有人会保护你呀,至少要看起来很坏,你说对吧?”

      “我最近遇到了一些事,也找到了自己的人生方向,我要踢球,虽然今天没能上场,但是我知道,我会出头的,希望到时候你也能看见,严肃了一辈子,到那个时候你应该会笑吧……”

      往事一幕一幕浮现在了江南的脑海中,江南关于家的记忆很模糊,他的父母都是警察,在他还不到一岁的时候,他的母亲就去世了,也没人告诉他母亲是怎么走的,所以对于母亲的记忆也就渐渐模糊了。

      母亲走后的日子,父亲经常将江南托付给公安局,其实也就是一家待两天,如果不出意外,他常常一两个月才能见到父亲一次,直到十岁的时候,江南不愿再过那种颠肺流离的日子,所以才搬回了这里,本以为会好一点,结果就好像命运要和他开玩笑一样,他十二岁生日那天,父亲离开家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了,而他,也就此成了一个孤儿。

      大家都说他有一个英雄老爹,但是江南不需要英雄啊,他只需要老爹…

      泪水悄悄从眼角滑落,江南很早就明白了,这世界上最无用的就是眼泪,所以他的眼泪也只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会悄悄出现。

      就在此时,一阵急促的铃声将江南的思绪拉回了现实,手机屏幕上显示着“陈叔”两个字,江南看着手机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电话他实在是不想接。

      手机铃声响了快半分钟,江南才无奈的接通了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粗犷的声音:

      “小南,怎么这么半天才接电话啊,怎么?嫌你陈叔烦了吗?”

      江南心想,你可不就是很烦吗?但是嘴上还是说着:

      “哎呦,陈叔,说啥呢,我刚刚在洗澡,所以没听到啊,怎么了?陈叔您有什么事儿吗?”

      江南当然知道因为什么陈叔打电话,但是他还是选择了装憨,兴许就躲过了呢?

      电话那头传来无奈的笑声:“你小子,跟你陈叔还装什么憨啊,我在你家楼下,下来吧,不许说有事儿!”

      江南刚要开口拒绝,就被对方一句话给堵死了,只要无奈的笑着答应了。

      江南简单的换了身衣服就出门了,小区门口,一辆黑色的帕萨特轿车打着双闪,江南直接上前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就上了车。

      江南一边系安全带一边冲驾驶座上的中年男人说道:“陈叔,我来了,您有事儿就说吧?”

      那中年男人穿着一身老气的休闲服,眉毛浓密,身上充满了藏不住正义气息,这人就是江南口中的陈叔,名叫陈正坤,今年39岁,是江城市公安局最年轻的副局长。

      陈正坤发动车辆向前驶去,同时对江南说道:

      “江南啊,陈叔联系了我几个师兄,一起在省警校给你要了一个名额,等你高考过后,就去那儿上大学吧,也算是子承父业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