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长是女仆大人漫画下载

      周一。

      新的一周,许秋继续进行P4T体系的收尾工作。

      目前还剩下的工作,是“侧链工程对P4T系列聚合物给体材料光电性能的影响”,也就是比较四种不同侧链的P4T材料的光电性能。

      因为这是投AM那篇文章的后续工作,所以这个工作倒是不急,文章可以慢点写。

      不过,实验部分还是要在一月份学校放假前完成。

      不然,如果有关键实验漏掉了,想要补充,就要等到三月份开学。

      而现在已经是十二月初。

      只剩下一个月,时间还是有点紧张的。

      果然,一入科研深似海,偷懒是不可能偷懒的,活也是永远也都干不完的。

      加油吧。

      组会上,许秋和前几周一样,扮演听众角色。

      目前,课题组内也是多点开花,四个研究领域中除了热电外,已经盘活了三个。

      频频有文章投出,魏老师现在气色变好了,脾气也收敛了许多,很少再见他咄咄逼人的样子了。

      许秋记得他刚来实验室那会儿,魏老师每周五都会去一趟医院,现在已经变成隔一周去一次了。

      难道人的心情变化,还能治疗颈椎病不成?

      吴菲菲、田晴她们的新工作,实验已经接近尾声。

      学姐的文章也快写好了。

      段云还是老样子,不愠不火的。

      许秋都有些为他着急,都已经博二了,还只有一篇综述,能顺利毕业吗?

      学妹的演讲能力有所提升,不像第一次那么紧张了,或许也是因为她和课题组其他人混熟了。

      相比于面对陌生人,在熟人面前演讲,更加容易放松。

      ……

      组会后,许秋给韩嘉莹安排了今天的工作,还是帮他制备器件。

      主要是考虑到学妹现在也有自己的课题,给她安排一些可以同步完成的实验会比较好。

      这样,她也可以同时做自己体系的器件。

      既能获得许秋想要的数据,还能让学妹的工作效率不大幅降低。

      至于他自己,则打算总结一下之前得到的实验数据。

      首先挑选出可供使用的原始数据,然后把原始数据转换为可以发表用的图片,接着看图说话,构建文章的框架,把故事的轮廓描绘出来。

      主要用的软件有CHEMDRAW、ORIGIN和PPT,前两者分别用来画分子结构和数据图片化,后者则用来整理实验数据,同时也兼顾画图功能。

      比如器件结构图,以及其他平面、三维示意图,都可以直接用PPT里面自带的矩形、圆角矩形、椭圆等模板图案绘出草图,再经过变换、填充、渐变手段来加以润色。

      许秋突然想到,像一些卡通图、机理图、TOC之类的,也可以找田晴定制啊,然后在文章中给她挂个名。

      课题组中的现有资源,要好好利用一下。

      不过眼下这篇文章还是算了,这种档次的小文章,图片中规中矩点就好。

      文献读的多了,许秋发现,二区期刊,一区期刊甚至AM这样的顶刊,里面的图片都是比较模板化的。

      除了一些期刊的封面会做的比较浮夸外,正文内的图片通常就是简单的曲线图,或者是电镜拍出来的原始图像。

      而像《自然》中的文章,有不少图片都是精心美化过的,偶尔还会用一些插图来辅助描述科学现象。

      究其原因,他觉得也许是文章的受众不同。

      像《先进材料》AM这类专业领域的期刊,已经标明了期刊是材料领域相关的,能看到文章的基本都是业内人士。

      因此不需要玩虚的,直接给他们看数据就可以了。

      就比如许秋,他看一眼别人文章中的几张图,就大概明白这个人做了什么工作,有什么创新之处。

      搞的花里胡哨的,他最多会多看一眼,却并不会提高这篇文章在他心里的分数。

      但像《自然》这类高影响力的综合性期刊,因为它会面向全部领域,所以大多数看到文章的人,并不是相关领域的业内人士。

      直接给他们看干巴巴的数据,不仅看起来枯燥,而且也看不懂啊。

      这个时候,就需要包装一下,用一些插图来辅助表达,同时把图片弄好看些,吸引人们的阅读兴趣。

      说不定,就因此引起到一个其他领域的大佬的注意。

      几方人马一拍即可,定下合作计划,岂不美哉。

      ……

      数据整理是个挺让人头秃的活。

      有些数据可用,有些数据不可用,这些确定了的都还好说。

      但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数据也不是只有可用、不可用两种情况。

      还存在一些模棱两可的数据:

      比如,一组光吸收光谱图中,有四根曲线,其中一根曲线中有一个小的吸收峰与其他三组略有差异。

      这可能是一个独特的实验现象,也可能只是样品制备的原因。

      虽然这个细节可能无足轻重,但终究是一个小瑕疵。

      这时候就要判断:

      到底是整体重做一遍,去验证究竟是什么原因?

      还是将就着用呢?

      甚至用Smooth(光滑)功能把这点差异抹除掉呢?

      搞到最后,许秋决定索性不能直接使用的数据,通通重做一遍。

      做出这样的决定,当时感觉很爽,终于不用纠结了。

      不过很快,新的问题又随之产生。

      他发现,四个体系中,P4T-2OD的数据很完整。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AM的工作就是P4T-2OD的,不完整也无法投稿。

      但是另外三个体系的数据就拉胯了。

      数据齐全,不用重新测试的表征,只有GPC、NMR、TEM、AFM。

      这勉强算是个好消息,这些测试表征,都是要去学校公共平台测试的,相对比较麻烦。

      然而,需要补充实验的表征更多,包括:UV-vis、PL、CV、GIWAXS、CELIV、TOF、SCLC、EQE、SEM、器件J-V曲线与重复性测试。

      有些是三个体系都没有测过的,还有些是三个体系只测过一部分,不完整的,还有些是测了,但被许秋舍弃掉的。

      统计完毕,他突然有点想将就了。

      不过,这种想法仅仅持续了几秒,许秋便将其抛之脑后。

      正如魏老师之前经常挂在嘴边的话,要对自己要求严格一些啊。

      再说,我还有学妹帮忙,问题不大。

      此时,正在实验室中做实验的韩嘉莹,突然感觉有阵冷风吹过,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冬天要来了,明天再多穿点吧。”她小声嘟囔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