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剧院

      秦参谋显得很为难:“晓梅,你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呀。再说你刚刚经历过长途跋涉,身体一定很疲劳了,急需要休息呀。”

      郝晓梅摇摇头:“不,我除了这里,哪也不去。”

      秦参谋苦笑道:“你总不能不睡觉吧?”

      郝晓梅扫视一下走廊里的一条长椅子,然后用手一指:“我就在那里休息就行了。”

      秦参谋一皱眉头:“那怎么行?先不说不符合医院的规矩,单凭这里人来人往,就太不方便呀。别忘了你可是一个女孩子呀。”

      郝晓梅却显得不以为然:“女孩子咋的?我又不用脱衣服睡觉,如果困了,就在那张椅子上眯一会好了。”

      秦参谋脸色终于严肃起来:“那怎么行?如果这样的话,非把你的身体拖垮的。”

      郝晓梅摇摇头:“我身体好,不会被拖垮的。”

      “那也不行,这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等过了两三天,我不就可以进病房里陪他了吗?”

      秦参谋仔细端详一下她的脸庞,虽然充满洋溢的青春,但一副疲倦也写在了脸上。对于他来说,绝对不忍心眼看她在这里这样煎熬下去。

      他不由一拍自己的后脑勺:“唉!真的怨我呀!”

      郝晓梅不明白他为什么没头没脑蹦出这样一句话自责,惊愕地瞪大了眼睛:“什么怪您?难道成凯遭受意外跟您有关系吗?”

      秦参谋的脸色一变:“你可千万不要这样想,我可承担不起这个大帽子。”

      “那怪你什么?”

      “我不该给你发那样的电报。”

      “哦,原来那封电报是您发的?”

      “是呀,你忘记我是部队的信使吗?战士们的来往信件都会经历我的手,所以你的电报也首先落在我的手里。”

      郝晓梅点点头:“嗯,难道您后悔给我回电报了?”

      “我是后悔了,早知道你这么拧的话,压根就不该通知你来。你在省城当你的新娘有多好,为啥非要来这里遭受这份罪呢?”

      郝晓梅白了他一眼:“我不用您心疼我。我···我是甘愿这样的。”

      “唉,我是担心成凯同志心疼你呀!如果他睁开眼睛看到你这样煎熬的话,心里会是什么滋味。本来你的到来该给他一个极大的欣慰,可如果给他的心理带来巨大的负担的话,他的伤还咋养好呀?”

      郝晓梅心里一动:“那您说我该怎么办?”

      秦参谋淡然一笑:“估计成凯同志这几天醒不过来的,所以你要趁这几天把自己保养好,等到他睁开双眼见你第一面时,是一个精神饱满的你!”

      郝晓梅不由一愣:“难道我现在的样子很难看吗?”

      “哼,你以为呢?你的那双大眼睛本来很漂亮的,可现在快变成大熊猫了,如果在这里再煎熬下去的话,那还有一个姑娘样吗?我想成凯同志肯定想看到你最美的一面,而不是满脸憔悴和疲惫不堪的你吧?”

      郝晓梅秀眉一蹙:“那我该怎么办?”

      “我还是那句话——趁机好好休息一下。”

      郝晓梅虽然觉得秦参谋讲的有道理,但又为难道:“我除了这里,还能去哪休息呢?”

      秦参谋一副胸有成竹:“这你不用担心,我早就为你安排好了,你现在就跟我去休息。”

      郝晓梅一看他提着自己的行囊要往外走的架势,不由好奇道:“你要把我带到哪里去?”

      “这里有我们部队的一个招待所,只有不到两里地,你住在那里,非常方便过来探望他。”

      郝晓梅虽然不情愿这么快离开刘成凯,但自己也确实很困乏了,别说在火车上的一宿没咋睡觉,就连头一天晚上因为守候刘成凯的电报也基本没睡,如果不是一种殷切的信念支撑着她,她早就坚持不住了,于是冲秦参谋勉强动了动嘴唇:“好吧,我跟您走。”

      秦参谋一看自己成功劝服她,心里不禁很得意,带着一丝满意的笑意:“这就对了嘛。”

      此时郝晓梅的睡虫完全涌上脑门,当沿着走廊往外走时,就感觉整条走廊晃动得厉害,就连秦参谋的背影也在晃动,而且越来越不清晰,刚想加快一下步伐,但双腿却像灌了铅,随即眼前一黑,再没有任何意识了。

      秦参谋大步往前迈步,他也要赶时间,但很快感觉身后的动静不对劲,当稍一回头,便猝然停住了脚步。原来郝晓梅已经晕倒在他身后十多米的地方。

      他慌忙丢下手里的行囊,一个箭步奔回去,俯身托起昏倒女孩的娇躯,让她迅速脱离冰冷坚硬的地板。

      “晓梅姑娘,你怎么了?”

      秦参谋摇动一下抱在怀里的女孩,但她却面如白纸,已经昏厥不醒了。

      秦参谋感觉她的呼吸还算均匀,看样子是太困了,就连走道都睡过去了。他的紧张心理稍微安定一些,站起身来四处张望一下。

      已经有医护人员闻讯赶过来——

      “秦参谋,这个姑娘是怎么回事?”

      秦参谋苦笑道:“她没事,只是太困了,而且摇不醒了。”

      一名女护士试探询问:“需要为她安排一张床吗?”

      秦参谋摇摇头:“不,我知道咱们医院的床位比较紧张,还是把她送到招待所吧。”

      “你就这样把她抱到招待所吗?”

      “当然不会,我在外面有车,麻烦你们哪位把这个提包帮我拿出去。”

      秦参谋在得到一位女护士的协助下,抱着人事不省的郝晓梅走出了医院。

      当郝晓梅再次睁开眼睛时,已经置身于一间陌生的房间了。她不由一惊,赶紧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身衣服都完好地穿着,只有鞋子被人脱掉了,而且身上还盖着一条松软的棉被。

      这里是哪?

      她不安地翻身下床,由于补充了睡眠,她的精力和体力都已经完好如初,首先拉开窗帘看一眼,发现自己身在高高的楼房里,窗外的景物很低。

      她仔细回忆着自己意识的最后时刻,应该是那条医院的走廊,可这里也不像是病房呀。

      她打开房门一看,外面也是一条走廊,但跟之前看到的医院走廊是迥然不同的,单凭这条走廊的精致装修,就知道这里是一处挺豪华的地方。

      她回信起秦参谋讲过要送自己到招待所休息,难道这里就是招待所吗?

      郝晓梅对自己是怎么睡在这里充满了迷茫,留意一下时间,发现墙上的挂钟显示是六点整,让她意识到这是晚上六点,因为她是早六点下的火车,并被那位秦参谋送到医院,此时外面已经是夕阳西下了。

      难道自己已经睡了一天?

      她想象不到自己两宿没睡会让她失去了那么长的时间。

      自己到底是怎么来的?

      郝晓梅非要弄清自己的处境,同时也心系病房里的刘成凯,于是推门出去——

      当她现身走廊里的时候,正好看到秦参谋从走廊深处走过来,身边还陪着一位解放军军官,看年龄应该跟秦参谋不相上下。

      郝晓梅一看他俩奔自己来了,便停住了脚步,那双大眼睛直勾勾盯着来人。

      秦参谋一边靠近她一边笑吟吟打招呼:“晓梅姑娘醒了,睡得还好吧?”

      郝晓梅一副惊疑的眼神打量着他:“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就是我们部队的招待所呀,凡是探亲的军属都安排在这里。”

      “我是怎么到这里的?”

      秦参谋不由苦笑:“你呀,精神上真是太疲劳了,好像很久没睡了,就在医院走廊里就睡过去了,而且还叫不醒。我只好把你给弄到这里了。不过你请放心,一位医院的女护士帮了忙。”

      郝晓梅一声叹息:“唉,我已经两天两宿没睡了!”

      秦参谋显得很诧异:“你只乘坐一宿的火车呀,怎么会连续两宿没睡?”

      郝晓梅鼻子一酸:“我头一宿一直等成凯的电报···”

      秦参谋眼睛湿润了:“辛苦你了。”

      那位军官这时发问:“你休息好了吗?”

      郝晓梅点点头:“嗯,我的精神好多了。”

      秦参谋趁机向郝晓梅介绍道:“这位同志就是成凯同志的直接领导——杨队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