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事皆宜百无禁忌

      郡西内纵横交错的马路,车辆川流不息,熙来攘往的人群在街道上慢步行走,路过公园偶尔睹见小朋友们在成群结队的玩耍,老年人在闲聊,成年人牵着自家的宠物在随意溜达。

      穆砚开着车子,快要进入主干道时,发现过往的豪车明显多了很多,每个路口都会有一名交警在指挥着交通,下意识的降低了车速,避让这身边不停擦肩而过的奔驰,宝马,保时捷,马巴赫……

      他的车就上了一份强险,这真要撞上了,他现在可真赔不起。

      远远看到了唐氏集团的大楼,虽不是最高的那栋,但也非常的独特,深蓝色的全玻璃外观,让整栋大厦在阳光下都额外的刺眼,两个深红色的“TS”悬挂在大楼的最上方。

      随着导航的指引,穆砚早早的就打开了右转向灯,放缓了速度慢慢的往右侧靠去。

      “滴……滴……滴……”

      当穆砚大半个车身都已经进入到右转专用道时,后面传来了一阵震耳欲聋的马达轰鸣声,以及极度刺耳的喇叭声。

      眉头紧皱了起来的穆砚,扭头往车窗外的后视镜看去,只见一辆非常霸气的蓝色越野车,毫无减速的从后方冲了过来。

      穆砚没有理会后车的疯狂举动,加大了油门迅速的进入了右转专用道上。

      “砰……”

      一声巨响,整个车子传来了一阵剧烈的摇晃,身后的越野车似乎并没有过瘾,又倒了回去,再一次撞在了穆砚原本已经瘪裂的车尾。

      等到后车停下来,穆砚缓慢的抬起了头。眼中闪过一丝愤怒,他完全无法理解后车的举动,他仔细观察过,在他并道的时候,右转专用道并没有其他车辆。

      穆砚慢慢的闭上了右眼,左眼划过,巡视了一圈后,没有发现可疑的其他人员,才稍微放心一些,看来这应该不是义子铭或者王启明的拙劣报复行为。

      车门打开,穆砚走下车后,冷眼看着身后黑色奔驰越野车,脸色平静得可怕。

      这时越野车上面也跳下来了几个人,一身杀马特风格的服饰,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难看。每个人的耳朵上都穿着耳环,嘴里叼着香烟,牛仔裤上面破洞无数,T恤上更是印着让人看了很是不舒服的一些图案。

      “你是不是眼瞎,没看到老子要过去么?还敢跑我前面挡路!郡西还没有谁看到我的车不给我让路的。你算个什么东西,老子那么摁喇叭,你居然都还敢跟我抢道,也是我今天心情好,不然直接撞死你。”一个染着一头蓝发的青年,昂着头看着穆砚,态度极其嚣张的说道。

      穆砚神色淡然的看着自己车,后面的受损情况,微笑的在看看眼前的几个人,说道:“刚才我在观察完来往车辆后,才驶入右转专用道,而你这属于追尾,打电话报保险吧,还是说我打电话报警?让警察来处理?”

      对于这种狂妄的小青年,穆砚并不生气,谁没有年轻的时候,看着都是一群刚成年的孩子而已,但正常的理赔流程,他还是需要的办的。

      几个小青年不约而同的大笑了起来,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其中站在最前面的蓝色头发的青年更是笑的前俯后仰。

      看他笑的那个样子,穆砚真替他感到担忧,真怕一口气没上来直接过去,到时候自己是不救呢?还是不救呢……

      “你是在跟我闹呢?打电话报警吓唬我?”蓝发青年转头看着身边的几个同伴,一只手指不停的扣着耳朵,继续说道:“谁来告诉我我刚才不是听错了?来,给你个机会,打电话报警,我就在这里等着,看看警察来了能不能让我害怕!”

      “顾少,跟他费什么话,直接干他就完了。”顾少身边的一个同伴,一脸的不屑。

      穆砚静静的看着眼前张牙舞爪的几个人,心里有些好笑……

      穆砚突然有些感慨,是自己真没见过世面,还是最近这麻烦事,一件接着一件的找上自己。

      眼前的这几个人,又不知道是郡西哪一家的二世祖。

      穆砚拿起电话便报了警,对于这种人,即便警察不能管,但至少会收敛很多,多多少少也会按章办事。

      “我已经报警了,具体的事情等警察来了再处理吧。”

      “哈哈哈,你还真报警了,行,我在这里等着,我看看警察来了敢不敢抓我!”顾少看着穆砚狂笑的继续说道:“不知死活的东西,你出门的时候,你父母没有告诉过你,有些人你是得罪不起的么?还是说你父母已经全死了?哈哈哈哈……”

      突然间,穆砚身上散发出一股暴虐的气息。“嗖”的一声就冲了出去,一个大耳光扇翻了顾少。

      有些事情可以提,有些事情不能说,有些话是他的逆鳞。

      紧接着他一个转身,一拳打中了后面的黄毛卷发的青年。

      没等黄毛卷发的青年发出惨叫,穆砚飞起一脚将另外的一个人踹到再地。

      下一秒,穆砚一记摆拳打中第四个人的嘴,随着沾满鲜血的牙齿在半空中飞舞时,第五个人的膝盖已被穆砚硬生生的一脚踢断。

      穆砚的动作实在太快了……

      围观的群众还没反应过来,原本站着嬉笑的五人,全部哀嚎倒在地上……

      愤怒的穆砚,将《九天玄穆心法》中学到的六煞拳,发挥的淋漓尽。

      躺在地上的顾少惊讶到无法用言语形容,仅是一个大耳光而已,就让自己现在狼狈的趴在地上。

      但长时间养出来的傲气,让他的害怕很快就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就是无尽的愤怒,第一次被人如此的羞辱。

      顾少艰难的爬了起来,跳着脚不知道骂了一句什么脏话,然后从车的后备箱里掏出了一把手枪。

      穆砚脸色凝重的看着他,这枪并不是一个玩具。华夏内对枪支的管理非常的严格,普通人根本是不可能拥有枪支的。但他敢在大街上公然的把枪拿出来,可见平日里嚣张到什么地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