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浪潮视频app下载

      “姐姐,我知道你不想见我。可是眼下我只能来求你了。

      你知道,殿下没有生身母亲,长孙皇后走的早,殿下没有母亲的疼爱,也没有什么人能做主。

      求求姐姐看在我的面子上帮帮殿下吧,如今陛下还昏迷不醒,朝中若没有太子殿下主持公道,只怕那些人蠢蠢欲动以后会出事的呀……”

      应彩儿这一次可是拼上了,一大早上乘着一个小轿子来了,进了大门之后就一直跪在大厅上,也不管这些奴才们怎么瞧着,就是不肯起来,幸亏今日景大人进宫了,否则恐怕就要撞上了,只可惜这位恐怕是有不走的架势了。

      景西大早上爬起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什么叫做猫哭耗子假慈悲,自己今天真算是见识了。

      “你想让我帮你帮太子殿下?”

      “是。”

      “你找错人了,我没有这么大的能耐。”

      “不,姐姐。你有,我知道我知道你聪明伶俐,随便想出来的一个主意都可以左右所有的人的决定,只有你能帮我,而且姐姐与端王爷过于亲密,若是日后做了端王妃位高权重……”

      “放肆!”景西还没有等她说完,立刻站起了身来。

      应彩儿愣了一下,并不觉得自己哪里有说错。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姐姐,我知道。我也知道,或许你现在根本就没有意识到权力的重要性,早晚有一天你会想明白的,端王爷向来性子冷淡,从来都没有和什么人过于亲密,或者是今后姐姐是唯一一个,那就说明姐姐有这样的能耐,颠倒乾坤。我知道姐姐不喜欢我,甚至是讨厌,我。

      可是太子殿下如果坐以待毙,日后也会走上同样的归路,我知道能帮殿下的只有姐姐,任何人的话都不管用,因为端王爷的态度才是最重要的陛下,最后也一定会相信端王爷的眼光……”

      景西锐利的眸子眯了眯,看样子这一阵子自己这个义妹早就已经学会了平日里摔了多少跤的学不会的东西了。

      应彩儿果然是很有长进,自从嫁入了太子府到现在已经不能和长日去相比,如今脑子的灵活的确是厉害了。

      “我不想到这些是非中去,如果你非要拖我下水,那你一定不会有好果子吃。

      应彩儿不要怪我狠心紧加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只有保持中立才能真正走到最后,如果我真的做了任何一方的人,到时候连累的不只是我一个。

      还有句话,我曾经说过,如今在于你说一遍,从你嫁入太子府的那一刻开始,你就不再是我的妹妹,这一点这一句话永远都是有效的。”

      “姐姐,姐姐。”应彩儿悲伤的跪在了地上,她不知道该用什么去评析姐姐的愤怒,也许从那天开始自己得到了自己梦想中的幸福,得到了自己曾经盼望的一切,可是现在自己才发现自己最在乎的人是这个姐姐,只是明白的太晚了,那么多的争斗,那么多的残忍的手段,历练到如今自己明白,真正能帮助自己的是亲人而不是一个男人的情情爱爱,而眼下自己为了得到更高的权利,也为了太子殿下的前途着想,想要重新捡起这份姐妹之情时,只可惜一切都已经烟消云散了。

      “秋儿,送客吧。对了,父亲回来之后一直身体不好,如果你不想把父亲气病了的话,就不要相见了,若是日后你和父亲扯上什么关系,不要怪我不念昔日的姐妹之情了。”

      景西冰冷的再一次回了,回头看了一眼,这个曾经是自己妹妹的女人,到现在为止,一切都已经变了。

      应彩儿眼神中闪过了一抹错愕,自己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曾经如此好说话的人,如今已经变得如此难以去攀附。

      罢了,她今日过来也只是试一试,毕竟只要自己已经尽心到位了,太子殿下也不会说什么表面上的功夫罢了,至于真的能否说动这个人自己已经想过姐姐未必会原谅自己,在这一点上还是有自知之明。

      春儿见自家小姐心烦,颇有一些难过。

      “早知道就把人赶出去了。”

      “不必,她喜欢演戏就由着她,毕竟太子府那边也不容易。对了,太子殿下最近忙什么呢?”

      “这……”春儿犹豫了一下,没有说话。

      景西放起手中的书卷,抬起头看着两个丫头的神色恍然大悟。

      “有孕了?百里雪心有孕了!”

      “是……小姐果然聪明。可是,事到如今,如果这个孩子生下来,恐怕陛下也会跟着开心吧。”

      “你这话说的倒是不错,此前就有过这样的先例,太祖在时并不喜欢高祖,但因高祖所生之子得天独厚,也就爱屋及乌,将位置传给了高祖。”

      “百里侧妃有孕,太子殿下十分欢喜,听说这几日解了禁足,应彩儿过的并不好。”

      “原来如此。”景西淡淡的并不多加理会,这几个丫头担心她情绪激动,才没有继续说下去,见她似乎并没有多在乎,才放下心来。

      “其实百里将军位高权重,百里侧妃早晚都会得宠……小,小姐。”

      景西猛地起身拿起披风走了出去。

      “秋儿,有人请我们听戏,我们就走一趟吧。”

      “是。”

      太子府。

      景西才到了门口,碰上的就是这位了。

      百里雪心身上穿的是一件嫩粉色对襟襦裙,腰间系着的玉佩自己倒是瞧着有个龙纹,头上戴的是八宝琉璃钗,耳下垂的是一对红玛瑙的坠子,比起当年那个盛气凌人的将军府的小姐似乎更添了几分温婉柔顺。

      “呵,这不是景西吗?”

      景西只当做没有遇见这么个人,硬生生的错过了。

      “景西,你没听见本妃说的话吗?”

      百里雪心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有被无视的那一天。

      景西转过头来不明所以的摇摇头。

      “你,是太子府的奴才吗?”

      “什么。”百里雪心端庄的一张,脸上猛然间闪过了一丝碎裂。

      “不然,怎么穿的这么像花房里的花奴呢?”景西颇有几分好笑的捂了捂嘴。

      百里雪心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侮辱,听了之后立刻动起手来,想要上前打她,却没想到这一下被景西闪了过去,她又要出手时景西却一下子躺在了地上。

      “啊……”

      百里雪心虽然感觉自己好像没有触碰到她,但是能看到景西当众躺在地上,这样狼狈的样子,有几分得意的笑了起来。

      “本妃可是太子府的侧妃,就凭你也敢和本妃这样说话,就算你父亲被放出来又如何,你个有娘生没娘养的东西,连点规矩都不懂,本妃今日要好好教训你!”

      说着上前又要动手。

      却没想到双手被一个男人狠狠的按住了。

      男人薄唇轻轻的抬了起来,脸上闪过了一丝愠怒。

      “太子殿下,好大的威风啊。平日里就是这样管教自己的妾室的吗?”

      夏言怎么也没想到今日的日子赶得这么巧,自己邀请端王来府中做客,正是要设宴款待端王,九殿下离了京都,这可是自己的大好时机呀!

      哪里想到百里雪心和景西动了手,景西被打倒在地。

      前几日景府的事情自己已经知道了,不管端王爷对景西是否有意,可人家毕竟和聂公子有交情,这聂公子的堂妹就是景西!

      无论怎么说如今得罪了景西可就等于得罪了聂家和端王!

      更何况父皇十分看重景大人若是娶了景西为太子妃,对自己来说可是一大臂膀!

      自己求都求不来的!

      百里雪心,这个蠢货,就会惹祸!

      夏言记得满脸通红,又是赔罪,又是作揖。

      “雪心被本宫惯的任性妄为,得罪了景小姐,本宫替她赔礼了。”

      夏言在自己这位皇叔面前,可是一点架子也不敢摆,皇叔一句话,父皇便立刻执行。

      得罪了他,自己这个太子的位置恐怕要坐不稳了吧……

      景西说实话确实是来演戏的,只是没想到夏云溪也在?

      端王来看太子?

      他该不会是想扶持夏言吧?

      她神情愣愣的一下,一双手已经轻轻的将她扶起。

      “摔到哪里了?疼不疼?”

      男人温柔的抬起她的胳膊瞧了瞧放了下来,眼见着没事儿,又摊开了她的手掌,只见原本肤如凝脂雪白的手心,竟然有了一丝血丝破了点皮,顿时声色凛冽,长眉微皱,绷着一张脸,看向了夏言。

      “太子殿下连家务事都处理不好,看来这两日议政的事情,还是多休息吧。来人,传本王的命令从今日起,三省处的折子直接送到端王府来!”

      夏言面色一白,吓得魂不守舍,这句话听起来没什么可仔细想,那就等于自己这个太子形如摆设……

      夏云溪可顾不上这些人诧异的眼神,而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捧起了那双嫩白的小手,轻轻的揉了揉。

      “疼不疼?”

      景西如同小狐狸一般愣在了那里,舔了舔嘴唇,这男人的一张俊脸果然好看,即便是侧着脸也是一张绝世的容颜。

      疼……

      似乎也不疼了。

      夏云溪却以为这丫头是吓傻了一般,怒气又平添了几分。

      “疼傻了?”

      景西这才缓过神来,戳了戳手指抬起头。他比自己高了一大截,自己什么时候才能长那么高呀?

      咦,这男人身上怎么有股香甜的味道?

      “我……我饿了。”

      ……

      这一日,太子府的众人感受过了从未有过的压力和极度的压迫感,不过似乎有一件事快要传遍了整个京都。

      端王爷似乎很喜欢景西……

      哪怕,景西有点傻乎乎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