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样猫咪内购

      ……

      不过这种评价,王守哲也不会随意流露表面。他在地球上于职场厮混过,人情虽不算练达却也算过关。

      “大舅言重了。”王守哲不亢不卑道,“人与人相处是要看缘分的,大娘待我亲如己出,恩同再造。漫说大舅说两句笑话,便是打我骂我,守哲也不会有丝毫怨言。”

      这话说得也是绵里藏针了,给公孙锵的意思是,我敬重你是因为大娘对我好。否则就凭你公孙锵自己,恐怕还生不起让我敬重来。

      “是是。我这小妹,从小聪明贤惠,心地善良。”公孙锵点头不已,随口夸赞公孙蕙。

      王守哲顿即一阵无语,难怪公孙老族长都一把年纪了还不退位,敢情这位少族长还真是“打磨”不够啊。难怪,他会和自己“亡父”王定岳,互相看不顺眼。

      一旁的公孙蕙听得是直扶额头,脸颊发烫羞愧。自家这大哥各方面都挺好,就是缺乏锻炼情商不够。合着她要不够善良,就应该排挤针对非亲生的年幼嫡子了?那她成什么无德歹毒之人了……

      她急忙补了一句:“哲儿是我嫡子,我照顾抚养他是应有的本份。对了哥哥,父亲身体可好?”

      与此同时,公孙蕙心下感慨不已,以前还不怎么觉着,可随着哲儿登上族长之位后的表现。

      再看看自家大哥,总觉得差距有点大。隐隐间,她开始替公孙氏担心了起来。自家哥哥,真是白吃了三十八年干饭。

      “父亲身体倒是不错。”公孙锵也知失言,干笑了两声后正色说,“就是最近心情不好茶饭不思,一直心心念念着小妹。这不,一听到你回娘家看看,就立即催促我前来接你。”

      “大娘,外面风大,先回马车抓紧赶路为好。”王守哲拱手说,“想必外祖父已经等着急了,我陪大舅一起骑马走。”

      王守哲先前骑的黑色骏马,一直由家将牵着走,现在派上了用处。

      “嗯,那哲儿与大舅好好叙叙话。”公孙蕙暗使了个眼色,说罢,就牵着王珞静一道回了马车。

      王守哲当然明白公孙蕙的意思,如今王氏积弱,基本是全靠珑烟老祖一人威慑支撑。若是能借此加强与公孙氏的关系,将对王氏十分有利。

      因此王守哲骑着黑色骏马,与公孙锵走在了队伍前方,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他对公孙锵的态度,也是基于公孙蕙的面子上的客气,并不会无原则无底线的去讨好公孙氏。

      任何世界里,姻亲也好,盟友也罢,都是建立在利益共同和实力对等基础上的。强者更不会因为你的卑躬屈膝,谄媚讨好而对你多半分尊重。

      反而是公孙锵看王守哲,发现这个“便宜大外甥”无论是谈吐还是气度,都是远超同龄人,而且年纪轻轻修为即将达到炼气境高阶,未来潜力不可限量。

      如此年轻俊杰,翻遍整个山阳公孙氏,竟然找不出能与之相比的。

      尤其是公孙锵自己的儿子公孙焱就比王守哲小一岁,平常看看那小子倒也觉得不错。可一比较的话,公孙锵顿时有些胸闷,气闷之余不由下意识地对王守哲更为亲近了几分:“守哲啊,你难得来一次山阳。这一次就多住几天,我让你表弟小焱陪你去山里狩猎。”

      “多谢大舅的好意。”王守哲拱手道,“只是族内事务繁忙,守哲腆为一族之长,拜会外祖父后就要先行离开了。”

      公孙锵闻言更是心头一滞,更为胸闷了起来。对啊,这便宜外甥才十八岁就当上族长了。他都三十八了,还只是个少族长呢。而且到现在,老族长也没有丝毫想退位的意思。

      一路回去,公孙锵心中都是闷闷的,话也没几句。

      山阳公孙氏的主宅依着龙脊山而建,地势陡峭易守难攻,主宅外又有坚硬高耸的围墙箭塔,显得气势十分森严。

      这一次王守哲是以公孙蕙嫡子身份随同而至,并非是以族长身份前来两家交互,因此,只是简单的礼仪交互后,就被请进了前堂正厅。

      前堂正厅之中,公孙氏当代族长公孙墨与其正妻公孙陈氏端坐主位,他们都穿着正装,显示出了对公孙蕙与王守哲等人的重视。

      “不孝女拜见爹爹,母亲。”公孙蕙上前拜见,泪珠滚落脸颊。

      “蕙儿。”公孙陈氏上前扶起了女儿,激动地上下打量,“你这孩子,都三年没回娘家了,在王家可安好?”

      “母亲,王家待女儿极好,只是,只是定岳他……”一说起此事,公孙蕙又是垂泪不已,颇为伤心。

      “唉~定岳那臭小子,真不该,不该去胡乱冒险啊,就不能好好守着你过日子吗?”陈氏的老脸上又懊恼又伤心,“真是苦了我们家孩子。”

      “好了,你这老太不懂就别胡乱埋汰了。”一脸严肃的公孙墨沉声道,“我辈玄武者,本应勇往精进,定岳身为族长,必然有不去不行的理由,他不过是时运不济而已。”

      “我不懂?还不都是怪你这个糟老头子。”公孙陈氏微微激动地埋怨道,“说什么王定岳那小子天赋才情都出众,未来必成灵台,竟应承宝贝女儿给他续弦!你……”

      说到此处,她似乎才想起了王守哲还在现场,当即住了嘴,对王守哲露出了一个和蔼慈祥的笑容:“守哲啊,外祖母只是伤心定岳过世,情绪有些激动。啊呀,你这孩子,三年没见竟然长得如此英武俊气,快来给外祖母瞧瞧。”

      王守哲心下不禁莞尔,现在他明白儿子随母这句老话了,大舅公孙锵口无遮拦的毛病多半是随陈氏老太太了。

      他也不会和一个老太计较,当即走上前去拱手道:“守哲见过外祖母。”

      “不错不错,这孩子长得可真俊。”公孙陈氏拉着王守哲,越看越是欢喜,不由关切道,“守哲啊,你可有定亲?咱们山阳公孙氏的闺女个个俊俏,要不要……”

      公孙蕙脸一黑,急忙上前阻止:“母亲,守哲是我嫡子,是不能和公孙氏嫡女通婚的。”

      玄武世家互相通婚,一般需要追溯到第四代不是同一个人,特殊情况偶尔可以破例。

      公孙蕙是王守哲嫡母,虽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按照传统和规矩也要算进去,尤其是在当代通婚的情况下。

      “嫡女不行,那直脉里有几个姑娘……”

      公孙陈氏的话还没说完,公孙墨又忍不住咆哮了:“老太婆你糊涂了,守哲是王氏嫡子,又是堂堂一族之长,怎么可以娶直脉女子!”

      “老东西你才糊涂呢,既然公孙氏找不到合适的,那就娶陈氏姑娘好了。”公孙陈氏说道,“我们东港陈氏的姑娘,也是出了名的秀外慧中。”

      “母亲,东港陈氏也没有适合守哲的姑娘。”公孙蕙无奈地解释说,“倒是珞伊早些年已经许配给了陈氏少族长,本来今年就要嫁了,不过定岳刚刚过世,需要守孝一年后方才能大婚。”

      “哟,可是我那曾侄孙儿陈方杰?”公孙陈氏顿时眉开眼笑了起来,“方杰那孩子我见过,个性稳当,颇有才华,王氏眼光还是好的。就是可惜了守哲……我再琢磨琢磨……”她在陈氏的辈分倒是挺大。

      “母亲,你就别乱琢磨了。”公孙蕙赶忙阻止她的乱点鸳鸯谱,“守哲亲事已定,正是山阴柳氏的嫡女。”

      山阴柳氏?

      陈氏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