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版黄瓜视频在哪里可以下载

      家里发生这样的事我也没有心情再出去玩,第二天吃了饭就坐在家里看电视,自然也就没有给梅子打电话。

      临近下午一点,梅子给我打了电话过来。

      “你姐夫的事怎么样?严重吗?”梅子在电话那头关心地问。

      “还好,没有伯伯说的那么严重。”我把事情跟敏湘简单地交待了一下。

      “我现在坐在你等我这里晒太阳,你还来吗?”

      “好,我现在过去。”

      挂了电话我才出门,昨天送梅子到家时梅子说了那么多随便,我以为今天我若会主动找梅子,她是不会找我的。但从梅子的语气里梅子还是想和我呆一起,要不然梅子也不会要我去。

      是啊,梅子过两天就又要走了。

      为了让梅子少等我还是决定穿小路过杀场,这样我一下就能到桥头,来到桥头时我看到梅子已经站在桥的面对等我了。看到我跑下来,梅子也向我这边靠拢。

      我们在桥的中间碰面。

      梅子今天穿的很随意,也没有拿着包。看来梅子是没有走垣城的打算的。

      站在桥上,就当我想说话时一个辆大型货车从桥上飞速驶过。弄得整座桥都在晃动,加上呼啸而过的风,让我觉得有种大桥就要坍塌的感觉。

      我很想抱住梅子来给他做保护。可是我没敢那样做,两个人依然是对站着。如果昨天梅子是开心的,或许今天我有这样的勇气。

      “不是说好了在上面等我的吗?你怎么一个人走下来了?你不怕那些人找你搭讪了吗?”车过后,我才把自己想问的话说出来。

      “你不是都已经跟我说你过来了的吗?所以我就敢下来了。其实我也是刚走到这里的,你要是来的再晚一点我还想一个人下河边走会呢。”梅子笑着跟我说,不再是昨天那幅面孔,似乎昨天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我在下面玩的时候你不是老说我发神经吗?怎么的,你今天也想发神经啊。”看着梅子脸上的笑容,我说话也就轻松很多。

      “我想知道你在发神经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梅子还是站在那里,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是要进还是退。

      “行,那你去吧。”我激降着说,我不相信梅子真会下去,因为梅子不喜欢。

      “你不和我一起去吗?”梅子用一种邀请的眼神跟我说。

      我愣了一会才明白梅子是什么意思,这时的梅子已经走到我前面去了。

      “坐上面好好的干嘛要下去,你不是不喜欢吗?”我知道梅子是不会有那种心境的,她的眼睛里我从来都没有看到过那种忧郁的眼神。

      “你不是喜欢吗?”

      我也没再说话,两个人并排走着,我走在外侧给她躺从我们身边呼啸而过的车辆。

      “上面太吵了,你喜欢一个人河边坐着那我今天就陪你坐一会。虽然我算是从小在这条河边长大的,可我长这么大还真没有在河边坐过。”走过桥梅子继续跟我说。

      “是啊,你初中毕业后就一直呆在大城市,哪里会喜欢这种小地方。”我顺口说了一句,当然是开玩笑的。

      梅子听到这句话突然停了下来,沉默三秒后也白了我一眼继续往桥下的河边走。

      “你姐夫真的没什么事吗?”来到河床,梅子边走边问身边的我。

      这个时候,我想我们两个人应该是要手牵着手的,但是我依然不敢,我怕梅子再生气,再拒绝我,所有只有在旁边走着。

      “没事,我家这边没事,就是有个客人擦破了点皮估计得赔偿点钱,现在住院。”

      “那女的今年打算结婚的,人家担心把人家搞破相了,也不是故意为难你姐夫的。”梅子说。

      “你怎么知道?”我很惊讶。

      “那女的是我家亲戚,昨天我也去看她了,还好你姐夫走了。”

      “所以你今天叫我出来是打算扼我的吗?”我开玩笑说。

      “所以我是要告诉你这件事你最好不要出面如果你以后还想跟我在一起的话。我已经交待我爸让他跟你姐夫说好话了,你还要我怎么的?”梅子停下来认真的说。

      “那给你一颗糖,表示感谢。”我把一颗剥好了的牛奶糖喂到梅子嘴边。

      但梅子迅速躲开了。

      我又一次被拒绝了。“不要拉倒。”我塞进自己嘴里。

      “我牙不好不敢吃糖,你要我五十岁牙齿就掉光吗?”

      “可我兜里只有糖。”我说。

      “我要吃桔子,有人给我剥好的那种。”梅子从自己口袋里拿出来两个桔子,递到我面前说。

      “吃了糖的嘴再吃桔子就不甜了。”我只拿一个。

      剥好了放到梅子手里。

      我和梅子一直走到去年我和林锋洗澡的地方才停下来。我走到水边用手摸了摸那清徹的水,蹲在那里闭起眼睛享受着这种刺骨般的冰冷,感知着水静静流淌的声音。

      “你别跟我说你现在要把自己脱光了先下去洗个澡再上来。”梅子踢了我一脚。

      “你这是在对我使用激降法吗?”我回过头问看着我的梅子。

      “我哪里敢,我知道你敢也做得出来,你不发点神经你就不是程墨了。”梅子一边说一边去找地方坐了。

      “只说对一半,我敢,但是我现在好像不能那么做吧。”我站起来说。

      “知道就好,那还不乖乖地坐过来。”梅子已经在一块干净的石头上坐了下来。我也只有乖乖地靠了过去。

      “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你就坐在那里等我了吗?”坐下来后我,我觉得梅子是怕我不会来了才给我打电话的。

      “不是,其实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我已经是第二次坐在那里了,我大概十一点的时候就坐在那里了的一直坐到十二点,我又回家吃了中午饭,本来那个时候我就想给你打电话了,可是我忘记我手机昨天就停机了,所以我只有回去拿座机给我长沙的朋友打电话让他们从长沙给我交话费。我再次出来到那里没看到你我才给你打电话的。我已经坐很久了,所以我才走到桥上的。”梅子一边说一边把自己口袋里的东西拿出来都放到石板上,看来梅子还要打算再坐一会。

      “都坐那么久了现在还坐?”我不在乎,可是以梅子的性格让她长座我觉得不大可能。

      “现在不一样。”梅子盯着我眼睛说。

      “是啊,过两天又要走了,能坐一会是一会。梅梅,对不起,昨天我不应该让你为难的。”看着梅子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才敢说。

      “我是挺为难的,你说我答应你不是,我不答应你也不是。不过你难道还看不出来我今天已经原谅你了吗?”梅子笑着。

      “谢谢!”除了这句,我现在不知道要说什么,我是打心底里谢谢梅子的。看到梅子现在这个样子,梅子曾给我带去的失望都已经不重要了。只要梅子像现在这样开心我什么都不在乎。

      “嗯…,有些话还是等我今年回来后再跟你说吧。反正已经过去了,你昨天回去你家里人有没有说你什么吧?”

      “没有,发生了那事也没有人有心情盘问我什么了。”

      “你想过过年那天我为什么不打牌突然跑出来给你打电话吗?”梅子认真地问我。

      “没想过。”我回答说,其实我想过,但是我怎么想的现在都已经不重要了,梅子会说出来的。

      “其实我爸妈也是唠叨我结婚不结婚的事,我爸要我别去长沙了,我也是不想听他们的唠叨才跑出来的。然后就想要给你打个电话。还有昨天你姐夫的事,我爸知道后都担心死了。她要我别和你这么玩下去了。”梅子说。

      “那你今天还敢跑出来。”

      “你听不听懂我说的话了?听不懂算了,我不跟你说了。”

      “我懂了,你自己是怎么打算的?”我懂了,但是梅子自己的想法才是重要的,就像家里人拿我也没办法是一个道理。

      “我问你呢,你是怎么想的?”梅子没有回答我,而是反问我。

      “我家里人倒没有催我说要马上结婚,只是说要我找个女朋友。你说你爸不想让你去沙市了那你呢?你自己是什么想法。你自己是怎么想的才最重要,结不结婚难道不是你自己说的算的吗?”

      既然已经聊到这里了我想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那你的意思是你还能再等咯?”梅子还是笑着问我,可眼里多出了一份认真。

      “能啊,等到你想结婚了。不对,我是我问你问题怎么现在是你问我了。你还没告诉我你是怎么想的呢。”我就是想知道梅子是怎么想的,但又不敢像她那样拒绝回答问题。

      “我今年才20岁,等我23岁了再考虑结婚的问题,所以我还想去长沙做两三年,两年后再看。”梅子想了一下认真地回答我的问题。

      “这是你的理想吗?”我问。

      “这算什么理想啊,这叫规划。”梅子更正。

      “那你的理想是什么?你从来都没有跟我说过你的理想。”我继续问。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我也有。

      “你想听吗?”

      我点了点头,表示很想。

      “我的理想就是和自己喜欢的人在那里工作在那里生活,然后买一套属于我们自己的房子,最好再买个车,然后就不用回来了。”梅子看着我的眼睛认真地告诉我。

      我听到这话就像情天劈雷一样,心比这河水里的水还冰凉。梅子已经迷上了那座城市,而当初好像她是逼不得以才留下来的。但现在梅子的想法有着跟本上的转变。

      当然,或许梅子从来就没有变过,只是我不知道而已。而我对梅子的理想是无法给予以及帮助的。如果梅子回来了,或许我还可以让堂哥找下关系帮她在垣城找份工作不是什么难事。可是梅子志不在此。离开垣城,我无能为力,而且我还从梅子的话里感觉到梅子志也不在我身上。

      “喔。”我没有表露太多自己的失望。如果昨天梅子拒绝我我能够接受。我能够安慰自己机会不够成熟。那么当我听见梅子说的她的理想时,我是真的失望透了。

      但还是忍住了。

      “怎么样?我的理想是不是很远大?”梅子似乎没有觉查出我的失望。

      “嗯。”我还是只能应和着,说不出话来。梅子的理想让我无法给予也触及不到。

      “那我的理想我都跟你说了你是不是也应该跟我分享一下你的理想?”

      “没有了!”想了一会,我摇摇头说。真的一下就没有了。

      “没有,你骗我,你肯定有的,你是不想跟我说。”

      其实,我当然也是有过自己小小理想的,比如去参军,比如去和林海闯闯看看。可这些小小理想都被那个叫和你在一起,想娶你的大理想扼杀了。

      但是,今天以前我没有后悔放弃那些小小理想。可是我今天突然明白,我的理想只是奢望。

      我现在是真的没有理想了。或者说,我还没有想好。

      “不是不愿意跟你说,是真的没有了。我还没有想好。”我还是不能生气,我现在觉得连生气的理由都没有。

      “没劲。”倒是梅子可以假装生气。

      “一定要说一个吗?”

      为了应付梅子,我不敢生气,其实我很想现在就离开梅子身边痛哭一场。

      “说吧,看看是不是和我想的一样,或者说和我的比差多远?”梅子双手托腮,表示自己很认真听。

      “我现在最大的理想就是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和你在这里这样坐着。”我很认真的,一个字一个字地跟梅子说。这就是我现在的理想,我知道,从此以后每次见梅子,都将是一种奢求。就算两年后,我也等不回梅子了。

      “什么?我和你?在这里?坐着?是坐等西北风吹来还是饿了啃石头?”梅子表示很不理解。

      “没有,开玩笑的,走了,我送你回家。”我听梅子那么多的反问句我当然知道梅子也很失望。可是我编织不好一个美丽的谎言。

      梅子站起来,我们开始原路返回往梅子家的方向走。

      “你真的没有什么理想或者是自己想做的事吗?”走着走着梅子又问。

      我不知道梅子为什么非要抓住这个问题不放。可是我现在是真的没有重新想好自己的理想是什么。但是我知道,是要改变一下自己的思想了。要重新规划一下自己的以后了。

      一个没有梅子的以后。

      “傻瓜,我的理想就是你早点实现你的理想啊。”这是小说里的台词。

      “这个还算合格。”梅子终于又笑了。

      这是我见过梅子最后的笑脸。

      因为我们是在河边玩的。现在要回梅子家可以穿小路最快,当然,我们也可以绕大路一大圈。

      我也知道梅子现在一定是愿意和我绕大路的但我选择了走小路。我也不知道今天怎么就很想早点离开梅子的身边,我想一个人独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