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侵犯明里线播放

      “暂时不用,再休息一下,过两天抽。”楚舜想了想回答。

      现在抽取了,总感觉有什么事放心里,所以先休息一点时间,再说。

      回到家中过年的楚舜,基本就没什么事,他身上也没担任什么职务,也不出席什么颁奖,唯一要说可能就是过年走亲戚。

      没有出现老套的亲戚看不起,然后踩来踩去,没给楚舜机会倒是有点遗憾,无论是楚家还是赵家,亲戚都还挺好。

      日子一天天悠闲过去,《让子弹飞》依旧领跑,【剧组群】里,有人问出来一个灵魂问题,为什么他们剧组不需要路演。

      什么叫路演,对于电影来说,就是拉着剧组成员,然后是各个城市宣传电影。当下的网络宣传是主战地,可路演这传统商业模式也没人放弃,对票房帮助还是很大。

      段邻里、管案、孙光台也抽出了路演时间,都是老演员流程都熟悉,可……上映都十二天了,一点点响动都没有。

      “看不懂,是真看不懂这位球友了。”孙光台参加完时尚周刊封面拍摄,回到家里已是十一点半,然后看到了群里的消息,孙光台就看到了这条消息。

      “第一次电影宣传这么轻松。”孙光台伸了个懒腰,有点饿因为妻子在睡梦中,不想打扰,没有开火,在冰箱里拿了点东西随便垫吧垫吧。

      “只不过《让子弹飞》映象风格是真厉害。”孙光台有很多群,有时候一部电影结束后也不好退群,成年人的交际方式,说穿就是三个字“不说破”,大多数群都是消息免打扰,都不会点进去。

      但让子弹飞这群孙光台时常还是会点,一来是等着通知路演的事,二来是和楚舜挺谈得来,不仅是电影上的能力,还有打球能力。

      在拍摄期间,用大木板搭建了一个简陋临时的乒乓球台,又是一局,还是10-1,孙光台相当爽快。

      吃了点东西后,孙光台还不能睡,即使明天事很多,他还要把手上的企划看完。

      是一份“国内青年演员赞助计划”,是电影家协会牵头,但出钱的是国内的影视公司巨头,所以很多利益纠葛。马爷爷说“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涉及到资本就不简单。

      大约晚上一点半孙光台睡下,第二天起个大早,一天工作完成后,晚上来到了悦贸酒楼,今天是《让子弹飞》票房破十五亿庆功宴,惯例是请来了一票记者。

      灯红酒绿,酒楼内的装饰似乎都在诉说“场景布置花了好多小钱钱”。

      庆功宴不止邀请主创人员,还有联合宣发的公司,比如院线公司的人,这是拉交情的地方,甚至于还会带着同公司的新人见见世面,反正是包下了三层才堪堪够。

      “楚导,这我们公司的小师妹屈嘉嘉。”孙光台领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星,到孙光台的等级,就不会是被公司强迫带人。

      孙光台继续补充解释:“嘉嘉是我老友的女儿,也是我侄女,来混个眼熟。”

      楚舜盯着屈嘉嘉看了足足四秒,看得后者都不好意思了,前者才道:“记心里,眼熟了。”

      新晋的十亿票房导演,未来极有可能的二十亿导演,留个脸熟是有必要的。

      什么叫脸熟,并非马上安排个角色,而是如果有合适的角色,能够想起这个人。

      “楚哥,第一次见到这大场面,还有好多电影公司的大佬,得给大佬们留下好印象,有点紧张啊。”狗头和辛新壹在一堆,两人都是北影的,再加上都是第一次来庆功宴。

      “嗯——你知道有一句俗话叫,打铁还需自身硬吗?”楚舜问。

      “知道。”狗头先是点头,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猛的说:“楚哥你是想说,只要我们做好自己的事,不要被这些事情影响,努力提高自己。”

      辛新壹认真听着,在一边也喝这碗鸡汤,内骚的他在这种环境下有些拘束。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自身不硬,多打打就硬了,所以第一次紧张很正常,多来几次就松了,你们就不要脸不要皮。“楚舜道:“就不会紧张了。”

      “……”狗头沉默了一会然后点头,辛新壹感觉这还不如刚才的鸡汤好喝,这安慰简直是有毒。

      楚舜拍了拍狗头,感觉这柴犬悟道了,就走开一边。

      他走后,白老师款款走来,今晚的白老师穿着白色露背晚礼服,耳垂戴着吊珠耳坠,头发简单的盘着,左右分别从中分出两缕细发,柔和了脸部轮廓,没得说就是美。

      狗头和辛新壹,看见都被惊艳到了,要说现场漂亮妹纸可不少,但白老师这身打扮还能让两人呆住,可见一斑。

      “白老师今天真漂亮。”狗头道。

      辛新壹猛点头:“绝美,艳压在场所有人。”

      “即使你们这样夸我,上课不来,平时分该扣还是扣。”白老师轻笑,接着又道:“被楚导安慰是不是没那么紧张了?”

      “嗯?”被这样一提醒,狗头才发现刚才喝了导演的毒鸡汤,似乎还真没那么紧张了,光顾着心里吐槽毒鸡汤去了。

      白老师提醒道:“过来,要去台上亮相了。”

      到场各人都穿着得体,不是西装笔挺就是晚礼裙,相比之下随意穿着休闲西装的楚舜显得有些不同。

      楚舜作为今天的主角,敲锤就由他主导,一般来说是导演和出品人共同举锤。

      此时他站在台上,旁边站着的是孙光台、白老师等主演,下面记者胶卷像是不要钱,咔擦咔嚓拍摄,还有打开摄像机录制素材的。

      “以前看别人敲,感觉很过瘾,所以为了举办这庆功宴敲个锤,拍出了《让子弹飞》,就结果来看我成功了。”

      楚舜的开场白引发了下面的轻笑声,他接着继续说:“昨天晚上看了新闻,说餐饮业浪费的食物,光是城市达到了两千多万吨,所以我突发奇想,临时打电话给这酒店,让他们控制今晚的食物供应,如果一会有哪位宾客喜欢吃什么,询问侍者,他回答没有了,不要怪酒楼,是我说的,所以先在这里道个歉。”

      话音一落,现场掌声响起,有人鼓掌不是因为楚舜说的话有道理,谁都知道不能浪费粮食,就好像都知道吸烟有害健康,过度饮酒伤身,看书不投票伤肾,但当事人谁会在意?

      鼓掌的原因是讲这话的人是楚舜,是今年春节档的大赢家,否则在庆功宴上讲节约粮食,别人会认为你脑子有病。

      现在可能也有人这么认为,但也只能鼓掌。

      “那么——”

      楚舜高举小铁锤,砸在了[1500000000]像上,别看晶莹剔透的,实际上是搪玻璃制成,即使被敲碎,也不会有碎块乱飞。

      “夸擦”一声,破了。

      楚舜道:“吃得高兴,希望各位少说话多吃菜。”语罢下台。

      又是掌声雷动。

      记者们都想好标题了,《最年轻的十五亿导演:楚舜》,也可以说《看看别人家的学生时代》。

      “楚导这年纪,真是鲜衣怒马意气风发啊。”孙光台感叹:“我在他这么小时,嗯——好像也是大制作的男二了,也不差。”

      “我这么大是电视剧主角。”段邻里也跟着说了一句,表达中心是他也不差。

      他段邻里一生,在帅上面不会输。

      管案忍不住摇头:“我就不行咯,这么大我还跟着师傅学艺,当时应该在全国巡回表演吧。”

      这三人真的是……旁边的演艺圈的人们,都不想说话了,全被噎住。

      “管老师有什么打算?没有的话,有时间来我们经纪公司看看。”孙光台说道。

      “暂时没有,好久没演戏,看不懂现在娱乐圈了。”管案道:“有时间去看看。”

      宴席是西方晚宴形式,要吃饱是不可能的,楚舜是真有点饿了,过年在家天天经历父母的黑暗料理,原主是怎么吃下去的,他不清楚,他只知道在家待了半个月,自己瘦了好几斤。

      “楚导,我是自行娱乐的,希望有机会能够合作。”

      “我们彩华公司很想和楚导合作。”

      “希望能留个联系方式。”

      楚舜在角落吃东西,也有不少人一个个过来攀谈,反正没多一会,手上就有三十多张名片,名片这东西是比较与时俱进的,十几年前上面除了电话、姓名、地址还加上邮箱,现在加上了微信号。

      “您好楚导,我是动点新闻的记者。”一个记者妹纸,见没什么人去找今晚主人翁了,才小心翼翼走过去。

      “你好。”楚舜放下手中的面包,还真别说,马卡龙真甜。

      记者妹纸问:“不知道能否耽搁楚导两分钟。”

      “你说什么?”楚舜好似没听清,继续问。

      “不知道能否耽误楚导两分钟。”记者妹纸重复。

      楚舜道:“不是这一句,前一句。”

      “呃——楚导您好,我是动点新闻的记者。”记者妹纸想了想道。

      “对就是这句。”楚舜回答:“我不好,因为在吃东西时被骚扰。”

      记者妹纸虽说小心翼翼,但也是老江湖了,否则公司也不会让她来,但楚舜这话是真让她没法接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