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草免费视频观看

      斯威特沃特溪州立公园,位处于道格拉斯维尔的最外围,从洲际公路上下来就能直接到达,在它不远处的地方就是奥斯特尔县,所以这座公园也处于两座县城的中间。

      在往日的时候,这里是附近城市居民休闲旅游的好去处,但末日之后,这里则变成了一座荒无人烟的公园,也许在过不了多久,这里就会变成感染者的乐园。

      此时的公园内四处弥漫微弱的硝烟气味,明亮的灯火将整座公黑暗的公园照的通亮,砖石和泥土路上,多出了一个又一个凹陷的大坑,数辆军用卡车似是被烈火焚烧过般,整辆车变的漆黑如墨,仍旧有缕缕黑烟从车内飘出。

      被雪覆盖的地面躺倒着几十具的尸体,猩红的鲜血遍布所有的角落,可以想象这里不久前发生过怎样惨烈的激斗。

      此刻正有十几名幸存者和士兵合力的将地上的一具具尸体搬到一起,随后在翻动地上的雪,将鲜血全部都掩盖住。

      公园中心的接待处门口,跪着数十个人身穿平民的服饰,或着穿着士兵的作战服的人,他们双手被手铐反铐着,跪倒在雪地之中瑟瑟发抖,任凭寒风吹在他们身上,也不敢乱动。

      这些人的周围,站着十几名全副武装的士兵,手中的步枪处于待命状态,一旦这些人有什么异动,他们就会直接开枪射击。

      而在接待大厅的内部,早已是清理一空,内部的所有空间都被帐篷挤满,无数的幸存者在里面四处走动,军队的医疗兵也在为受伤的幸存者进行治疗。

      这里所有的帐篷,都是公园内的一家专门售卖帐篷的店面内的仓库里发现的废弃帐篷,大部分都是残缺或是破洞,但经过一番修理之后还是能够勉强的使用。

      虽然在里面睡觉肯定是即难闻也不太舒服,但都沦落到这种地步了,也没有人在去挑三拣四,至少能够抵御些许寒冷。

      布莱恩坐在其中一顶帐篷内,翻动着书本,周围不断移动的人群,对没有对他造成丝毫的影响,因为他的心思全然不在书本上,脑中一直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情。

      此时距离他们从洲际公路匝道口出发,已经过去了整整10个小时,现在已经是是晚上8点钟的时间,天色也全部都暗沉了下来。

      公园所在的位置与匝道口仅有十几分钟的路程,由于路程非常的短,他们当时就计划着先停在远处观望一下态势,在决定是否要继续前进。

      可他们刚前进不到一半的时候,突然诡异的发现公园那边出来的动静却忽然间消失了,这顿时所有人的心里都有些惴惴不安,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但他们又商量了一下,还是决定先按照原计划进行,可没想到在他们刚通过一个路口准备停下车的时候,从两侧的树林里突然就冲出来的四个手持步枪的士兵,用手里的步枪对准他们。

      面对着突如其来的几名士兵和那黑洞洞的枪口,他们连拿枪的时间都没有,没有任何迟疑,他们毫不犹豫的举起双手投降。

      但幸运的是,这些人身穿士兵作战服的人并不是猎杀者所伪装的,而是真正驻扎在公园里的军队士兵,不禁让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不过这也让他们从侧面了解,是军队取得了这场战斗的胜利。

      于是在其中一名士兵的带领下,他们被带入了公园内,随后就目睹了这座公园被打的一片狼藉的惨烈情况,几人那是都是目瞪口呆,虽然这对于真正上过战场的士兵来说,只不过是小打小闹,但对于他们这些生活在和平国家的人来说,确实是很有冲击力。

      在路上与这名士兵交谈的时候,他们得知因为匝道口处的爆炸引起了军队这边的注意力,于是指挥官就让人联络匝道口的驻兵,询问一下是什么情况。

      可没想到联络员无法联系上匝道口驻守的士兵,反而是接收到了一名外界士兵传来的紧急消息,让整个军队立即戒备了起来。

      而那些伪装成幸存者的猎杀者,在听到动静的时候,也明白他们马上就要暴露了,可他们并不知道军队已经得到了消息,还以为军队还需要花点时间才能弄清楚情况,虽然时间已经有些紧迫,可他们还是花了点时间准备。

      也就是在这个时间内,让军队察觉到了他们的异样,在这些人行动之前,提前发起突袭。

      这些猎杀者的人数众多,还获得了不少之前车队的弹药装备,并且在公园的外围还埋伏了一部分人,如果不是军队方面提前做出了准备,怕是还真的会被他们打个措手不及。

      这些猎杀者中除了少部分人之外,其余大部分人原来都只是普通的平民,哪里经历过这种惨烈厮杀,很多人都因为承受不了,不是倒地头投降,就是转身逃跑。

      在将带头的十几人全都消灭后,仅仅用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军队就解决了这场战斗。

      “来,吃点东西吧。”

      就在布莱恩回想着事情的时候,一个被塑料袋装着的面包突然递到了他的面前。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他瞬间回过了神,抬起头看了对方一眼,他缓缓的将书本给合上,伸手接过面包,说道:“谢谢。”

      “唉,你这家伙可真不可爱!”特蕾西毫不客气的在帐篷门口坐了下来,撕开自己手里的面包,咬了一口,一边咀嚼一边说道:“通知下来了,明天我们就要离开,直达亚特兰大隔离区,今晚是我们最后一次停留。”

      “这么快?”皱了皱眉头,布莱恩感到有些惊讶,要知道今天到达这里的幸存者还不到一千人,可还有大部分的幸存者没有来,如果他们就这样离开了,那内些幸存者不就是被抛弃了!

      “不是说要停留在这里两天的吗,怎么突然这么着急要离开?”

      特蕾西扫了眼周围,犹豫了一下,还是凑近布莱恩的耳边,轻声说道:“之前的那场冲突里,我们的补给车不知道被谁给炸毁了,今晚过后我们已经没有食物可以发了,如果不趁着现在大家还有体力和精力赶紧出发,等过两天都饿的浑身无力了,那个时候才是最糟糕的,而且我们有很多人都受伤和重病了,现在只是勉强维持住他们生命,所以我们拖不了两天的时间。”

      “....”

      听了这个回答,布莱恩顿时心里一惊,扫了眼周围正在津津有味吃着东西的幸存者,沉默了下来,这个决定,也就就是目前状况下最优的选择了吧。

      他沉思了一会,还是继续问道:“那么车子呢,虽然人数少了很多,但仅凭这里的车辆是无法载这么多人的吧。”

      “车子的问题不用担心。”特蕾西指了指外面正在接受惩罚的猎杀者说道:“这些家伙掠夺了不少其他人拼死开出来的客车,不过都集中放在别的地方,我们的人已经出发了,应该要不了多久就能开回来。”

      说完这些,她一口将手里的面包全部吃下去,拍了拍手,缓缓的站了起来,看了眼在帐篷内熟睡的莎拉和艾伦。

      她已经知道了西尔维娅死去的消息,心里头多少还是有些难过,同时也有对威弗列德当时的决定感到气愤,但早已经历惯了生离死别的她,只是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早点睡吧,明天我们会很早出发。”

      随后特蕾西也没有在这里多做停留,她来着这里也只是来看一下几个孩子怎么样了,走到门口看守的士兵交流了几句后,就离开和这里。

      没一会的功夫,军队就将刚才的事情广播了出来,没有意外的又引发了一阵骚乱,不过很快就被军方给强压了下去。

      可能是因为那些猎杀者的缘故,军方现在对幸存者的态度非常的强硬,与以往的处理方式可谓是大相径庭。

      虽然心里十分的不满,但了解到了前因后果,幸存者们也没再多说什么,加上明天就要离开前往隔离区,他们也就选择暂时性的服软,同时也将心中的不满,全都宣泄到外面的那些人身上。

      而这个时候,威弗列德、安娜和露西也从外面走了进来,他们手中抱着厚厚的被褥,这是对他们交出卡车上的物资的一种补偿。

      说实话,如果不是为了进入隔离区,鬼才会把那么多的补给全部交出去,那只是可惜了他们拼死抢过来的物资。

      但谁也不能说威弗列德当时的绝对就是一定是错的,因为谁也不知道军队是否会胜利,在加上驻守在匝道口的猎杀者确实弱的可怜,能获得车子和物资给自己留条退路,谁也不会说不。

      只是没想到他们高估了自己的战力,同时军队也获得了胜利,才看起来像是这个莽撞决定让西尔维娅的命白白搭了进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