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和陌生人做爱了

      林凡没想到会在这儿遇上一个和张顺一样力量这么强的人。

      毕竟张顺身兼力量、硬化异能,还吃过一个半的提升型心核,按理来说,横扫一代或者二代替身使者不成问题。

      然而现实则是现在的张顺和那个魁梧的男人打的隐隐有点吃力,甚至还有点处在下风。

      当两人第五次狠狠撞击之后,张顺已经开始喘气了。

      在剧烈的对抗中,体力是消耗的最快的,张顺哪怕力量点满了,但是体力却并没有被强化多少。此时正狠狠喘着气,盯着对面。

      “你别上,让我来。”

      张顺抬手拦住了准备上的林凡,旋即便冲了上去。而林凡也看出来张顺只是体力消耗,并没有受伤,便放下心来,升到空中仔细观察两人的战斗。

      眼看即将第六次撞上时,张顺突然一低头,宛如一头公牛,狠狠撞在了男人的肚子上。这一撞,将男人撞得猝不及防,然而男人也不是易与之辈,对着张顺的脊椎骨位置就是狠狠一个肘击。

      “噗通!噗通!”

      张顺因为惯性,往前冲了两部,然后一下子趴在地上不动了。而那个男人被张顺撞得的凌空飞起,在空中飞了足足五六米,然后摔在地上滚了几圈,蜷缩成一团不动了。

      “张顺!”

      林凡一个闪现出现在张顺的身边。

      “我没事,缓一缓。你别担心,让我来!”

      张顺趴在地上并没有起来,只是摆了摆手,闷声回答道。

      “靠!”

      林凡罕见的爆了个粗口:“我还以为你被打倒了。”

      “怎么会,我可是钢铁之躯。”

      张顺双手一撑,站了起来,深深吸了一口气,看向对面。林凡见状,又升空继续观战,不过这回他打算有什么情况就直接出手了。

      对面的男人也慢慢站了起来,摸了摸肚子,咧开嘴:“有意思。”

      林凡顿时无语,两个人都是戏精吗,连演戏都这么默契。

      “再来!”

      张顺捏了捏手指,活动了一下脖子,身上发出了金属的“锵锵”声,而不是骨骼“噼里啪啦”声,看来他说自己是实心的还真的有可能。

      紧接着,两人再度往对方冲去,这回不再是单纯的身体碰撞了,临近眼前,张顺往前踏了一步,狠狠的挥出拳头,借着惯性往对方的脸上打去,如果打中了,普通血肉之躯绝对是皮开肉绽,骨骼碎裂。

      然而对方伸出手准确的抓了张顺的拳头,顺势一拉,紧接着另外一只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捡起了一块板砖,狠狠的拍在张顺的头上。

      “啪!”

      砖块碎裂成无数块,张顺猝不及防,加上拳头被拉了一下,整个人收不住势,一下子冲出好几步,脚下拌了一下,在地上滑出去好几米。

      张顺站了起来,身上的衣服经过刚才的战斗,已经被划的破破烂烂,干脆伸手抓住衣服,猛的一扯,衣服“哧啦”一下,被张顺撤了下来,露出了身上满是金属形状的肥肉。

      这要是满身肌肉,估计就充满美感了。

      而对面的男人见状,轻轻一笑,脱下了身上也已经有些破烂的衣服,丢在一边,露出了满身的腱子肉。仿佛是故意为了和张顺做对比,张顺顿时气的七窍生烟。

      男人拍了拍胸膛,对着张顺勾了勾手:“来!”

      张顺迅速奔跑起来,再次用肩膀狠狠的撞向男人,男人轻轻侧身让过,伸手在张顺的背后一搭,伸脚一勾,张顺顿时宛如短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去。

      “噗通!”

      张顺顿时摔了个狗啃泥。

      “啊!”

      张顺突然大叫起来,爬起来又迅速朝中年男人飞奔过去!

      “再来几次都一样。”

      中年男人见状,轻蔑的撇了撇嘴,又摆出一个武术架势。就在张顺即将靠近时,身体往左虚晃了一下,张顺见状便往左撞去,与此同时,男人以右脚为圆心,左脚轻轻一蹬,整个人宛如陀螺般旋转一周。而去势不减的张顺再次扑了个空,跌倒在地。

      林凡在半空中看的神色凝重,这人很难对付,不仅是力量体系的,还擅长武术,空有一身力量和防御的张顺,可能只能被动挨打。

      张顺不折不挠的爬了起来,不断喘着粗气,恶狠狠的盯着男人,男人则朝着他抬了抬下巴,示意继续。

      张顺低头握着拳头又开始新一轮的冲锋,只是步履开始有些吃力,看起来是体力快跟不上了。男人眼中轻蔑之色更加浓烈,像这种只懂得蛮冲的傻子见多了,原来当武术教练的时候经常都有仗着身体好,一点技巧都没有的小年轻,都是被耗光了体力后心服口服。

      眼看张顺即将冲到眼前,男人身体微动,摆出了借力打力的架势,只要张顺靠近,他就可以借力打力。

      果不其然,张顺踉踉跄跄的冲到男人眼前,狠狠的撞了过去,男人一摆手,正要借力打力,突然张顺提前一扬手,手中的泥土狠狠往男人的脸上甩去!

      “糟糕!”

      男人感觉异物飞来,下意识一闭眼,立刻就知道要糟!立刻收回手,摆出防御姿势。自己也是力量型异能,对面不论攻击哪里,只要自己守住要害部位,就没关系!

      张顺甩出手中泥土之后,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抬腿对着调整自身摆出防御姿势的男人的脚,狠狠的踩了下去!

      “嗷!!!”

      张顺这一脚下去,可谓是用尽了力气,脚掌踩着男人的脚直接连小腿陷进了地里!男人嗷一下就喊了出来,全身都冒出了冷汗。

      紧接着,张顺一记左勾拳,打在失去防御姿势的男人的右脸上,将男人痛苦的叫喊打的咽回了嗓子里,摆头的惯性将男人带的往左倒下,然而脚被张顺踩在泥土里,身体一动,又磨到被踩的脚,本能的又要痛呼,结果张顺又是一记右勾拳,狠狠砸在男人的左脸上,把他打的眼冒金星,身体也倾斜了回来。

      “啊!!!”

      男人下意识抬手往张顺脖子捣出,然而此时男人遭受了连续打击,根本没有时间凝聚力气,被张顺轻松用右手臂往上一格,高声呐喊,然后就是一记凶狠的上勾拳!

      “嘭!”

      男人一声不吭,头被张顺这一记凶狠的上勾拳击打的往后高高扬起,整个人身体猛然一僵,直挺挺的往后倒去!

      “呸!呼……呼……呼……”

      张顺抽出脚,恶狠狠的呸了一口嘴里的泥土,狠狠的喘着粗气。

      这一套组合拳看的林凡大呼过瘾。

      “可以啊!我还以为你只懂得用蛮力!”

      林凡惊喜的拍了拍张顺的肩膀说道。

      “呼……呼……那是!”

      张顺深深吸了一口气,平稳了一下呼吸:“我可是一直找李振国请教呢,生死搏斗还那么装逼,打死活该!”

      说着,张顺走了过去,把男人拉了出来:“要不要杀了?”

      “你决定,看你打得那么过瘾,我还以为你会舍不得杀了他。”

      林凡讶异的看了张顺一眼。

      “切,这种垃圾在我看来杀越多越好,省的将来被其它替身使者吞并了。”

      张顺喘着粗气,对着男人的脖子一脚踩了下去!

      “喀拉!”

      男人脖子一下子被张顺踩断了,整个人一挺,而后软了下去。

      “呼……李振国说得对,对不熟悉的对手,示敌以弱,出其不意。只要他放松警惕,就是我们的机会!”

      张顺深深吐了口气,对林凡说道。

      “吾友张顺有影帝之资!”

      林凡笑着调侃道。

      “那是,奥斯卡欠我个小金人!”

      张顺不以为意,自豪的拍了拍胸口说道。

      “刚才怎么打起来的?”

      林凡好奇的问道。

      “我刚才进去找刀斧,正在翻找呢,结果他突然从另外一个门冲进来,一言不发的朝我撞过来。”

      张顺踢了踢地上的男人:“我要是普通人,估计当时就没命了。我正好保持着硬化,他一下子把我撞飞了。”

      张顺指了指被他撞破大洞的房子:“那个洞就是把我撞飞了的结果。”

      林凡看着破洞,摇了摇头,如果是自己,估计挂墙上了。

      “要继续还是?继续的话,我去找找刀斧。”

      “不了,先找找心核。”

      林凡说着,在男人的尸体上摸索了起来。他观察了一下,男人的双手茧子比较厚,应该是个练武之人,如果是沾血的部位,大概率在手脚上。

      果然,林凡很快在男人的小腿上找到了异常,拔出匕首挖了出来。自从上次老可的事以后,现在他和张顺出行都会带上一把匕首。

      擦干净血液,林凡把果子收了起来,接着扔出几团火焰,将男人的尸体焚烧掉。

      不过两人很快就受不了那股恶臭,落荒而逃。

      回到基地,两人稍微休整了一下,等到下午两点左右,估摸着已经烧的差不多了,张顺找了个包,装了几把长长的西瓜刀,一把斧头背在被背后,重新出发。

      根据林凡的判断,西兰花实在太粗了,十几米直径,几把西瓜刀不一定够用。

      下楼时,碰到陈玉溪,林凡随口问了一句:“有没有办法搞到电锯?”

      “有,林哥您等一会,我去拿过来!”

      陈玉溪精神一振,只要林凡和张顺吩咐的事,他都很积极去办。

      很快,陈玉溪拿来了一台电锯:“林哥,您看,是这样用。”

      说着,将电锯打开演示了一番,林凡点点头接过电锯:“不错,走了。”

      陈玉溪开心的点头哈腰:“林哥,张哥,您们慢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