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沈阳爱是你我

      好,很好,现在还没离婚就为了保护夏子衿在他面前演起戏来了。

      “你之所以那么想演王驰的那部剧不就是为了他?你那么想和我离婚也是为了他吧,如果我没说错的话你出演第一部戏的时候在剧组就已经和他在一起了吧,只是他知道你有妇之夫的身份吗?”

      姜越直视着祁岚的眼睛,似乎想从里面看出来些许被说中心事后的慌乱来。

      只可惜祁岚眼睛里并没有他想要看到的情绪,有的只是不明所以。

      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笑声中带着几分意味深长的讽刺。

      “我和夏子衿?姜越,我发现人有时候被捧得太高也不好,长时间被追捧就容易自以为是的相信自己所猜测的东西,就像你,现在一定觉得自己猜测得很对,如果我不承认那就是我在狡辩。”

      见男人没有说话,顿了顿她又道:“我劝你,有时候疑心不要太重,疑心太重对自己没什么好处,你看现在,正是因为你的猜忌和不信任才会让你生出这么多的怨气和愤怒,我是想和你离婚,但这是我自己的决定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我有我的原因,至于原因是什么,我没必要和你解释,你也不需要知道。”

      “祁岚。”

      男人突然打断了她的话,那双冰冷彻骨的眸子令人心惊胆寒。

      他似乎在咬着牙,似乎对于祁岚的话有些恼羞成怒。

      “你别忘了自己是谁,更别忘了我是谁,你敢这么跟我说话。”

      闻言,祁岚知道,姜越是真的生气了。

      是啊,他是谁,他是姜氏集团的总裁,是姜家唯一的继承人,是商界的天才和神话,是所有不可能的缔造者。

      可是她呢?

      她不过是姜家的一个养女,姜家夫人和先生善良才收养了她,让她过上衣食无忧的富足生活,让她当了那么多年的公主。

      她怎么配那样和他说话?

      换句话说她怎么敢挑衅他?

      姜越的恼羞成怒让祁岚说出的话更加讽刺了几分:“真是对不起,姜先生,我失了分寸了,竟然忘记自己是谁,我这样的身份能和您说话已经是莫大的荣幸了,怎么还能如此不知好歹。”

      姜越当真是觉得祁岚的这张嘴是刀子做的。

      否则她如何能连续不断的吐出这么多尖刀一般的话?

      这么伤人,这么刺耳。

      不过事实上祁岚也没有说错,他的确是觉得她就是喜欢夏子衿,她之所以不承认也只是在狡辩。

      姜越怒极,奈何他却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

      他拿面前的女人竟然没办法。

      男人干脆一把拉过面前的女人。

      祁岚没想到男人会突然有所动作,一个不妨猛地向前倒了下去。

      姜越稳稳地接住她,随即环住她的腰,猛然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都大大的超出了祁岚的预料。

      看着压在她身上的男人,祁岚不安分地挣扎着。

      她怒瞪着男人:“姜越!你干什么!你放开我!”

      男人俯身看着她,脸色微微地泛着铁青。

      “祁岚,你现在就对我如此厌恶?”

      事实上,祁岚哪里是厌恶他?她只是想躲开他而已。

      上辈子纠缠的已经够多了,人在一个地方摔倒一次就够了,若是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仍旧不能明白那就是她蠢了。

      她没有说话,只是用力地推拒着男人,想要将男人推开。

      奈何男人就像是一道城墙一样,十分坚硬,任凭她怎么推都推不开。

      而姜越面对着一直想推开自己的女人,脑海中不禁浮现出那天她和夏子衿言笑晏晏的模样。

      转而他竟然不知为何联系到那天夜里她如火般的热情。

      男人喉结滚动了一下,眸色越来越深,下一秒他毫不犹豫地吻了上去。

      “唔……”

      姜越躲无可躲,避无可避,结结实实的被落了个吻在唇上。

      她双手双脚不停地挣扎着,想要挣脱男人的束缚。

      姜越感受到身下女人的动作,默默地加深了这个吻,随即箍住祁岚的腰肢。

      男人的双臂就像是铁箍一般,不管她用了多大的力气,那双手臂好像都没有半点松动,反而将祁岚自己累得半死。

      此时,男人已经撬开了她的贝齿开始攻城略地。

      祁岚只觉得自己胸肺之中的氧气越来越淡薄,她呼吸得越来越艰难,好像随时都会彻底沉溺在这次接吻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终于依依不舍地放开了祁岚。

      女人伏在男人的胸前气喘吁吁地喘着粗气。

      她媚眼如丝,那一双漂亮的凤眸之中充斥着迷离和朦胧,白皙的小脸上飞上两抹红霞,看起来又纯又欲。

      姜越忍不住地想再次在女人柔软的唇瓣上落下一吻,只是这一次祁岚早已看出了他的意图,又怎么可能让他再次得手?

      就在姜越再次向她靠近,唇瓣要贴到她的时候,祁岚忽得一偏头,刚刚好躲过了男人的袭击。

      她怒目而视瞪着姜越道:“你越矩了!姜越,我现在想问你一句,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没有掠吻成功,姜越心中有些惋惜,但面上并没有表露出来。

      他抱着祁岚稍稍调整了一下坐姿,在女人一副要吃人的模样下,他懒懒地躺在沙发上。

      “我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倒是你,就什么不情愿?”

      刚才她在他身下费力挣扎的模样他可是尽收眼底。

      她在他的面前如此抗拒,那她对别的男人呢?

      对夏子衿呢?

      姜越忍不住的思绪翻飞,想着一切的可能性。

      祁岚被他气得不怒反笑。

      “难道我该欢喜得不得了的迎合?你拿我当什么?泄欲的工具?姜越,我不是你的玩物,也没有义务履行妻子的职责,我们的婚姻名存实亡,所以你不能要求我如何。”

      说完这句话后,她深深地吸了口气。

      “姜越,我们离婚吧。”

      这不是她第一次对他说这句话,但是这一次她十分笃定和坚决,语气没有半点的怒意,有的只有平静还有认真。

      她不想再耽搁下去了,之前还觉得这件事情什么时候办都可以,反正也只是早晚的事情,但是现在她觉得还是要越快越好。

      这男人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以前对她是熟视无睹的,就算她在他面前扒光了衣服,他也不会看她一眼。

      可现在他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插手她的事,而且……

      这已经是他在两个人都清醒的时候第二次吻她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