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龙猛探

      不知道是不是叶萧的错觉,他刚才在一直开启【三生瞳】的情况之下。

      意外发现女怨灵临走时毫无感情的苍白瞳孔在自己身上停留一瞬。

      尽管还不到一秒钟,但是这怪异的动作还是被【三生瞳】捕捉了个正着。

      被盯上了?有点麻烦了。

      自己可不想与这疯婆子有什么接触,疯疯癫癫见人就砍!

      不过仔细想想刚才这一战,叶萧越想越觉得奇怪,总就得事情的发展有些太快了。

      有一种被人暗中推波助澜的感觉,就好像在暗处有人盯着自己等人的一举一动。

      不去想这古怪的窥视感,算了像女怨灵这疯婆子和她讲什么道理!

      叶萧自嘲的笑一笑。

      接着看向同样一脸不解的胡四海嘿嘿笑道:“四哥,身上的伤严重不!”

      说完暗中用眼神示意胡四海回楼上。

      胡四海心领神会。

      装作满脸疲惫的样子虚弱的对叶萧道;“叶萧小哥,快扶我回楼上休息,不行了刚才腰子有点疼!”

      叶萧:“?”

      你也没摔到腰子,我还没说话呢,这借口可不好啊!

      叶萧小跑到胡四海身边,两人仿佛难兄难弟般,互相搀扶着一瘸一拐的回到了楼上!

      楼下独眼老板就站在原地,与二人一句话没说。

      一只浑浊的眼睛紧紧盯着二人,仿佛生怕二人跑掉一般。

      直到二人走到楼梯死角处,然后面无表情的捂着腹部。

      一瘸一拐的回到了旅店刚进门的柜台处坐了下来。

      并从柜台下面掏出一坨团状肉类,见四下无人便疯狂啃食起来,顿时一张长满皱纹的老脸上层满了生肉上的血渍!

      浑浊的眼睛里写满了疯狂,宛如凶神恶煞一般,啃食生肉。

      随着肉食的下肚,老板腹部原本被破开的血肉逐渐蠕动了起来,伤口也渐渐的愈合上。

      不大一会便像个正常人一样,不耽误行走。

      四肢上被女怨灵骨刺所伤的伤口,逐渐诡异的愈合。

      充满冻疮与脓疱的双手将骨刺一根一根缓缓拔出。

      细密的伤口很快愈合如初。

      叶萧等二人互相假装搀扶着走到二楼转弯处,两人都松了一口气。

      等到暗处的旅店老板看不到二人的时候。

      胡四海双眼微眯悄悄的低声道:“这里的人都不对劲,特别是旅店老板,他身上那股煞气绝不简单。

      还有女鬼又是怎么来的,怎么突然就要杀了老周。”

      叶萧赶紧将手指放在嘴唇上,示意胡四海先别出声,指了指胡四海的房间,示意进去再说!

      “嘎吱”开门后,略显慵懒的王以彤将门打开,待两人进屋后。

      谨慎的出门看了看门外有没有人跟踪,发现没人,这才将门关上并反锁上。

      此时三人才算暂时松了一口气,女怨灵重伤而逃,旅店老板此时也伤势不轻,此时是最好的喘息时间!

      叶萧意味深长的看着二人开口笑道:“二位,说说你们搜索的消息吧,咱们几人将手头的消息整合一下!”

      胡四海面露异色的看了看叶萧诧异的道:“叶萧兄弟真是慧眼如炬,既然这样老哥我就简单说几句!”

      胡四海坐在床上双目盯着漆黑的窗外,不动声色的说出自己的发现。

      先从旅店老板说起吧,独眼老板绝不简单。

      我凭借龙城科技都无法与女怨灵正面抗衡,旅店老板却能和怨灵正面厮杀,这绝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战斗中又好像没有痛觉般,骨子里疯狂真是藏都藏不住。

      胡四海狐疑不觉的略作思考,接着好奇的说道:“但是我不明白这女怨灵是哪来的,动机又是什么?

      直奔老周的房间就杀了过去,看见旅店老板后又仿佛疯了一般不闪不避的想和旅店老板同归于尽。”

      叶萧听到这里赞同的点了点头,这也是他搞不懂的地方。

      接着扭头示意旁边的王以彤嘿嘿笑道:“王小姐刚才出去又发现了什么呢?”

      王以彤眼皮一跳,接着下意识看了胡四海一眼。

      见胡四海没有表示,便缓缓开口道:“刚才趁着你们战斗的间隙,我偷偷去了独眼老板的房间,你们猜我发现了什么!”

      说到这王以彤身子一个激灵,幽幽的道:“独眼老板的房间内部有一个巨大冰箱,里面密密麻麻铺满了大量的冻肉,这肉看起来十分不舒服!”

      “就好像是…”

      叶萧不假思索的抢答道“人肉!”

      王以彤失声道:“对,就是人肉!”说完一张俏脸写满了震惊,双手捂嘴不让自己出声。

      仿佛某种恐怖的念头被一语道破一般。

      叶萧将怀中藏着的那一沓旧报纸扔在床面,正色道:“你们看看这个。”

      胡四海和王以彤拿起旧报纸仔细翻阅起来,过了一会儿,二人惊讶的双目滚圆。

      “呸,畜生,我这就去宰了他!”胡四海咬牙切齿道!

      叶萧一把抓住胡四海,皱眉道:“四哥稍安勿躁,这件事应该没这么简单!”

      “这不已经很明显了吗,旅店老板几十年来四处偷抢儿童,坑杀上门驻店的幼年旅客,堤江里的女朋友不就是这么死的吗!”

      胡四海破口大骂。

      “那女鬼呢,女鬼又怎么解释!”

      “这…”胡四海支支吾吾回答不上来。

      “不管怎么说这个旅店老板应该不是什么好人,但是这里边还有疑点。

      我建议大家今晚先好好休息,等明天天亮在小心行事,四哥觉得呢!”

      叶萧从容的对着胡四海说道。

      “兄弟,是我冲动了”胡四海对着叶萧抱了抱拳,接着眉头紧皱得坐在床上不知在想些什么。

      王以彤此时忽然想起隔壁还有一个小胆罗浩,便出声提醒叶萧与胡四海二人是否将罗浩接过来,几人一起商议。

      “就那种见死不救的东西,不揍他一顿就算好的,叶小兄弟觉得呢?”胡四海征询似的看向叶萧。

      你才是小兄弟,你全家都是小兄弟。

      咳咳一声,叶萧很大度的微微一笑;“四哥不必在意,毕竟罗浩还小,我不和他一般见识!”

      不过在内心骂了罗浩一百八十遍。

      自己这么大度的人怎么可能会记仇呢,顶多会没人的时候偷偷揍他一顿而已!

      几人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门,走向叶萧本来的房间,敲了敲门,半天没人应。

      透过门缝,几人看见罗浩在床上躲在角落用被子将自己蒙了起来,谁敲门也不理会!

      这可把几人气了个半死,好心过来叫你大家呆在一起,也算有个照应。

      谁知他根本不领情,将几人关在了门外。

      几人碰了一鼻子灰,只好悻悻的回到胡四海的房间,重新锁好门!

      “这小子,好心当成驴肝肺”胡四海顿时愤懑不已。

      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几人决定轮流守夜,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尽量保持好充足的睡眠,来应对接下来的任务!

      叶萧表示自己还不困,让二人先睡自己先守会夜!

      说完背对着二人坐在床边,趁着二人不注意摸了摸怀中的旅店老板的旧照片,默然不语。

      脑海中却捋不清思绪思绪,按照现在掌握的情况来看,实在太乱了,处处都充满了矛盾!

      旅店老板的藏尸罪证太明显不过,女怨灵忽然出现毫无目的的一阵乱杀,自己在阁楼处发现的几处再明显不过的证据。

      这一切像是被设计好的,叶萧习惯性的摸了摸下巴。

      却怎么也理不出头绪,种种迹象表明旅店老板嫌疑很大,然而证据就好像故意指向了旅店老板。

      而且自己的队友也不简单,刚认识时还以为胡四海只是一名无所事事的龙城混子。

      结果接触之下却发现粗狂的外表下却隐藏了细腻的观察力!

      王以彤就更不用说了,见到外面那么激烈的战斗还敢偷偷出去搜寻证据。

      这根本就不是一般人具有的胆量。

      和我斗,呵呵了,这对狗男女,叶萧在心中暗骂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