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先锋影音岛国AV资源

      夜晚格外的宁静,回到了学校寝室,和出租屋内沈虹的同学,都久久不能平静,躺在床上心绪乱飞,刚刚经历的事,又再次涌上心头。

      这个社会给了他们,这些刚刚出校,还有在校的同学,上了一次生动又刻骨铭心的教育课,人要懂得敬畏,要知道趋利避害。如果当时大家报了警,也许会更加生动,和刻骨铭心,对这个社会的认识也会更加的深刻。

      几个男生摸着面颊,疼痛与屈辱又再次的浮现。

      当时在场每一个沈虹的同学,都对沈虹这个,及时出现的老公感到好奇,那个男子与今天的动手的小头目,两个人应该认识,双方对话的内容,听起来好像并不愉快,以前应该是两个人有矛盾冲突,那人看样子好像是对沈虹的老公有些忌惮,不愿太过得罪。

      沈虹的老公人还是挺好,帮了大伙,又想办法安慰大家,这么年轻,说话,神态,表情,自信又老练,人家怎么会这样成熟呢。

      金碧辉煌夜总会里,众小弟和蔡波兄弟在一起喝酒,瘦脸男子端着酒杯,满脸的疑惑,波哥今天就这么放了那帮人走了!真是便宜他们了,还有那个后来的小子,是什么来路,看着跟波哥你以前关系应该不好,波哥当时只要你一个眼色,兄弟们今儿就让他横着出去。

      蔡波斜眼看了这瘦脸男子,洋洋得意,你懂个屁,那是什么人,那他妈的就不是人,还今个兄弟们扑上去,让他横着出去!扑上去都得去扑街。

      蔡波脑海里,莫名其妙的出现了,南高乡里那一幕,头号大将,南高浩南,被人像捏吧橡皮泥一样,捏扁戳圆,众兄弟扑上去,连跟毛都没碰到人家,眨眼功夫就都他妈的都扑街了。

      蔡涛看了瘦脸男一眼,大哥打断你插话,就是为了救你,你别不知好歹,那小子要是真找你聊聊,那你就惨去了,那他妈的打人,又阴损又疼痛,明明一下子能要了你命,偏偏就一下一下的,往疼里打你。

      咱们这些人加一块,不够他一个人打的。蔡涛看了看周围一圈小弟,嘴里还念念有词的,一个二个五个,八个,咱们这些弟兄摞一块,应该够那小子打个一分钟的。

      啊,众人大惊,这么牛X,那家伙以前是干什么的。那不比权哥厉害多了,听说权哥以前就是在挺牛X的部队出来的,四五个人不能近身,那也不敢说一分钟,把四五个人打倒。

      蔡波点点头,当初我们两个也是大战了二十多回合,发现打不过他,也就撤了,他也没有穷追不舍,后来才知道那小子居然如此威猛,不过估计着当时跟我动手,他也是没太认真,使用全力,不然当时肯定就撂那了。蔡波深深的陷入了,战火纷飞的场景回忆里面。

      众人看到波哥此时的表情,唏嘘不以,波哥也不是一般人啊,居然交锋三十余回合,不分胜负,全身而退。手下小弟非常机灵,给大哥主动加戏了。

      要不今儿,能让他们这么走了吗,就是不想和这样的人,结成死仇,犯不上!他也不是咱们这些出来混的人。

      对波哥说的对,敬波哥!叮,酒杯相碰。

      波哥那小子对您,也是很尊敬啊,没看临走时,又多扔出了一千块,让大哥安排咱们弟兄喝酒,这是英雄惜英雄啊。大哥我敬你一杯,叮,酒杯相碰。

      新世纪花园的卧室里,格外安静,两个男女相拥而卧,沉沉的睡去,床上的大被,掉落在床尾的一角,床上凌乱,月光透过纱帘,隐隐的照在身材完美的两人,二人身上,隐隐的泛着光泽。

      云岭市的张晴,此时刚刚从梦里醒来,面色红润,身上潮湿,想了想刚才做的旋霓春梦,与钟奇的那一次春风一度,又再次的涌上心头。

      怎么了,伍小峰轻轻的拍了拍张晴。刚才你做梦了吧,撞了我好几次。一边说,一边把张晴揽入怀中,轻轻的安抚。

      啊!没事,就是梦到在健身房里面健身,反复作着,下蹲抬起的动作,没完没了的,累的不行,张晴内心有些羞愧,又钻入了伍小峰的怀里。伍小峰看着怀里的老婆,嘿嘿直笑,反正咱们也醒了,这天还没亮,别浪费了这大好时间……

      这一年来,张晴的生意转入正轨,越做越好,心情也好了起来,回家也不在看伍小峰各种不顺眼,两人感情又恢复如初,伍小峰也成功的淘汰掉,岳父的桑塔纳,换上了扶桑的雅阁。夫妻生活上,也有了数量和质量上的保证。

      清晨的阳光,早早的就就透过窗纱,照进了卧室,厨房里炒勺与铁锅的碰撞声,叮叮当当,一会又传来菜入锅内,与热油的噼啪声音,武阳的清晨,沈虹穿着家居服,在厨房里忙碌。

      钟奇躺在床上,心神沉入到空间里,一颗颗一尺半长,竹节一样的植物,在空间里茁壮成长,植物的两侧长了不算繁多的白色喇叭形状的小花,这个特别的植物,就是钟奇带着沈虹,去西湖旅游时,遇到的,很有特点。

      要是没有黄色莲子的滋养,这些植物的种子,就处于濒死状态,种在田间地头,只会腐烂。经过了黄色莲子的孕养滋润,才会恢复生机,无论是在空间里,还是在外面的田间都会生长。

      这种植物不喜欢潮湿的环境,其实很适合,茶马县城地区的天气环境,少雨多旱,对肥料上比较喜欢农家的粪肥。也是春种秋收的正常作息。

      老公快起床吃饭了,沈虹把钟奇从思绪里喊出。

      钟奇起床洗漱后,坐在饭桌旁边,虔诚的吃了一勺紫色的蜂蜜,然后看着满桌丰盛的早餐,满意的点点头。

      老婆早上不用弄这么多菜,你还得起大早,这样会很辛苦。

      不辛苦,老公你才辛苦,白天忙着动脑,夜里又忙着耕种,得给你好好补补,别把咱家的顶梁柱累垮了。电视里专家都说了,早上要吃好,晚上要少吃才健康。

      让你跟着一块受累了老婆,钟奇得意洋洋的看着沈虹。

      沈虹白了钟奇一眼,还好,还好,对我来说早就适应了。这蜂蜜真是好东西,咱家还有吗,过几天回去给咱爸妈,在带去两罐,他们现在喝这个,身体养的特别好,咱妈的头疼,现在都没怎么在犯了。

      钟奇夹起一块白色的鱼肉,放入口中,慢慢咀嚼,嗯,这鱼很入味啊。蜂蜜准备好了,准备了六罐呢,还有那两条德牧的份呢。

      老太太前几天打电话说,那两条狗又长大的,按说这都一岁多,都成年了,这没事还偷着长一涨。

      现在两个狗只要一叫,村里别的狗马上安静,都不敢跟着叫板。这是要成村里的狗霸兄弟。

      净瞎说,咱家那两个小乖才没那么霸道呢,上次回家,还围着我转圈玩呢,一点都没乱叫,让干嘛干嘛,可听话了,沈虹说道。

      老公你尝尝我做的这个小排骨,看看跟平时有什么区别,夹了一块排骨放入钟奇的碗内。

      嗯不错,跟你平时做的不一样啊,入口很嫩,汁水香浓,你这是怎么做的?

      我这是跟张姐学的,以前都是炒完在下锅炖,这回我是放锅里小火蒸的,蒸了快一个小时呢!沈虹洋洋得意的看着钟奇。

      绝对是这个,钟奇竖了一个大拇指。

      两个人说说笑笑的吃了快四十分钟,才结束了一天的早餐。

      钟奇等沈虹梳妆打扮后,两人下楼驾车去往了,燕燕的大学。

      今天的天空晴朗阳光明媚,路上的车很多,不过并不拥挤,车速很快。

      老公感觉现在这武阳大街的车好像越来越多了。

      这才哪到哪啊,在过几年你在看看,以后这车会越来越多,满大街都是,说让你学个车票你也不学,有了车票,自己开车到哪里去都非常方便。

      我不喜欢开车,就喜欢坐你开的车,沈虹盘腿靠在副驾驶,拿着小镜子,仔细的检查脸上的妆容。

      不喜欢也得学,过几天咱们回云岭,你和你嫂子一块去学,两个人去学车还不孤单。

      我大哥要买车了吗,这么快,我大哥买了也不能开,这腿脚,也只能嫂子去开了。

      在过一年,就把你小侄子从老家带到云岭,不能总让老人帮着带了,到时候,孩子年龄能够上幼儿园,就送到幼儿园里,长期和孩子分开,不利于孩子的成长和教育。你大嫂有了车,也好接送孩子上下学。

      老公你送大哥的那家店面,生意怎么样了?我还担心他们两口子,别给搞砸了。

      你也太看不起,你自己的亲大哥了,他又不笨,只是以前不懂,这一年半多,早就出徒了,这个小买卖,你大哥现在自己,能够处理得来,这生意跟咱们经营时一样,咱们家做的活动宣传,顺带着把你大哥那一块都带上了,还都是一个牌子,老百姓也分不出哪个是直营的,哪个是加盟的,各项政策全都是一样的。

      你大哥这干一年,赚个一百多万没问题,不过这个生意也不是长久的,你回去告诉你大哥大嫂,不要赚了钱就乱花,还是要投资一些固定资产保值增值,你大哥那个门面,让他可以想办法联系房东买下来,要是不够,差多少我可以先借他,以后哪怕是这门生意做不下去了,每年靠出租,也能有个生活的保障。

      钟奇在半年前,就把云岭一处,业绩不好的店面,送给了沈虹的大哥。虽然比起钟奇那些大型的旗舰店面,和一些效益非常好的店面,差距巨大,但是在这零三年,就能达到年收入,纯利润百万元,足以震惊沈虹的大哥大嫂。

      每天店里,仅仅销售三十余台手机,就达到了五千多元的毛利,去掉各项费用,生活开销,每年也能收入一百三四十万,放在一年多前,两口子都不敢想象这笔天文数字。

      咱们在南高乡,除了妹夫,也算是第二富豪了吧,沈虹的大哥洋洋得意的说着。

      差不多,不过也不一定,那个柳河村出去的王大河,好像在云岭坐工程好几年了,应该比咱们有钱,不过跟妹夫没法比。大嫂说道。

      拿他跟咱妹夫比,那也太瞧得起他了,他算哪条臭虫,钟奇他们两口子一根腿毛都比王大河腰粗。

      突然而来的巨大财富,让两口子的心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切来的措不及防,没有准备。大哥大嫂被这财富也冲击的头脑发胀,生活上,开始全面的向城里看齐,张扬起来。

      沈青受到电视里的启发,换上了一身大风衣,梳了个大背头,打上发胶,弄得头发油光崭亮,穿着一双黑亮的牛皮鞋,嫣然一副云港的小马哥。大嫂也满头黄色的波浪卷,耳环,项链,金戒指,金手镯,两口子吃饭必须去大饭店,小饭馆已然不配他们的身份。

      这半年来,好不逍遥,只是被沈虹见面训斥了几回,才逐渐收敛。

      大哥大嫂这才一年多,就变化好大,感觉大哥有时说话都不着四六,看到他俩我就生气,忍不住就想说他们,沈虹嘟着嘴。

      嗨,这有什么还生气的,这社会在发展,生活也变好了,都会有变化,我们每个人都在变化。你大哥大嫂,这是突然有钱了,还没彻底适应,等在过一两年,就好了,人总得经历,三穷三富才会成长成熟。

      那老公你就没有变化!

      嗨,我怎么可能没有变化呢,就说这一年,你得身体越来越好了,我不也耕田的时间在跟着与时俱进,逐渐延长吗!

      讨厌你!一天满脑子全都是那点事,沈虹笑着拍了一下钟奇。哎我这肚子怎么还平平的呢,沈虹轻抚着小腹。

      你才二十三岁啊老婆,着什么急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