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柚直播app官网安卓下载

      看完西因士被剑刺再到他的钥匙能力载体袭击了教徒把教徒接二连三的生吞活嚼。

      此时的妲斯琪已经对特定的画面产生了麻木,她这一整天看了太多对她产生严重刺激的视频,这导致最后她变得感官迟钝。

      看完西因士吃人妲斯琪并没有受到惊吓,相反她感受到了心中罪恶的狂欢。

      比起看到孩童被杀死,妲斯琪在情理上更容易接收教徒被生吞活剥。

      那些猪狗不如的畜生被吃并不是什么让人感到惋惜的事情。

      最后妲斯琪在电脑黑屏后看着天花板那亮得不行的灯饰。

      就在这时她听见了鸟叫,无边黑夜结束了第二天的清晨来到了。

      妲斯琪想去把窗帘打开迎接新一天的日光,她站起来准备拉窗帘,只是那一刻她脚软。

      妲斯琪刚站起来她的脚一酸,她又立刻坐回椅子上。

      她尝试了几次站起来都失败了,就在妲斯琪以为自己一连几天都会因为观看417案件海量暴行而失眠时,她意识快速模糊。

      她不是睡了,她是在巨大的精神刺激下在椅子上开始起了漫长的精神漫游。

      随着妲斯琪倒在椅子上陷入漫长的待机,新的一天才刚刚开始。

      在精神恍惚的时候,妲斯琪知道自己醒着但是她全身僵硬除了眼球可以正常转动外就连面部都陷入偏瘫。

      这种现象她从来没有试过,妲斯琪看着天花板尝试联系自己的四肢遂失败。

      她睡不着但是又动不了,她醒着却什么也不能干。

      就在她完全静止的时候她的大脑格外的活跃,她眼前自己刚才看到的视频就像幻灯片一样不同残忍的情景在她眼前快速略过不断切换。

      妲斯琪感到心口发闷,这些画面让她感到喘不过气。

      就在妲斯琪的精神被困在躯体里无法逃离时她的猫开始挠门。

      现在是它们的早餐时间,一个晚上没有回卧室休息的妲斯琪已经让敏感的猫咪感受到不对劲。

      它们最害怕的事情莫过于是妈妈离家。

      妲斯琪将它们寄养了将近三个月,在这三个月的时间她的猫怕惨了她再次离家。

      它们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妈妈回家。

      它们挠门抓地板缝最后甚至跳起来去碰门把手,听着自己的猫在房门外发出声音试图得到回应。

      *“真猪…”

      妲斯琪开始发出微弱的声音。

      *“真猪!妈妈在这里!”

      妲斯琪此刻庆幸自己不需要靠声带震动发声,她不需要张嘴动舌头就能发出电子音。

      听见妲斯琪熟悉的机械音的呼唤,门外本来有些惊慌的猫开始变得安定,它们用更急促的挠门声回应她。

      *“坏东西!不能挠门!”

      妲斯琪听着自己的猫开始挠门,她的脸像是抽筋一样用力的挤动。

      屑特

      面部偏瘫应该不是一个大问题吧?

      屑特

      她的门又要被抓花了。

      随着自己房间的门把手一声清脆的弹锁声,妲斯琪的猫自己把房门弄开了。

      看着自己养的小毛球一股脑的冲了进这个乌烟瘴气的房间,妲斯琪感觉自己的僵硬的面部开始解封。

      她可能只是昨天受到了太多惊吓导致面部神经错乱。

      妲斯琪努努嘴嘟嘟腮帮子确定自己的脸回恢复自主控制后。

      猫在蹭她的脚,妲斯琪感受到毛球们用它们粗糙的舌头舔她的出血后结痂的手背,妲斯琪的手指渐渐解冻。

      *“真猪你的宝宝呢……”

      妲斯琪摸黑成一团的真猪下巴,真猪的崽已经一个半月大了,小猫崽眼看着快断奶了可以送人了。

      随着妲斯琪抚摸自己的猫,她感觉自己的肌肉还时不时抽搐。

      真是邪门,自从夜晚看了那玩意后妲斯琪感觉自己浑身不对劲。

      在猫咪的亲昵舔舐下,妲斯琪脖子一下的身子渐渐可以抬动,在解冻后妲斯琪僵硬的站起来。

      猫群看到她回来了它们雀跃无比兴奋异常,它们发出激动的叫声追着她。

      就在妲斯琪给猫分饭的时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看着桌子上充电的手机,妲斯琪把猫饭全部刮干净看着自己的猫吃饭。

      这个电话妲斯琪暂时不敢接。

      这是西因士的电话,妲斯琪自从目睹了人间地狱后她感觉自己好像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对方。

      妲斯琪修正了自己对西因士的认知。

      苛求西因士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何止可以用天方夜谭这个词来形容。

      这简直就是强人所难,妲斯琪无法想象经历这么大的童年刺激,西因士还能适应社会坚强的活着。

      可能世界上最坚强的人就是西因士了。

      他不是精神有问题的高度自我为中心的纨绔子弟,他是一个自知自己不会对社会有益但尽力不对社会有害的人。

      这么多天里她到底在用何等的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妲斯琪尽量忽略西因士孜孜不倦打来的电话,她去看真猪下的崽她去帮自己的猫梳毛。

      她在逃避,417案件对她的影响太大,妲斯琪少有的也出现了手不知道往哪放的情况。

      即使妲斯琪尽力充耳不闻但是西因士似乎比她更加执着更加坚持。

      西因士不是连番轰炸,他每个电话大概隔半个小时。

      这种持续有耐心的举动让妲斯琪怀疑他找自己是真的有要紧事。

      最后妲斯琪只能拿着这块烫手山芋去了阳台。

      一开始巴赛勒斯提起妲斯琪还不相信,现在结合情况看来西因士的有事某刻的怪异举动现在妲斯琪表示理解。

      其实在417案件后妲斯琪发自内心对西因士的过往感到抱歉。

      但是她也知道这种同情只能藏于心但不能表露出来。

      敏感如西因士可以快速的感觉到身边的人对他态度的转变,他并不需要别人的怜悯。

      *“喂,是我,怎么了?”

      所以妲斯琪还会用回一如既往凶巴巴的语气来接电话。

      “考生派系报道你怎么没有到场?”

      *“什么东西?”

      “考生在小联盟后根据自身填报志愿还有派系及直属企业录取情况分别在固定时间去录用单位报道。”

      妲斯琪听到这里便觉得不对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