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移动话费查询

      随着秒针坚持不懈,终于走到了12的位置。

      十一点,公交车确确实实是停站不来了。

      大东对林州的存在置若罔闻,眼睛一动不动盯着梁溪。

      若说这男的是清洁者里头的一员,那这女的不走是不是说明她和这男的是一伙的?

      大东忽然发现自己很白痴,刚刚的行为像是小丑戴面具搞笑的不得了。

      梁溪原先是要走的,但她想看看大东要搞什么,于是就没动。

      林州跟着梁溪,梁溪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大东是为了盯梁溪。

      这是一个闭环,类似于大鱼吃小鱼的闭环。

      最后还是林州率先打破了沉默:“既然公交车也不来,我们在这等是不是有点傻?”

      大东也忍不住了:“你们接到的任务是什么?”

      他是本地人,总不能让两个外地人抢了生意。

      虽然吧,有些生意不能算得上是生意,但他也要捍卫自己家园!

      心里想的义正言辞,说出来却委屈巴巴:“不能说吗?我可是万事通大东欸。”

      万事通?那就是什么都知道咯。

      梁溪眼睛一转,顿时有了个主意:“你有什么关于公交车的信息?”

      “啧,我就知道!”大东一副本该如此的样子看着梁溪。

      他就知道她们是一伙的!

      “七五折。”

      “你要跟我买消息?”

      “是。”有钱能使鬼推磨,梁溪就不信这个口口声声要打七五折的人对钱不感兴趣。

      果然,提到钱大东跟吃了风油精一样变得精神抖擞:“按照本地价格,一个消息五十元,七五折的话就是……三十七块五,三十八不好听,就收你四十吧!”

      林州瞪大眼睛,“四十?”

      四十块钱都能吃多少天了?

      他瞪着眼睛,有要和大东争论一番的气势。

      梁溪冲他摇了摇头,示意别冲动:“四十的话就卖我两个消息,没用不给钱,我问你答。”

      这不是商谈而是条件。

      梁溪不做亏本生意,就算亏也不能是她亏。

      还是个厉害的角色。大东点头,有钱不赚王八蛋:“行,你问吧。”

      “公交车是什么时候开始停站的?”

      “上个月十三号,好像是初四吧。”大东不是很肯定,在他的印象里,公交车停站有一段时间了,但他之前没有很在意,时间也就记得模模糊糊。

      梁溪若有所思:“时间不确定我不算进问题里的啊,你可得想清楚再回答。”

      “欸,你这可就不讲道理了啊!”大东音量拔高,不服气,仔细想了想又压低声音,“那你再问两个吧!”

      给钱的人是老板,不能生气,不能生气!

      大东紧紧捏着拳,脸上保持着笑容。

      梁溪笑了,他对钱很执着,幸好自己不穷:“你都查到了什么线索?”

      “你这过分了啊。先是问我时间,时间也就还好。线索可是我耗费极大地人力物力才查的到的,你这不就是空手套白狼,坐着吃馅饼吗?你这钱我不赚了!”

      大东也不是傻的,他确实很想要这四十块钱,但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

      那些线索他耗费了一个多月才查到一点尾巴,怎么可能让他们轻而易举的得到!

      梁溪眉头微动,低着头让人看不清楚她的表情。大东查到了线索,那这线索是关于什么的?

      看来这不仅仅是公交车线路调查的小任务,她有一种强烈的预感,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会很有趣。起码比她刚开始知道这个任务的时候要有意思的多。

      大东以为他说不干后梁溪会强迫他说出线索,没想到她却低着头一言不发,像是在谋划什么,搞得他怪不舒服的。

      “喂,你不说句话表示表示?”

      冷不丁被推了一下,好在林州反应快扶住,要不然她就要撞到公交亭的框上。

      梁溪皱着眉很不开心了:“说什么?你不说我强人所难干嘛?”

      林州附和:“就是,难为你有用吗?梁溪我们走吧,线索而已,我们想找到线索还不是简单!”

      梁溪笑了,有史以来第一次同意林州的话,输人不输阵:“就是,不就是线索吗,认真找总归是会找到的。”

      听到他们这么说大东竟然觉得还挺有道理的。

      他本天资愚钝,不善思考,若不是有人领他入门靠着些许本领挣口饭吃,现在的他指不定蹲在那个地方做着只有一点工资的活儿呢。

      大东改了主意:“这样吧,我这线索也不好找,一百块钱一条线索,要不要?”

      “一百?就调查调查就能知道的事情用的了一百?”林州瘪嘴笑了笑,痞气十足,“五十一条,爱卖不卖。”

      “五十就五十!”大东连忙答应,生怕嘴慢后他们改了主意,“先给钱。”

      他伸出手,手指勾了勾后眼睛来回看着林州和梁溪。

      梁溪无所谓,线索才是重要的,“说吧。”

      从口袋掏出一百块,梁溪并没急着给他,“三条线索。”

      啧,幸亏他还留有一手。

      大东笑了,一把抢过梁溪手里的一百块钱,“线索一,公交车虽然停站,但每天十一点五十多分临近十二点的时候,会有公交车出现。”

      “这个点还有公交车?既然公交车出现,那不就相当于没停站?这和你之前说的不一样啊。”林州思维缜密,不过几秒就听出大东话里的不对劲。

      大东现在说的和之前说的根本就经不起推敲,一丝索就暴露除了毛病。

      大东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公交车不只有一辆,而且公交车也不一定是公交车。”

      什么意思啊?公交校车不一定是公交车?那是什么车?哔哔车?

      林州想要继续问,梁溪却冲他摇了摇头。

      梁溪:“线索二?”

      “线索二,不止洲岸市发生过搭乘公交车的人消失的事情。”

      “继续。”

      “线索三,清洁者……”大东顿了一下,这个线索和这两个人所在的组织有关,他说出去的话会不会被清洁者敌对?

      梁溪:“清洁者什么?”

      话说到一半就不说了,难免让人记挂下面的内容。

      林州和梁溪等着下文,大东却换了一句话,“线索三,海东方第二站的线路图和其他公交站点线路图不一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