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大道高清在线观看

      莫然看完内容,显得有些沉默,想起之前曾和沈飞玩过的一款3D模拟游戏(神之领域)。

      那时候,沈飞希望莫然通过游戏交到更多的朋友,狠心攒了两个月的饭钱,买了两个头盔,两人一起玩过一段时间。

      两人一边打发时间一边卖些游戏里的材料和金币,很快就是赚回了头盔钱,后来莫然的工作越来越来忙,两人便是放弃了。

      所以,现在他的第一反应还是放弃,看见莫然将头盔重新装回了塑料袋,沈飞一把抓住莫然的手,明知故问道,

      “你干什么。”

      “我没那闲功夫,你应该明白。”推开沈飞的手臂,莫然将头盔放进纸箱里。

      “莫然,你为什么不给你自己试一下的机会?想当初我们一天只能玩两小时,你一月也能养活你和小毅,现在全职也不错,”见到莫然没有做声,沈飞握住莫然的胳膊,

      莫然抬起头,直视着沈飞的目光,平静的说道,

      “这不可能。”

      “为什么,”沈飞再次逼问道。

      “之前是小毅需要的生活费并不多。现在一个月5000多,我如果不工作,我拿什么养活他!”莫然有些无力。

      一线城市的消费能力,莫然可是领教过,当初跟弟弟简单的一餐饭,结账时那一千多的金额带给他无比巨大的压力。

      莫然知道莫毅一直很懂事,花钱甚至比他还节俭,比他还抠,他更明白,就算自己每个月的工资几乎全给了莫毅,莫毅也不会比自己吃的好,穿的暖。

      现在要他放弃工作,通过未知的一款游戏来养活自己和弟弟,那未免也太不靠谱了。

      沈飞捕捉到莫然那一闪而逝的失落,他明白莫然的担心,

      “你难道忘记我们公会的会长,当时的顶尖职业选手对你的评价吗?操作尚可,天赋极佳!”

      莫然摇摇头,声音有些低沉,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的我,也赶不上那时候了。”

      “你平时的那股狠劲儿哪去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对你自己多残忍?”沈飞的声音变得甚至有些尖锐。

      莫然有些不以为然,反问道,

      “我对自己不狠,我能活到现在?”

      沈飞气的大吼一声,

      “莫然,你个懦夫!”

      “你再说一遍?”

      迎着莫然那吃人的目光,沈飞一字一句,

      “你,就是,个,懦,夫!”

      “懦!夫!”

      “呵呵,沈飞,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这头盔,没你的份儿!”

      莫然转过身去,

      “你走吧,我这不欢迎你!”

      看着莫然的背影,沈飞眼眶有些湿润,他知道自己今天的话有些过分,可惜就算如此,他也无法唤醒那个玩游戏时,既专注又开心的莫然。

      沈飞苦笑着冷哼一声,仿佛是自嘲一般,红着眼说道,

      “对,我是个穷人,一个价值好几万万的头盔,老子当然稀罕!”

      两人说话都有点过分,莫然此刻真的生气了,换做别人这样对他,他根本不会生气。

      可沈飞不同,认识四年来,两人要好程度已经达到几乎可以同穿一条裤子了。

      所以从沈飞嘴里出来的话,很刺耳,却能直达他的内心。

      沈飞看着莫然那不太平稳的背影,知道想要莫然改变想法,不是自己几句话就能改变的,看了一眼纸箱,转身便是离开。

      莫然站立了很久很久,直到地上的第三根烟头熄灭,才是回过身将两个纸箱封好,塞到了床底下。

      晚上电话响起,本来莫然并没有搭理,可是看到那熟悉的号码,莫然还是有些惊喜的接了,

      “喂?”

      “哥。”

      是莫毅。

      “你不是半个月才能打一次电话的吗?怎么了?是不是生活费”

      “不是的,哥,我想了很久,”

      “现在的我也不小了,你也不能总为我操心这,操心那的,你也该为你自己而活。”

      “莫毅,到底怎么了?有什么事,你跟我说,咱俩一起抗,好吗!”

      莫然有些着急了,他能感觉到,莫毅的语气带着一丝丝不善,明显是冲自己来的。

      只是那个从小就把自己当榜样,一直顺从的弟弟,今天为何突然变得这样。

      “我长大了,哥,我现在能够拿到奖学金了,我能养活自己了,你也多照顾好你自己。”

      莫毅的语气没有往日的亲善,也没有了平日里对自己的那份尊敬,更像一个孩子对父亲的示威。

      嘟嘟的忙音拉回了莫然,他还没有来得及替莫毅高兴,华夏最高学府的奖学金可不是那么好拿的,这代表了华夏对于莫毅的重视!

      快二十年了,莫毅,当初你说的话,果然还是做到了。

      时间飞逝,亲戚接济的第一个年头。

      一天吃完饭,亲戚都是离家打牌去了。

      莫然则是站在椅子上,吃力的清洗着碗盘,从那时起,他就明白一个道理,要想在这个所谓的家长久待下去,必须得做他能所做的一切。

      莫毅的力气小,根本帮不上忙,总是会陪着哥哥聊天。

      当时莫然就被问到,将来,想做什么。

      五岁的莫然很自信的告诉莫毅,考进华夏最厉害的经济学院,赚很多很多的钱!

      只是,莫然离这个目标似乎渐行渐远,直到莫毅收到通知书时,莫然才知道莫毅报考了他最想完成的学业。

      谈及此事,莫毅更是语出惊人,声称自己要拿到学院的最高荣誉,奖学金来养活自己。

      成年的莫然自然没有小时候的天真,两万顶尖人才里的前一百名才能获此殊荣,关键这两万人还个个都是万里挑一的人才!

      看来自己的弟弟是真的做到了,也长大了。

      长期压在莫然心头的石头终于是没了,弟弟替自己完成了心愿,而现在的弟弟也不需要自己再苦苦支撑,归国家养了。

      心里极其失落的莫然没有一丝喜悦感,烟雾缭绕中,将空烟盒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克制了自己想要买烟的冲动,缓缓的躺到了床上。

      “滴,”

      随手翻开信息,

      莫然,你,在干嘛呢,/笑脸。

      是颜雨发来的消息。

      莫然换了个姿势躺好,飞快的回道,

      没干什么。

      很快莫然就后悔了,这他么不是典型的钢铁直男吗?

      考虑再三,莫然又发送了一条,

      吃饭了吗?

      好一会儿,消息才回复,

      吃了,今天你过的是不是不开心?/害怕

      看着这条短信,莫然有些愣了,她怎么知道今天自己过的不开心?

      想了半天,莫然终于还是回到,

      看来今天的事都是你一手安排的?

      回复很快就到,

      /冷汗/冷汗!

      突然,电话铃声响起,一看号码,莫然毫不犹豫接起,

      “喂?莫然,今天的事你千万别生气。”颜雨那温柔悦耳的声音响起。

      莫然心里的火气瞬间消失了大半,

      “没有,我只是感觉自己突然。。”

      “你应该知道,你对莫毅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颜雨安慰道。

      “我没有生他气啊,反而我更希望他有男子气概,他这样说,我很高兴。”

      “真的?”

      “嗯!”

      莫然肯定的点点头。

      “那你干嘛说话有气无力的,你真应该替他多高兴高兴。”

      颜雨窃喜,看来莫然真的没有生气,自己有点白担心。

      “兄弟之间,哪有那么多矫情,只是心头重担卸下,我一时间有些迷茫罢了。”

      莫然倒是直接袒露自己的心声。

      “做你想做的事啊,你要知道,我有好多好多想做的事,可惜我的身体,”

      说到这里,颜雨的声音变得有些低。

      沉默了一会儿,莫然开口道,

      “那你说说,现在的我最应该干嘛。”

      “当然是跟沈飞道歉咯,”

      “为什么?”

      “他可是目前为止你唯一的朋友,也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得之你幸,失之你命喔。”

      “那可真是太可惜了,他是个男的。”莫然有些遗憾。

      颜雨则是哈哈笑个不停。

      突然,颜雨的笑声戛然而止,有些慌乱道,

      “莫然,我还有点事,先挂了哦。”

      “你没事吧?”

      莫然有些担心道。

      “没,没事,”颜雨笑着说道。

      “那好吧,记得早点休息。晚安。”

      “嗯,晚安。”

      挂了电话,莫然也是长舒一口气,找出沈飞的电话,拨了过去。

      H市市中心的一处私人别墅里,一位中年男子满脸笑意的看着眼前的女孩挂了电话,这女孩,正是颜雨。

      男子轻轻扶着颜雨躺下,极其温柔的说道,

      “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以后我不想看见你跟他有任何瓜葛。”

      颜雨盯着男子,

      “如果我做不到呢?!”

      中年男子站了起来,笑了笑,认真说道,

      “这个世界每天都会死人,说不定他哪天就死了呢!”

      颜雨顿时眼泪夺眶而出,她指着男子,哭泣道,

      “颜雷!我可是你亲生女儿,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你有做女儿的样子和觉悟吗!”

      男子语气变得凌厉起来,声音也冰冷无情,

      “我每年花费数百亿留着你的命,不是让你用来和一个连狗都不如的谈恋爱,”

      男子面目扭曲,狰狞道,

      “你生是林家的人,死是林家的鬼!”

      “爸爸!”

      颜雨此刻有些不认识自己的爸爸了,她只能低声下气,所有的一切都化作这两个字,其中夹杂着她的一切。

      颜雷脸色稍稍缓和,

      “这么些年,爸爸为了留住你,所做的努力你也看见了,我并非是不爱你,只是,人和牲口是不会有结果的,林耀才是配的上你的人。”

      “爸爸,你不能这么对我,你不能。”

      颜雨哭着苦苦哀求着,颜雷失去了最后的耐心,起身走出房间,

      “记得我说过的话,想要他活命的话,”

      “不,”

      颜雷的话让颜雨如堕冰窟,颜雨撕心裂肺的声音响彻整个房间。

      良久,颜雨也只能缩在被子里独自流泪。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