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超级科技>

      “佛门皆罗刹啊!”

      唐僧禅心打乱,却被眉间一朵金色莲花镇压而下。

      可心中这股恨意却是仙器无法压下的,一口鲜血喷出。

      门外的侍卫见到唐僧这般模样大惊,连忙将丞相殷开山请来。

      殷开山只有唐僧这么一个外孙,疼爱的很,一听唐僧差点吐血而亡,无比担心,急忙赶来。

      温娇与陈光蕊已回陈母身边尽孝,故不在府上。

      “佛门皆罗刹啊!”

      房内的唐僧瘫倒在床上,犹如疯魔一般大声叫喊着。

      “孙儿,你莫吓祖父啊!”

      殷开山被唐僧吓得脸色苍白,将唐僧抱在怀中,不断安慰道。

      唐僧许久才回归平静,眉间的金色莲花也消失不见。

      唐僧两眼哭出血泪,声音沙哑,无力的趴在殷开山怀中抽泣着。

      “祖父,害我养父生母者,就是佛门啊!”

      唐僧道出实情。

      “好个佛门!连我殷开山的至亲都敢坑害,本相更要为那数万江州百姓讨一个公道!”

      殷开山大怒道,一脸杀气。

      那些跟随殷开山多年的下人,也是第一次见到丞相如此震怒。

      当日殷开山写好奏折,来到皇宫求见唐王。

      唐王早已听闻殷开山外孙遭遇,也是分外重视,马上接见了殷开山。

      “还请陛下明鉴!”

      殷开山跪倒在地,颤声道。

      唐王接过奏折,翻开奏折第一页,便再也看不下去了动了怒火。

      “当真佛门皆修罗啊!佛门在我唐朝休想有一丝之地!”

      一道圣旨快马加鞭从皇宫内传出,大唐灭佛!

      无数御林军从皇宫杀出,佛门寺庙被砸,和尚也都驱散,不愿离开的,就地坑杀!

      整个大唐视佛门如邪教,和尚的地位一落千丈,更是成了过街老鼠。

      江州的百姓更是群情激奋,大殿之上的佛像金身统统打烂,沉入大河之中。

      一场灭佛行动,在大唐轰轰烈烈的展开。

      灵山。

      “世尊,不好了!”

      一位珈蓝慌慌张张的闯了进来。

      “何事?竟如此慌张,成何体统。”

      如来有些不满。

      “大唐灭佛!唐王亲自下的旨意,百姓更是恨之入骨,如今我佛在大唐已无立脚之地!”

      这位珈蓝如是说道。

      “什么!大唐灭佛!”

      “我灵山未在大唐犯下任何过错,为何惹得大唐怒火?”

      “凡人灭佛,我等无能为力啊!”

      诸天神佛也顿时慌了阵脚,这若只是唐王下的旨意,百姓不配合还好,甚至能够设计把唐王给弄了。

      可现在是整个大唐百姓对佛门恨之入骨啊!

      这直接影响到了佛门气运,信仰之力衰退。

      “那唐僧如何?”

      观音山最先稳住心神,连忙问道。

      如今唐僧才是最为关键的,只要他能正常西行,那么佛门依旧大兴。

      那位护法珈蓝战战兢兢道:“佛门皆罗刹这句灭佛之言,正是出自唐僧之口。”

      “什么!”

      灵山众人顿时骇然失色。

      那唐僧可不是凡人啊,那是如来座下最为得意弟子金蝉子转世而来!

      身上背负着整个佛门的大气运,更是西行指定的取经人。

      佛门大兴之机,全在唐僧身上。

      这唐僧都要跟着灭佛,这佛教还怎么当兴?

      这话要是被天庭知道了,佛教的脸就丢大发了。

      轰!

      一声巨响,山摇地动,这座佛门大兴之地,竟下沉一寸!

      “佛门气运受损。”

      如来身后一轮大日再度冉冉升起,身旁更是亿万佛国浮现,诵经之声不绝于耳。

      “究竟是何人敢与我佛教作对!”

      降龙尊者怒声道。

      观世音此时眉头微皱,忽然想起地府的后土娘娘。

      可后土证道契机已是六道轮回,那怕厌恶佛门,也不会插手西行之事。

      “莫非是那鬼将?”

      但观世音很快把这个荒唐的想法打消了,难不成一个天仙境的鬼将,能设计让灵山下沉一寸?

      “此事由那恶蛟而起,在江州兴风作雨,致使生灵涂炭,观音带那恶蛟前去见唐王。”

      如来缓缓道。

      “弟子领法旨!”

      观世音道,左手玉净瓶落下一片柳叶,降龙尊者也把那头恶蛟拿出。

      恶蛟被柳叶捆着,被观音带下凡间。

      这日,唐王特意邀请唐僧与殷开山入皇宫,宴请百官,庆祝灭佛。

      就在宴会高潮之时,九天之上飘来祥云,更有仙鹤腾空,瑞兽浮现。

      只见云中显现一莲花台,观世音菩萨高座莲花台之上。

      “莲花台?莫不是观世音?”

      唐王惊讶道。

      大殿之上的百官更是面面相觑,换作别处肯定要跪拜一番,可这是在灭佛行动中的大唐。

      唐王就坐在上面,谁敢跪?

      忠臣魏征更是拔剑而起,气势惊人,轻喝道:“观音何故来我大唐?是要替佛门伸冤不成?”

      殷开山更是杀气腾腾的站起身来,将唐僧护在身后。

      唐僧低下头来,不愿见观音。

      观世音见凡人竟敢这般无礼,心中怒意大起,可也只能强忍怒火。

      身下一位是人间帝王有着大气运在身,更有一身浩然正气护体的魏征与殷开山,他们可是受百姓爱戴的。

      自己还是前来恕罪甩黑锅的,更是得压抑心中怒火。

      “正是伸冤而来,江州水灾皆是由这恶蛟而起。”

      观世音一脸慈悲相,柳枝轻甩,一头身长百丈的恶蛟于云中翻滚。

      观世音随手一捏,那恶蛟身躯骤然缩小,一把扔在大殿之上,跟一头小泥鳅似的。

      “难不成我父母也是这头恶蛟所杀?”

      唐僧从殷开山身后走出,面色阴沉,厉声道。

      观世音看着唐僧,感触良多。

      金蝉子,你应该跟我一伙的啊!

      “正是。”

      观世音点头。

      那头恶蛟也在这时慌忙口吐人言,将一切罪责承担下来。

      “没错,江州水灾正是俺的杰作!”

      因为它知道,如果自己背了黑锅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蛟龙。

      可若不从,十八层地狱就在等着它了。

      叶长青的先天道体分身,只能站在皇宫之外一脸愤恨,眼睁睁的看着观世音忽悠唐僧等人,

      “妈的,真是个搞公关的好苗子啊!”

      最终在观世音给唐僧增了二十年阳寿后,唐王也见唐僧与佛门化解了矛盾,这才停止了灭佛行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