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骚货视屏

      “是啊,你也知道我只是一个小小二星斗灵,我能帮你什么?”

      “你跟我来。”两人向着山洞深处走了过去。

      曲曲折折绕了一圈,才走进了深处,“你,不会把一座大山挖空,做你的洞府吧!”

      “为什么不呢?”这里就是大山内部。

      “直直的走不行吗?还九曲十八弯。”

      “我们喜欢打弯啊,别废话了,就快了。”

      到洞穴深处:“好,我们到了。”

      “进去之后,发现一枚蛇蛋,上面还有一个阵法。”

      “这,这个是……”翻开了脑海里面的水寒阵典。

      “加速阵法,只有一个作用,加速的。”

      “我的儿子,为了让他提前出生,准备的。”

      “若是没有合适的人选,就启动阵法,至少可以跟他相处一段时间,让他可以自保之后,在离开。”

      “你想让我带走它?”

      “还是让我留在这里陪他?”

      “我想让你们签订和平契约,你愿意吗?”

      “我有拒绝的理由吗?”直接咬破了自己的手指,挤出三滴精血,交给了蟒王。

      蟒王点了点半,化作人形,最嘴中念动咒语,同时不断的打出手印。

      最后一道手印打完,“凝”低喝了一声,将三滴精血融入其中,一同覆盖在了蛇蛋之上。

      慢慢的就看到精血顺着手印进入了蛋壳之内。

      蟒王这才松了口气,细细的查看了一下,确认没问题之后。走了出去。

      “这小鬼不赖,很聪明这里可是山脉之中灵气最充裕的地方了。”看了一眼开始修炼的萧宁,走了出去。

      两天后,萧宁被迫停止了修炼,被蟒王给请了出来。

      “距离蛇蛋出生,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这一个月,你就待在这里,如何?”

      “我敢走出去吗?这里是魔兽山脉深处,我还不想死。”

      “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我要陪练,反正你得子民很多,我要二阶魔兽。各种蛇。”

      “没问题。”

      “还有,不能让他们放水。”

      “答应你,不到生死关头,不让他们停手。”

      “半个月了,副院长,他已经走了半个月了,不会有什么危险吧?”小医仙担忧的问道。

      “放心,蟒王似乎对他没有杀意,还有,记住,以后跟萧宁一样,叫我老师,不要叫我副院长了。”佩里恩说道。

      迦南学院发生了三件大事:“第一件就是令所有的学生最近禁止到魔兽山脉历练。因为云龙拥兵团的人在疯狂的追杀学生。已经有不少学生稀里糊涂的死在了他们的手中。”

      “第二件事情,为了平息云龙拥兵团的怒火,以免伤及无辜,佩里恩辞去了迦南学院副院长职务。”

      “第三,云龙佣兵团要求佩里恩解除与萧宁的师徒缘分,或者,五年之内,不得从迦南学院踏出一步。”

      “佩里恩以自己的武道意志起誓,被学院的人当场关押,由云龙拥兵团的人负责把守。”

      “学院的学生允许自由探视。”

      训练室:“四被重力训练,重力训练,可以增强你们的适应能力,因为种状态下,你们的都气运转速度都会很慢,可是一旦回复正常。你们的斗气,运转都会明显加快,加油了,各位。”

      “多谢院长的栽培,我们一定不负众望。”

      “我们药阁从来不缺少丹药,你们可以无所顾忌的进行修炼。修为提升啥的,都可以迅速提高。”

      “不过要加强战力,修为提升是不行的,你们去参加学院的擂台赛。”

      “知道了,长老,我们会尽力的。”

      “咱们别的没有,可是功法和斗技绝对不会比院长他们差多少,修炼有焚炼塔。”

      “有磐门提供丹药,你们就安心修炼。”

      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打倒武器阁,功绩阁,别给我丢人,知道了吗?”

      “明白,请长老放心。”

      “林修崖,你敢不敢带队魔兽山脉。”

      “赫院长,那里不是禁止学生前往历练了?”

      “禁止到是一般的学生,不要忘记了你们可数学院风云榜前十。”

      “只有生命出现危机的时候,才会激发出一个人的潜能。”

      “你们换身衣服,里面的拥兵团,捕兽的,采集药材的,人多了去了。”

      “注意安全,在不爆漏自己身份的情况下,进行历练。这对你们有好处。”

      “知道了,赫副院长。”

      “可以问最后一个问题吗?我们战队是不是只是陪训。”

      “最终上赛场的是萧宁战队吗?”

      “林修崖,你对自己没信心,还是对你的团队没信心。”

      “谁是沙丁鱼,谁又是鲶鱼。你告诉我。”

      “他们都这样说的。”

      “谁?其他长老团吗?怎么?他们拿不到第一,凭什么代表我们学院的战队去参赛。”

      “你该该不会也那样觉的吧?”

      “告诉你,这是你第一次,也是你最后一次怀疑自己的老师,在有下次,你们可以解散了。”

      “是的,我是有目的在培养萧宁战队,可是,前提是他们得战胜所有的困难,对手才行。”

      “包括校长战队,我们都是有各自打算的,你真的以为就一个萧宁战队?”

      “实话告诉你们吧,我们的学生都死了,死在了国之战场。”

      “想必你们都听说了天方帝国了吧?”

      “包括加玛帝国,出云帝国,星云帝国,三个国家只是天方帝国的附庸国。”

      “若不是秘境恰好出现,他会直接来咱们学院,因为咱们学院的学员是参加国之战场的主力学员。”

      “而这一届,学院的学生并不出彩,天方帝国因为连输三年,只有最后一年,参与国之战场的机会了。”

      “他们果断放弃了斗皇,境界,而是挑选斗灵境界进行比赛。这样,希望可以挽救一下颓势。”

      “所以,你们,也是可以代表我们学院的参赛队员。”

      “如果你们现在还觉得自己只是陪练的话,你们可以退出了。”

      “老师,我……”

      “努力吧,孩子们,你们都是这一届学员的骄傲。”

      “明白了,谢谢老师,是我们错,给学院添麻烦了。”

      “错了,孩子,学院最不怕解决的就是教导你们解决麻烦。别给自己太大的负担。”

      “可是我……”

      “我明白,你想说学院的格局被你们打破了,对不对?”

      “其实,这样,不也挺好的,以前是老生欺负新生。现在是三国鼎立。新生进院,都会有老生带队,不会,受到老生的欺负了。”

      “这样做,有什么不好?长老团都跳不出这个圈子,更何况是你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