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的直播间平台

      “她有就那么漂亮吗?”马修实在是无法理解克里斯多夫此刻眼中的那种痴迷的神色。

      “现在我不止对她这个人感兴趣,还对她的音乐产生了兴趣!她跟我一样,也是创作型的歌手吗?”克里斯多夫迫不及待的问道。

      “不是,这首歌是另一位年轻的华夏音乐人创作的!他还为这首歌的MV编写了剧本!”马修开口解释道。

      “哇唔~满满的天赋扑面而来啊!”克里斯多夫夸张的说道。

      “我是真的觉得人家很有天赋!”看着克里斯多夫好像在嘲笑自己的判断,马修很不服气的辩解道。

      “切,好吧!你说有天赋就有天赋呗。”克里斯多夫也不辩解,很敷衍的回答道。

      克里斯多夫承认这首《Call Me Maybe》无论是编曲还是作曲都写的很有水平,可仅仅只是制作出一首优秀的歌曲,偶然性太大了,克里斯多夫就知道,很多的音乐人一辈子就写了一首好歌,然后就得过且过的吃一辈子,在克里斯多夫的眼中这样的音乐人是他最瞧不上的!

      将手机递给马修,克里斯多夫微笑的调侃道:“你一生中遇到的最有天赋的音乐人正坐在你的面前,你当着我的面夸奖夸奖别人的天赋好,是不把我放在眼里的意思吗?”

      接过手机的马修苦笑着摇了摇头,他知道克里斯多夫这话是在跟自己开玩笑,不过这小子心里肯定有几分认真的意思。克里斯多夫是一个骄傲的人,尤其是在他最擅长的音乐方面,这小子拒绝跟任何人比对,自己刚刚的话可能小小的刺激到了这个小家伙敏感的神经。

      “OK,谢谢你提醒我,美洲的宠儿!”马修没好气的回了一句,随后抬手看了一眼表,接着对克里斯多夫道:“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先回去了,长途飞行真的很耗体力!”

      “嗯嗯,等我和索尼谈的差不多的时候我再联系你!”马修转身离开的时候,克里斯多夫在他身后提醒道。

      马修背对着对方挑了挑大拇指,随后直接推门离开了。

      -----------

      临近年底,C市的气温已经下降到零下二十几度,今年的冬季似乎也要赶在春节来临之前彻底的发泄一下自己的脾气。

      回家的这段时间蒋未生一直憋在家里,作为一个资深的自闭症患者,没有什么比呆在家里更能让他感到舒服了。

      说起来蒋未生的前身这一辈子过的确实有够憋屈,这个家伙在这个世界生活了十八年,没有任何一个可以交心的朋友,唯一能到他家里找他的只有何佳怡一个人!有的时候蒋未生都感觉蒋明杰这个人比他更像穿越而来的人。

      今天的C市飘起了小雪,闷在屋子里的蒋未生轻轻的推开窗户,轻轻的吸了一口夹杂着雾霾和清雪的空气,蒋未生整个人都跟着清爽了起来。

      上辈子的蒋未生是一个南方人,那个时候的他很少见雪,而这辈子无论是东京还是C市都不是缺少雪的城市。

      本来蒋未生觉得自己可能不会适应北方的天气,可这段时间的生活下来,他发现自己好像并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

      正当蒋未生正在感慨自己的变化的时候,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被打扰到思路的蒋未生皱着眉头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发现手机号他根本不认识,于是他很自然的挂断了电话。

      没过一会儿,手机执着的再次响了起来,蒋未生看到依然是刚刚那个不认识的手机号,略作思考后随手接通了手机。

      “蒋明杰!你干嘛挂我电话?”电话那头的女孩语气很不好。

      “凌楚宝儿?”对声音很敏感的蒋未生立刻就听出了对方的身份。

      “知道是我还敢挂电话?”凌楚宝儿更生气了。

      “你这个手机号我不认识,我以为是稍扰电话!”蒋未生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切!你也不想想,那个缺心眼儿的人会给你打稍扰电话!”

      蒋未生感觉凌楚宝儿这话好像在骂她自己。

      “找我什么事?”蒋未生自己都没感觉到他的语气里夹杂了几分轻快。

      “嘿嘿,这不是马上要到年底了,我这个小歌手这不是想和你这个大音乐人联络联络感情吗?”凌楚宝儿讨好的说道。

      “你说这话你自己信吗?”拿着电话的蒋未生并没有发现,自己说话的时候万年不变的脸上竟然带着轻蔑的神情。

      “我信啊!”凌楚宝儿很自信的回答道。

      “你不说我挂了啊!”

      “别别别!你不是答应帮我录歌吗?”凌楚宝儿急忙说道。

      “你现在就要录《我的秘密》?”

      “不是现在,这首歌要在六七月份录制!所以我想要问一下蒋大音乐人,您到时候有时间吗?”

      “应该没有时间!”

      “你答应别人了?”凌楚宝儿的脑子里下意识的浮现出了何佳怡的面容。

      “不是,六七月份我正在高考!”蒋未生开口解释道。

      “高考?我去~蒋大音乐人!流行音乐没有高考!”凌楚宝儿气势很足的说道。

      电话这头的蒋未生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接着道:“家人坚持让我参加高考!”

      “最讨厌这种家人干预孩子未来的家长了!说什么继承我的事业,说什么完成我的梦想,这根本就是不在意孩子的想法!”凌楚宝儿怨念很深的说道。

      “看来你的感受很深刻啊!”蒋未生若有所指的说道。

      “呃~高考的时间是七月初,没关系我可以等你几天!”凌楚宝儿立刻转移了话题。

      “你发行专辑都没有规划的吗?时间上这么随意?这首歌的录制并没有那么麻烦,你随便找一个有经验的录音师都可以达到发行的标准!”蒋未生劝说道。

      “不行!我就认准你了!我告诉你我最讨厌的就是那种说话不算数的人了,高考结束后立刻给我来燕京!”凌楚宝儿凶巴巴的说道。

      “唉~知道了!”毕竟之前答应了凌楚宝儿,蒋未生也不好食言而肥。

      “嗯,这才乖~好了,提前给你拜个早年,挂了!”说完凌楚宝儿便挂掉了电话。

      蒋未生的卧室外,蒋明雨端着果盘儿一脸好奇的透过门缝偷偷的看着跟凌楚宝儿通话的蒋未生,正看着起劲儿,冷不丁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吓了一跳的蒋明雨好悬没把果盘儿扣在对方的脸上。

      “母亲大人,您这是要吓死你的宝贝儿子啊!”看着身后的孙晓惠,蒋明雨捋着胸口道。

      “少跟我扯淡!你小子鬼鬼祟祟的在这里干嘛呢?”狠狠的瞪了蒋明雨一眼,孙晓惠没好气的问道。

      “嘘~蒋明杰在打电话!”蒋明雨神秘兮兮的说道。

      “打电话怎么了?谁还没打过电话啊!”说着孙晓慧揪住了蒋明雨的耳朵,嘴上教训道:“让你洗个水果,你可倒好跑这儿来听墙角!赶紧端上去,客人还等着呢!”

      “哎哎哎~疼疼疼~”

      等到两个人离开了门口,蒋未生轻轻拉开了房门的一角,目送着两个人离开的背影,蒋未生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

      被老妈拎到客厅的蒋明雨,在走进客厅之前从母亲的手中挣脱了出来。揉了揉有些发红的耳朵,蒋明雨整理了一下衣着最后走进了客厅。在一旁全程关注蒋明雨的有些无语的抽了抽嘴角。

      此刻客厅里落座着一大一小两个美女,大的那个四十几岁的年纪,时光的触手轻轻的在她的眉角留了几道痕迹,但依然无法掩盖女人年轻时的柔美。

      而年轻的女孩正处于舞象之年,正值大好年华的她将自己的青春气息展示的淋漓尽致。女孩的样子也很靓丽,长长的头发柔顺的散落在肩膀的两侧,大大的眼睛以一个完美的比例坐落在自己的脸上,看到蒋明雨走进客厅,未语先笑完美的体现了一个淑女的素质。

      来到客厅的蒋明雨将手中的果盘放在茶几上,笑着对坐在沙发上的两个人招呼道:“刘姨,静一,别客气吃水果!”

      因为到了年底,蒋明雨的家里这两天经常有朋友和亲戚串门,今天来到他家里的是他们的老邻居,两个女人是母女的关系,大的那个叫孟梅英,小的那个叫刘静一是和蒋明雨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

      “哎呀,这一年不见明雨是越来越帅了,人也变得懂事了,再也不是以前那个成天闯祸的臭小子了!”孟梅英微笑说道。

      “懂事儿个屁,你是没见他平时气人的样子,我现在真的是见到他就烦!”华夏的传统美德,自己的孩子自己埋汰!

      “哪有,我看明雨这孩子就听懂事儿的,长得白净,讲话还甜,我家要是有这么一个,我们家老刘肯定乐死了!”孟梅英将蒋明雨拉到身边来,微笑的夸奖道。

      “刘姨您眼光真的是太好了,不愧是看着我长大的。”说着蒋明雨狠狠摇了摇孟梅英的手,一脸感慨的道:“理解万岁!”

      “滚犊子!少在这里跟我耍贫嘴!”孙晓惠没好气的白了蒋明雨,将他赶到了一边去。

      蒋明雨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很顺从的坐到了刘静一身边,看着两位母亲大人唠起了家常,他低着头小声的对刘静一问道:“哟,这是谁家的小淑女啊!装的还挺像,在学校也不这样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