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短视频污app下载

      “不得了,连轮胎也重新换过,还是米其林定制版”

      接着秦香菱站在轿车旁隔着车窗朝里看去,不由倒吸了凉气,道“小牛皮座椅,宝马车专用车载音响,方向盘保护套是鳄鱼皮的”

      赵三两嘴角狠狠抽搐几下。

      轿车确实是二手车,但经过完美伪装,已经焕然一新,就像丑女进整容医院进行削骨瘦脸般,进去是一个样,出来又是另一个模样。

      赵三两找人为二手车做了大手术,手术无疑很成功。

      不仅老板娘没发现,连旺财都没发觉。

      一度让赵三两产生这车就是一辆新车的错觉,但唯独没想到竟被面前这个酷酷的女人一眼看穿。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赵三两点燃一根烟,吸了一口,用带着轻微颤抖的声音,问道。

      “卖车的”

      人生总会遇到一个原本应该毫无交集的人,偏偏因为不经意间的动作,和偶然间话语产生联系。

      秦香菱讨厌言行不检点的男人。

      所以同样厌恶面前这个男人,但却下意识回了一句。

      大概是想见到他难以置信的神色,和被揭穿谎言后产生的局促慌张。

      想来应该很有趣。

      只是与她想象的不同。

      “你一个4s店卖车的,买花干嘛!?是不是车不好卖,打算进攻花卉市场,赶紧滚的远远的,别打算刺探我们业内的商业机密”

      赵三两伸手将秦香菱推到路边。

      动作利索,毫无怜花惜玉之情。

      “开二手车的,你再推一个试试?”

      秦香菱无端被推了一把,脸色有些微怒,道。

      “你还卖车的,我看你懂个屁车”

      赵三两直接略过“再推一个试试”挑衅话语。

      三十岁男人,委实做不出与女人在街头Pk的傻事。

      拽着秦香菱同色皮衣,将她拉到车前,指着他心爱的轿车,道“看看,线条十足宛如奔跑中的猎豹,高配般钛金漆,时尚简约色,两个LCD大灯,简直就是两颗刺破黑夜的迷人大眼睛”

      “二手车”

      秦香菱认真道“哪怕外表全部重新装饰过,但依旧掩盖不住它是二手车事实,顺便问一句,这车放在二手车市场也就三四万,你为什么情愿花一倍价格改装,而不去买辆八九万的新车”

      “说你不懂车真没冤枉你”

      赵三两一直气恼,弹弹烟灰,道“只有不懂生活的人买新车,我买二手车,是因为二手车记载了人生某一段阶段,哭过多少回,做过多少次,又有多少个寂寞苦寒的夜晚,一个人窝在里面独自悲伤,所以我买的不是二手车,而是买到一个人人生的经历”

      “瓜子网不请你做代言可惜了”

      秦香菱眨眨眼。

      完全被赵三两惊世骇俗的言论惊住了。

      如果面前这人不是因为穷,那他说的一番话,细细剖析还是蛮有道理的,二手车记载了一个人心路历程,更凸显人类喜新厌旧的性格。

      “确实可惜”

      赵三两认同点点头。

      随即抬头看着前方停靠着的法拉利,道“那辆车不行,限量版的人生很珍贵,但限制很多,完全做不到二手车那样轻松写意,流转与任何大街小巷,欣赏各个地方的风景”

      “过分了”

      秦香菱不由翻了一个白眼。

      随即发现面前这个小痞子,谈吐还真有点痞子蔡的文艺风。

      “要什么花自己挑,送给住院老人最好是康乃馨”

      回到植物店里,赵三两指着店里的花束,道“寓意健健康康,生活温馨,如果是其他人送月季,兰花,水仙,这些类香味不太浓的花便好,不过不能送整盆,因为有些讲究的人,会以为你想他久病成根”

      “讲究还蛮多的”

      秦香菱摘下蛤蟆镜,在植物店四处打量着。

      面积不大,植物种类不少,显得很正规,倒是有几株向日葵引起秦香菱的注意,伸出手打算扣一个鲜瓜子尝尝,就听到小痞子声音传来。

      “它有个很好的花语,入目无他人,四下皆是你,有你时你是太阳,我目不转睛,无你时,我低头谁也不见,所以请你不要伸手破坏它的纯洁,想吃瓜子到超市买几袋,花店里向日葵是欣赏的,不是炒的”

      除象征爱意外,向日葵还能表达出“只要面对阳光努力向上,日子就会变得单纯而美好”的寓意。

      很不错的一种植物。

      但唯独生不逢时,最终成为别人口中的恰恰。

      “小气”

      秦香菱不由吐了吐舌头。

      “法拉,要买花就快点,我一会要下班了,没时间陪你瞎扯”

      赵三两扫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发现马上到五点半了,立马催促起来。

      撩骚也有个时间限制。

      在不影响工作前提下,想撩多久撩多久,但下班就不行了,那段时间属于赵三两私人时间,怎么也不能浪费在这些女人身上。

      何况人生很多不期而遇的相识,像苍燕掠过摩天大厦的背脊,出现一次后,便转瞬消失在茫茫天际之上,再也不回来。

      “法拉利确实是我的,但我不叫法拉”

      “好的法拉,请你快些,我已经隐约感觉到你要看的人,在医院已经快不行了,就差你去见最后一眼了”

      “你这人嘴巴真毒”

      不知道为什么。

      本来着急的秦香菱,反而不急了。

      倒不是她对卖花小痞子另眼相看,只是觉得这人性格古怪多变。

      一开始见面调戏她,被揭穿二手车后,脸色突变,说出那一番很有道理的穷言论,之后说话更让人摸不着边际。

      一会无赖。

      一会文艺。

      眼神中还有点忧郁。

      这一刻她想起痞子蔡写过的一段话。

      “寂寞和孤单确实不一样,孤单,只代表身边没有人,寂寞是一种内心感受无法与人沟通的心理状态,而真正的寂寞,是连自己也忘了喜欢一个人的感觉”。

      坐在收银台的小痞子,仿佛就是这种状态。

      明明在与你说话,但像一直处在自己的情绪中。

      怀里抱着一束康乃馨,秦香菱是被硬生生赶出植物店的。

      站在植物店门口。

      秦香菱第一次感觉到她也有不受欢迎的时候,将花放在副驾驶坐上,秦香菱嘴角泛起一抹嘲弄的笑意。

      “想用这种低级手段引起我注意,你真是想过了”

      一脚踩着油门。

      法拉利发出野兽般的撕吼,随即像道闪电般窜出。

      人永远不知道,哪一次不经意的说再见后,就真的再也不见。

      也不知道走到路的尽头,就像一场消亡,终究有一天会重新开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