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把女主的内衣脱了

      曹元武突然靠近我,他的眼神灼热,我感觉自己呼吸都困难了!

      傻站在这儿也不是个办法,问题还是要回答的,于是我低声说,“嗯……当然想听……”

      “那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条件?”居然有交换条件?这个人不至于这么小气吧?

      “啊?”我疑惑地看着他。

      “很简单……你,可不可以对我真诚点儿?”曹元武的声音依旧温和。

      “真诚?什么……意思?”我似乎感觉到了他的意思,难道我男生的妆容被看穿了?其实有好几次我都觉得他在暗示我什么……只是,既然装了,那就衣装到底吧!

      看我如此为难,他长吁了一口气,无奈地说,“走吧……”

      于是,我默默地跟在他身后一言不发,生怕他再问我什么……可是不对呀,回古府,不是应该他跟着我吗?怎么是我跟着他?不会是……他已经知道了我是谁?就像我知道他是谁一样,只不过没有揭穿我而已。

      这个男人城府也太深了吧?我越发有些寒意,规规矩矩跟在后面,不敢超越他半步!

      “没什么大事儿尽量不要出门,洛城不是看上去的那么太平……还有,不要与西凉人接触,他们有很多见不得人的勾当,很有可能要侵占洛城,他们是我们的敌人……”

      曹元武的声音低沉,就好像在嘱咐一个老朋友。

      “董太师不就是西凉人吗?这个怎么解释?”我忍不住好奇,问了一句。

      “刘炫为了保住自己的皇位,没办法才让董太师进了洛城……目前看来,就算有董太后的关系,也只能撑个一年半载的,其实刘炫早已后悔了……哼,正所谓引狼入室,当初还不如把江山留给其他人,也省得洛城的百姓为他陪葬……西凉人是异族,一旦真有什么不测,后果不堪设想!”

      “可是我听说……西凉与中原一直井水不犯河水……”我想知道得更多,于是又插了一句。

      “哼……那是以前!”曹元武言辞激动,突然停了下来,跟在后面的我一下子没刹住,直接撞了上去!

      “对……对不起!”我用手摸着嗡嗡作响的脑袋,好疼呀!不就是撞到了一个人吗?怎么感觉撞到了一块铁板上?

      “你没事儿吧?”曹元武转过身看着我的脑门儿,“都红了!怎么这么不小心?”

      他说话间,一只手已经抚在我的后颈处,另一只手在我的额头上揉了揉……我想把他的手拿开,可是……

      “别动!毛毛躁躁的,一点儿都不像个……唉……”他把我的手扒拉在一边儿,嘴里嘟囔着抱怨不停……我也不敢吱声,任由他的大手在我脑门上轻柔……这感觉……好不自在呀,但他却不肯给半点儿的机会让我接手!

      不过,这么炎热的夏日,他的手却如此温凉,摸着我的额头居然还蛮舒服的……古盛楠!你在想什么?快醒醒吧!

      我被自己吓了一跳,我一抬眼,赶忙推开了他,“我……我没事儿了,不疼了,一点儿都不疼了!”

      可能是太紧张了,我居然忘记了伪装声音,原声完全暴露了出来!我惊慌地看着他,手足无措!

      而他依旧温情地凝视着我,眸子里蕴含着万千情愫,胸膛微微起伏,好似憋着千言万语,“楠儿……”他的声音低沉,这一声,几乎叫酥了我的骨头!

      我愣是没敢看他的眼睛……据说,两个人对视十秒就能爱上对方,更何况他这眼神真的会摄人心魄的呀!我再强调一遍,我不是个肤浅的人,也不是个好色的人!但是,如此的诱惑哪个女人能……唉,不说了不说了……

      这是要沦陷的节奏啊!绝对不可以!我拼命地提醒着自己……于是,我左右巡视一番,看看能不能从这浓情蜜意的氛围中挣脱出来……可是,我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莺儿的臂弯里挎着个菜篮子,正在不远处看向我们!

      原来,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走到了古府的附近!

      “你快走吧!”既然装不成了,那就不装了!

      “你这是怎么了?……”曹元武又向我靠近一步。

      “男女授受不亲,你不懂吗?”我说这话也不是想掩饰什么,本来就是个误会,不是吗?

      “我懂!可我就是……”曹元武依旧目光迟疑第看着我,他要干嘛呀?

      看看,都怪我,怎么就露馅儿了呢?这下好了,兄弟不再是兄弟,他吓得连话都不会说了,唉……

      “你快走吧,我已经到了,哦,对了,谢谢你送我回来哈!……不送,Bay.”我尽量说得轻松些,以此来减少我们之间的尴尬。

      “你是古府的二……”曹元武进入了回忆模式……

      “我就是古府里的一个丫头!”我直接打断了他的话,不能让他再说下去了……我不想他继续误会下去,我更不想做别人的替身!

      “不对,你骗我!楠儿……你就是古盛楠对不对?虽然我再次见到你,你的着装和之前有很大不同,但是我能肯定你就是古盛楠……那天夜里,我一眼就认出了你……”

      “曹大哥,你搞错了,你见过哪个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穿得如此落魄的?”我在心里默念,决不能承认!

      曹元武的眼神似乎也闪烁不定,亏得我如此装扮自己,要不然还真是个麻烦。

      “楠儿…就算你是古府的丫头,那又怎么样?我……”曹元武忽然很紧张,他又向我靠近一步,眼神里满满的温情……他这是?他不至于喜欢上一个丫头吧!

      他不是对二小姐情有独钟吗?这家伙怎么如此花心?我去!渣男无处不在呀!

      “曹大哥,我还有事儿,先走了哈……”我故作轻松,转身就跑,没跑几步突然想起还钱的事儿,赶忙停下来,又是一个转身……我去!差点撞到刚好路过的大爷!

      “你慢着些!毛毛躁躁慌慌张张的……”曹元武看着我,又开始抱怨。

      “我说曹大哥,你的钱我明天还你哈……还有,明天我得伺候老爷夫人他们去龙泉观上香呢,我让其他丫头送去吧!”

      我说完,头也不回地跑远了,至于曹元武什么情况,我是真心没空理会了!

      毕竟等待我的还有更艰难的路,我实在无暇顾及他的感受……

      我回到古府,感觉一切都很平静……可能莺儿暂时不会把看到的事情和淑影说吧,但是长远来看,是一定要说的……唉,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纸鸢,你帮我去叫一下弼马温……对了纸鸢,那弼马温叫什么名儿?”我居然一直不知道他的名字,真是粗心。

      “二小姐,您说的是柱子吗?就是那天被五舅爷打的那个?”纸鸢一边收拾茶具一边说。

      “对对对!就是他!”

      “让柱子来这里?您确定?二小姐是要做什么?”纸鸢依旧不敢确认,生怕自己听错了。

      “对!来这儿见我,其他的你就别问了,快去!”

      纸鸢很听话,放下手里的活就出去了……

      很快,柱子就被带到我的卧房,我让纸鸢在门外守着……这小哥很是规矩,进了房间连头都不敢抬,我也就直接问了。

      “你的伤好些了吗?”

      “回二小姐,好多了……多谢二小姐挂念!”

      “我有点急事儿,手头也没个可用的人,突然就想到了你……可是……”毕竟才过去了几天,就算这小哥皮实,怎么可能好得这么快?我还是犹豫了。

      “二小姐,您有什么事儿就直接吩咐,小的真的没事儿了!”柱子一激动,直接抬起头,几乎是祈求眼神看着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