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WM高清在线

      瓦斯科姆镇

      凌晨1:00钟。

      “啊~”

      小镇东边外围的警戒防区内,一名年轻的士兵站在哨岗上,有些疲惫的打了个哈切,他不断的移动着手里的探照灯,朝着小镇外黑暗的公路找去。

      “嘶...该死的,那个家伙竟然敢欺骗我来帮他守岗哨...”马托斯感受着从岗哨两侧灌进来的寒风,松开了手中的探照灯,双手环抱住的双肩,用力的上下搓了搓,给自己稍微增加的温暖。

      他是才个刚参军还不到半年的新兵,本来他今晚的执勤任务是在小镇内巡查的,可没想到一名比他的资格要老的“前辈”,通知他的任务被更改去了前方哨台上警戒。

      最开始的时候,马尔斯也没有多想,毕竟这种事也是时有发生的,可没想到的是,在他到达岗哨时,却发现和他一起站岗的士兵正一脸诧异的看着他。

      询问之后他才知道,什么更改了任务,根本就没有这回事,他是被那位不想受冻的“前辈”给诓骗过来的,可他都已经到了这里,也不能就这么掉头就走,无奈他只能暂时代替对方站下今夜的这班岗。

      感受着身体颤抖的越来越厉害,马尔斯死死的攥紧双拳,打算今晚过后就要去找对方要个说法!

      瞥了眼黑暗的公路,他觉得今晚根本就不会有什么事情了,若果有人或是感染者在附近的话,早就应该在他们刚进镇子的时候,就被爆炸声给吸引过来了。

      反正也不会有什么事...我稍微休息一下吧....

      想到这里,马尔斯竟是不自觉的松开手里的探照灯,微微蹲下了身子,紧靠着角落里,双手合放在嘴边,让嘴里呼出热气温暖着自己那双冰冻的手,打算小小的偷下懒。

      “滋..滋..”就在他蜷缩在角落没多久,感觉身子暖和不少时,在他旁边桌子上的对讲机里突然传来一阵杂音,紧接着一个粗矿的嗓门就从里面传了出来:“马尔斯,你跑到那里去了,我怎么看不到你人了...”

      “我在着呢!”听到对讲机里的声音,马尔斯暗骂自己忘记了对面还有人,连忙拿起了对讲机,站起身对着他对面的另一个岗哨挥了挥手,表示自己在这里。

      看到了马尔斯的身影,对面岗哨的人影也朝他挥了挥手说道:“刚才怎么了,我看不到你人影还以为你怎么样了呢...”

      “啊..没什么..事刚才东西掉了,我找了半天呢...”听到对方的询问,马尔斯心里一紧,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了过去,他可不敢让对方知道自己在偷懒。

      见到马尔斯确实没有事,又看到他颤抖的身体时,对面的人继续开口说道:“算了,我看你的小身板也吃不消,我去把那个库玛找过来接替你,这个家伙为了偷懒还真是想尽办法,这件事我悄悄的去办,你先看守一下,半个钟头就回来。”

      “太好了,真是谢谢你!”听到对方要那人找过来,马尔斯的只觉的一阵欣喜,这样他就不用在这里受冻了。

      看着对方消失在岗哨的身影,他装模作样的站了几分钟,确定那边确实是没人后,这才迫不及待的又把身子缩回到角落,安心的将脑袋靠在墙上,打算眯一会。

      马尔斯内心告诫自己只能休息二十分钟,可他刚一闭上眼睛困意却止不住的涌来,意识也是逐渐的变的模糊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耳边传来的怪异声响却让他的意识瞬间清醒了过来,他猛的挺起身子,用力的拍了下自己脑袋,暗道自己糊涂,赶忙抬起手表确认了一下时间。

      “呼,好险。”

      看着手表上时间刚好只过去了二十分钟,马尔斯这才长出了口气,暗呼真的是好险。

      刚才他睡死了过去,要是被别人发现他在这里偷懒,那么后果他只要想想都觉得后怕...

      “幸好这风声把我吵醒了..”

      听着外面咧咧作响的寒风,马尔斯只当刚才的怪响是风声,站起打算活动下身体提提神,然后重新回到自己岗位上。

      可就在他刚站起身的时候,瞳孔却突然猛地一缩,整个人突然傻愣愣的站在了原地,脸上满是惊恐之色。

      只见在不远处的地方,一眼望不到尽头,一片黑压压的影子朝着小镇的方向汹涌而来,岗哨上的探照灯直直的照射在这些黑影身上,照亮了这些身影狰狞丑恶的面容...这是...感染者!

      .......

      此刻的小镇早已没有了车队刚才时的喧嚣,在处理完所有的事情后,平民们都前往补给处领取了食物和一碗冒着热气的汤。

      喝下热汤之后,所有人都只觉得一股子暖流经过四肢百骸,身子的寒意瞬间就消去了大半,大部分人都是疲乏之意上涌,伸了个懒腰后,就朝着刚才分配指定民居走去。

      街道之上只剩下负责看守的士兵,以三人为一个小组,在周围的街道来回的巡逻。

      本来按照规定,在处理完所有事后,所有人平民都是需要在客车上休息的,就是怕遇到紧急的情况时,因为人员过多而无法进行有效的撤离。

      可由于小镇的规模不小,大型的别墅住宅在也是有不少,且考虑到晚上的天气寒冷,温度也很低,若是让所有人睡在客车上也确实有些难熬,加上周围也确实没什么危险,索性便让人都住在房子里面,也避免身体出现状况。

      在镇中心西侧的某一栋住宅里,客厅的壁炉内燃烧的火焰将昏暗的客厅微微照亮,宽敞的客厅内桌椅板凳全都被搬到了角落里,地面上几十名居民打着地铺,尽可能的靠近壁炉,感受着里面传来的温暖。

      布莱恩半靠在离壁炉不远的墙上,半眯着双眼,轻轻拍打着在他身旁熟睡的莎拉,听着那呜呜的风声,竟是到现在也没有睡着。

      可能是因为早上睡得时间太久了,所以即便是现在已经入夜,他没有丝毫的困意,加上身边的背包不能没有人看着,索性他也就不睡了,半靠在墙上假寐起来,但注意力却是时刻的警觉着外面发生的所有动静。

      周围还没睡着的不止他一个人,每个人都担心有人会趁着他们睡觉时起什么坏心思,所以相熟的人默契的自动组成一个小队,每人轮流守夜一段时间,保持着充足的睡眠。

      而没有相熟的人,只能像布莱恩一样,死死抱着自己的背包,半靠在墙上浅浅的睡着,一旦周围有什么风吹草动,都能将他们冲睡梦中惊醒。

      就在布莱恩在脑海中想着事情的时候,在他的耳边突然传来了起身的声音,这让他立时就睁开了眼睛,抬起头向着声音方向看去。

      这见一个人影缓缓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环视了一下周围,见好像没有人注意到他,于是弯下腰拿起地上的背包,躲藏阴影里面,双脚轻颤动作别扭的朝着大门的方向走去,生怕别人认出他一样。

      见此情形,布莱恩不经挑了挑眉头,一眼就认出了对方的身份,因为这个房子里的人都是同一辆客车上的,加上对方那颤颤巍巍的双腿和一头醒目的头发,嗯,就是那个白天被处罚的青年...听别人称呼他好像是叫金姆来着。

      金姆还不知道就在他起身的时候,在房间里的所有人都被他的动作惊醒,并且还第一时间就认出了他。

      此刻的他正兴奋的朝着大门口走去,不久前他和十几名同样遭受惩罚的受难者聚在了一起,合伙商量好了今晚就离开这里,因为他们其中有个人非常熟悉这一带的环境,知道在不远的地方有一处隐蔽的小镇,那里储存了大量食物。

      与其继续待在这里早晚被当成炮灰,不如趁早离开这里,只要能避开感染者,他们一样能能活的非常滋润。

      但就这样灰溜溜的离开他们又实在咽不下心里的那口气,所以决定在离开之前,破坏一部分车辆,来报复那些惩罚他们和背叛他们的人。

      考虑到所有的住宅外面都有人把手,加上街道上还会有士兵巡逻,所以他们只是定好了集合点的地点,至于能不能离开到达那里就只能各凭本事。

      本来金姆是打算从卫生间里面的窗户翻出去的,但他没想到就在他打算行动的时候,却发现站在门口的那个该死的女人刚好离开了,惊喜之下这才连忙起身就朝着门口走了过去。

      “太好了!”

      他轻手轻脚靠在大门边上,小心翼翼的打开一条缝隙,冷风顺着缝隙吹在他的身上,他本就颤抖的双脚,抖的愈发的厉害,可随后他发现门口确实没人时,顿时精神就是一振,毫不犹豫的打开门跑了出去。

      “呜嗡嗡——!”

      就在金姆缓慢的奔跑在雪中,脸上按捺不住的喜悦的笑容时,小镇的上空却突然响起一阵急促刺耳的警报声,将他的表情的瞬间给凝固住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