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悬疑探险>

      “合纵连横只是表面,安排陈正去了夕起山,用夏无忧的心血壮大,这算计太远虑了...”

      夏梦涵回到了何府,看着何安进入了阁楼别院与陈正交流,她的目光流露出一丝灼热。

      有着夕起十二骑的加入,对于她的势力一下壮大了许多。

      夕起十二骑只是实力最强的十二人,还有着数百精骑。

      这种用对方的资源,壮大自身的行为,简直把夏梦涵看呆了。

      也让她有些心惊,以这样的人为敌,睡觉都难安。

      “拿剑意天才安插.....”

      不过,南末显然知道的更多一些。

      陈正刚刚加入何家不久,虽然她承认陈正是有天资,但是这么短的时间,想挖动夕起山,根本不太可能。

      福河...

      南末突然想到了在何府消失了许久的人。

      何西的存在,也只限于何家之内,在整个大夏,何西是名声不显的人物。

      而且领悟双剑意的时候甚短,其它人无从得知。

      记得当时入了阁楼小院之后,出来不久,就消失不见。

      南末眼神中有些古怪。

      拿着一个领悟双剑意的人去当间谍,她也不知道是何安的心大,还是何安不重视天才。

      不过,要是一个双剑意的天才拜入隐神峰,她估计也拒绝不了。

      真正的阳谋....

      南末理清了这事,何西估计早就在夕起山,里应外合,陈正才能这么快掌控夕起骑。

      只是何西好像没有回来,南末感知了一下,半没有发现何西的身影,让她再一次把目光放在了何安的身上。

      这人不会又拿何西....

      南末眼神古怪的看着何安,心中嘀咕着,甚至她有一种曝出隐神峰,让何安安插何西进入隐神宗的冲动。

      这可是双剑意的天才啊。

      隐神峰也没有几个。

      一旁的李斯,心思明显就复杂了许多。

      “叛徒...”

      李斯看着阁楼别院中,何安与陈正的交流,原本轻描淡写的脸上,也是流露出强烈的愤慨。

      让他愤怒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陈正。

      可以说陈正是他心中永远的痛,想想自己投入了多少‘感情’,想想陈正‘给’了自己多少自信。

      最后一切的结局,换来的却是自己嚣张至极的扬言不怕暗杀之后,龟缩在何府大门不敢出,小门不敢迈。

      “陈正....”

      李斯简直越想越气,咬牙切齿。

      而这时,突然有一个人影,快速的朝着阁楼别院而去。

      让李斯的眉头微微一皱,因为他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族长,有一个情况.....”何镇南转瞬而至,进入了阁楼别院,落在了何安与陈正的身前。

      “说。”现在何安虽然为何西的省心,高兴了一下,但是想到了夏无忧,他就十分的头疼,他感觉夏无忧恨不得把自己大卸八块,五马分尸。

      被夏无忧视为天才的福河,就是福泽何家的何西,虽然何西没有回来,但是陈正带着夕起十二骑回了何家,估计夏无忧早就得到了消息。

      以夏无忧和黄振的智商,不可能猜不到其中的一些来龙去脉。

      何安是头疼不已,毕竟黄振的心思缜密程度十分恐怖,要是被这么一个人盯上,他睡觉都难安。

      不过,随着何镇南一开口,何安的手微微一顿,目光流露出惊奇。

      “夏无忧放言要与李斯不死不休,除非释放福河....”

      何安的脸上流露出强烈的古怪。

      不死不休的不是我?是李斯?

      何安心中产生了许多的疑问,毕竟,在他看来,夏无忧最应该不死不休的对象,是他,而非李斯。

      可余光看到了陈正之后,他目光微微一亮,有些关节,仿佛想通了一些。

      陈正当时跟着李斯的时候,好像露过面,而且李斯高调的宣布过。

      还有...

      何安又想到了李斯去的时候,那一方俯视的姿态,还有着离开时所说的话,他突然心头微微一动。

      难道....夏无忧以为是李斯的计谋,夏无忧并不清楚何西的真实身份?

      应该是了。

      何安想了一下,瞬间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这让他目光不由的看向了阁楼别院外,背着双手眼神傲然的李斯,又看了一眼陈正,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交是不可能交的....”何安喃喃,何西肯定他是不会交出去的,别说不知道在哪,哪怕就是在何家,他也不可能把何西放在一个十分危险的境地。

      这也让何安默默的思考起来,想寻求一个解决之法。

      可他话音刚落,陈正仿佛就明白了什么。

      “族长,我保护李斯,到时我带李斯在大夏国都一晃,其它人必定会以为李斯所为,不会影响到族长您.....”陈正立刻一抱拳,余光看了一眼随风而动的竹林。

      陈正虽然是万山成长,但是也不傻,他一定要表现出作用价值,只要有用,以族长的心胸,必然会指点自己。

      那只是时间的问题。

      “..........”

      何安目光微微一呆,看着陈正斩钉截铁的话。

      现在手下人,都这么让人省心?

      不过,这计划,好像有那么一丝大胆又不失成熟。

      特别是李斯在夏无忧府上那么高调,那么嚣张,要不是他知道真相,也绝对会认为李斯执行了这一切,在夏无忧府上的炫耀。

      机智啊...就这么办。

      何安越想越是感觉此事太可行了,特别是自己那么急促一走,李斯留下最后的一句话。

      到时再把陈正安排到李斯身边,以陈正如今的思想觉悟,‘领着’李斯在大夏国都的街头走一走。

      李斯就是有一百张嘴,跳进漠河,也洗不清了。

      “不错...”

      何安赞许的看了一眼陈正。

      这眼神看的陈正心头一热,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身形一闪,离开了阁楼别院,出现在别院外,直接站在了李斯背后。

      “.........”

      何安看着行动如闪电的陈正,目光呆了一下,慢慢收回了想拍拍陈正的肩膀以示赞许的心思。

      他的心思才动,手还没抬,可是陈正已然离开。

      这反应,也忒快了。

      果然做人不能太高调,要不然抗最狠的雷,挨最毒的打....

      何安嘀咕了一下,看了一眼阁楼别院外的人,想了想,朝着外面走去。

      而在外的几人,对于陈正的突然到来,均是流露出疑惑之色时。

      这时,陈正却是开口了。

      “族长,命我护你周全....”陈正目不斜视,李斯这个逆贼有此作用,他保护一下也可以,起码能为族长分忧。

      果然如西哥所言,族长考虑事情就是长远...

      陈正心中嘀咕着,这一次,他感觉与领悟剑意的‘前辈’相处,受益匪浅。

      要是之前,以李斯的逆心,按他之前的行事风格,斩之。

      现在则认李斯没必要杀,让其背锅,远远比直接杀了更有用。

      念及此,陈正面色流露出一丝微笑,看着李斯的目光柔和了许多。

      很多人,很多事,在有了作用之后,第一改变的,其实就是人心。

      这时,也有一人来到了夏梦涵身边,低语了几句,让夏梦涵的目光瞬间抬头,看向了李斯。

      南末显然听力非常人能及,她的目光也是一瞬落在了李斯的身上。

      PS:求票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