鼬科为什么最强

      包如意一听到晚上下班的铃声立马穿好外套,飞一般地往外跑,他要赶紧回家看看顾奈何“活”的怎么样了,一个魂界的人初来人间会不会各种不适应。

      ……

      包如意到家的时候是晚上八点四十,他赶紧打开用钥匙打开房门,看了看家中,顾奈何没在家?

      包如意急声喊道:“顾奈何,顾奈何?糟了,这人不会是出门迷路了吧,还是被人拐走了,现在的人贩子那么多,啊,真是……”

      只见顾奈何从房间跑了出来穿了一身浅蓝色的小长裙,跑到包如意面前,调皮地问道:“怎么样,好看吗?”

      顾奈何本来的身材就属于极品,妖娆的身材穿上这束腰的浅蓝色长裙,简直就像童话故事里的白雪公主。

      包如意认真地点了点头,顺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巴,以确保自己真的没有流口水。

      “对了,我今天有认真学习做菜,你尝尝看。”顾奈何此时的样子哪像魂界来的,而是一个等待被夸的小女孩。

      包如意此时才注意到桌子上已经准备好了饭菜,他去洗了下手就坐在桌前,看着顾奈何期待的小眼神,他夹起一块牛肉,使劲往嘴里塞,心里想着无论再难吃也要吃完,鼓励一下顾奈何。

      令包如意没有想到的是,顾奈何的厨艺进步太大了,包如意这一嘴下去就像去小菜馆里边吃招牌菜一样,有种独特的美味,看来顾奈何说自己在魂界做菜好吃是真的。

      “很好吃!”包如意望着顾奈何,说道。

      顾奈何被夸的脸蛋竟有些害羞,她拿起筷子准备吃饭。

      “你别这样,顾奈何,你这样子我有点害怕。”包如意看到顾奈何那“害羞”的样子说道。

      “你找死!”顾奈何上去就给包如意的脑袋来了一巴掌,疼的包如意嗷嗷大叫。

      ……

      包如意注意到顾奈何的右手食指在流血,他赶紧从屋里拿出了创可贴,轻轻拉过顾奈何的手,询问道:“是做菜的时候碰到手了吗?”

      顾奈何点了点头,仰头看着包如意,这让包如意有些不自然,他把创可贴贴在顾奈何手指的伤口处,就赶紧坐回凳子上开始吃饭。

      “以后一定要注意点,别再伤着了。”包如意温柔地说道。

      顾奈何支着下巴看着包如意,嘴里带着戏谑的笑容,问道:“喂,包如意,想过搬家吗?”

      包如意边吃边聊道:“想过啊,不过现在工作还没稳定,等一个月吧。”

      “哦……”顾奈何故意拉长了哦的尾音。“沙发睡着舒服吗?”她继续戏谑地问道。

      “比地上软点。”包如意回道。

      “要不今晚试试在地板上过夜?”

      “你是说你吗?”

      “你忍心让一个女孩睡在冰凉的地板上吗?呜呜呜。”

      “对不起,我是人渣。”

      “为什么这么骂自己呢?你后悔了吗?你也知道这样做不对,是吗?”

      “不是,因为我忍心。”

      “包如意!!”

      只听“咚”的一声,包如意被一脚踹到了墙边。

      ……

      两人就这样每天打打闹闹的到了周六。

      周六一大早,包如意和顾奈何便早早地出了门。

      包如意也知道顾奈何来到人间的目的,便问道:“你不是要捉魂吗?这几天有没有什么发现?”

      顾奈何摇了摇头,说道:“我每天都会出去调查,不过确实很难找,暂时还没有发现。”

      包如意也点了点头,说道:“我以为真的会像电影电视里那样,打开魂眼就能看到无数的魂,可是我感觉和平常都没什么区别。”

      顾奈何摇了摇头,说道:“不,当魂附在人体内的时候,即使是魂眼也观察不出来。”

      包如意恍然大悟,便问道:“那我们怎么去捉魂呢?”

      顾奈何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孟婆说我的体质碰到魂,会极其不舒服,但我还没明白是怎么不舒服。对了,我们要去哪里帮林大叔寻找那位阿姨呢?”

      包如意早有打算,说道:“我想过,既然林大叔二十多年前是在轮回鬼屋附近的路口接阿姨,那阿姨二十多年前应该是生活在轮回鬼屋附近或者是在附近上班,我们就先去轮回鬼屋附近问问吧。”

      顾奈何点了点头,这样的推理确实很有道理的样子。

      ……

      两人乘坐出租车再次来到了轮回鬼屋附近。

      “那么,就先从轮回鬼屋的售票处问起吧!”包如意好像浑身充满了干劲,这让顾奈何看的有些一愣,她感觉包如意竟然有些帅气,她赶忙摇了摇头,错觉,肯定是错觉。

      两人来到了轮回鬼屋售票处,大白天的轮回鬼屋并没有什么人,就连售票处的售票员也困得想要睡着。

      “你好。”包如意轻轻敲了敲桌子向售票员喊道,但是并没有什么回应。

      顾奈何却是一脚踢在了桌子上,“喂,上班啦。”

      这把包如意吓了一跳,顾奈何的脾气可真让人捉摸不透。

      售票员被吓得突然清醒,他抬头看着包如意和顾奈何,无精打采地问道:“要进鬼屋吗?”

      售票员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这么年轻来做售票员的工作,确实有些乏味。

      包如意摇了摇头,说道:“不,我们是来找人的。”

      这售票员问道:“什么人?”

      “哦,是这样,我们想问一下你认不认识二十多年前的一个阿姨,她……”

      不等包如意把话说完,顾奈何便一把把他拉走了,“喂,包如意,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这人二十多年前都不一定出生,他怎么知道?”

      包如意这时才意识到自己的愚昧,再转头看了看那个售票员,售票员正一脸疑惑地看着他们两个。

      包如意问道:“那我们要怎么办?”

      顾奈何叹了口气说道:“我们肯定要找二十多年前在这里上班的人问啊。”

      包如意听完,点了点头,说道:“也行。”

      顾奈何捂着额头直叹气,自己肯定是看错这个人了,这什么也行啊,这明明是现在唯一的办法了。

      两个人在附近转悠了很久,问了许多人,要么是二十多年前没在这里,要么是没有什么印象。

      到了中午的时候,包如意和顾奈何坐在路边的板凳上。

      包如意将两手搭在后边,双腿伸直,有气无力地说道:“先吃个饭吧,这样找如同大海捞针,啊……”

      顾奈何坐在旁边,说道:“包如意,我说你一个男的能不能别整天啊啊啊的,跟个女人一样,不,女人都没你这么矫情。”

      包如意一脸委屈,他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怎么反驳,正巧他看到路对面有一个饭店,便转移话题,说道:“我们就去那里吃顿饭吧。”

      随即两个人就朝对面的饭店走去……

      本章完,未完待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