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制服诱惑黑丝

      如何理解看待阿瓦兰迦社会中的诸多问题?为什么会存在许许多多方面的各种差异?究竟应该以点及面,还是从整体看局部?

      这是少年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他已经为此进行了相当多的推演,虽然并没有用太多时间,但也耗费了不少精力——他计划把这作为一个长期的爱好,像写作和绘画一样。

      并不需要很快得出结果,真正需要的仅仅是投入进去的时间用在有用的点上,而且确实有了一定效用,至于到底如何,他自己倒显得并不怎么关心。

      少年站在木梯上,视线扫过十米高大书架上的书本名,顺便躲过一本差点糊脸的书,精神力推动着脚下地梯子在书架之间移动,寻找目标。

      最终取下一本《南部田野调查报告-400年版》。

      他跳下梯子,平稳落地。

      目光平静地扫过那些高大的宛若楼房的书架群,无数新的,旧的,老的,大的,小的,甚至封面字体并非打印体,描绘着杂乱图案以致看上去有几分怪诞的老书。

      借助天花板和书架本身散发的辉光,他能够很清楚地看到那些封皮上的书名。

      那些新旧交错的书名。

      凭借现有的感知能力,他甚至能清晰地闻到新鲜的油墨气息和老书上用于防虫蛀的熏香味。

      这其中最老的书已经在这儿躺了两个多世纪。

      在长久明亮的天花板和书架本身的映衬中,梅林七中学院图书馆如字面意义上的担任着“知识灯塔”。

      当然这比起真正明亮的地方还是差了点意思,比如【阿瓦兰迦国家研究院-医学部】,它的前身是一些精通于解剖和灵魂学的研究者,杂糅了少量“投诚”的古代黑巫师中的死灵学派,辩识研究品结构需要一个好眼神,也需要环境合适,就像医院使用无影灯,这两者并无区别,据说那里的灯光已经亮了几个世纪,无论白天黑夜,灯火通明。

      阿尔伯特碰着手中的大书。

      在自己平时第五常用的角落座位上坐下。

      究竟如何看待这个与塞德拉斯其他地方画风迥异的魔法社会,他已经有了头绪,称得上深入,足够写篇论文,但离目标还很远,他不止要搞懂诸多社会现象——他想要真正搞懂在魔法社会中,社会与个人的关系。

      这其中,作为第三者的魔法究竟起到了怎样的作用。

      为便于理解,我们首先在此引入几条定律:

      第一,普通人必然对魔法存在向往。

      修行者拥有对未修行者绝对压倒性的优势,后者必然对前者存在向往,不论其想要的究竟是强大的力量还是悠久的寿命。

      第二,基于第一定律,知识的效用被放大,其必然呈扩散性。

      魔法的本质是对自身能量体系的控制和对外界的影响,这其中必然有知识的参与,因此,知识的效用被放大了,每个人都有着必然的内动力去追求它,这可能导致垄断,但也要看到,技术越进步,底层吃到的魔法技术红利越多,一旦抵达某一拐点(像阿瓦兰迦),垄断就不可能了,垄断者的敌人是千千万万个有力量的人。

      第三,修行者皆有力量。

      这是最有意思的一点,也是魔法社会和科技社会中基层的根本性差异,是决定性的不同。

      理解了以上三点,再要理解阿瓦兰迦社会就轻松多了。

      但也要花不少功夫。

      阿尔伯特目前就卡在这一步上,他需要更多了解。

      在有足够的资料以前,下什么定论都太早,这必须足够谨慎,因为一旦下了定论,就意味着思考的过程结束了。

      太草率会错过很多东西。

      少年趴伏在书桌上,仔细默读着纸面上的文字,反复理解上面的语句,思索,推导,然后在自己的笔记本上,为由许多文字和线条构成的阿瓦兰迦社会结构草图再填几笔内容。

      再过些时日,他会把这张草图烧掉,在整理归类过得基础上重画一张。

      “阿尔伯特?”

      女孩的声音。

      他抬头看了看来人一眼,继续书写着:“嗯,午安,塞西莉娅同学。”

      “哈,总是在这种地方看到你呢。”

      她笑了。

      “我喜欢书.....为什么你好像每次都能找到我?”

      “我能闻出来。”

      ....不愧是兽人。

      “不介意这儿有人吧?”“随意。”

      塞西莉娅非常自然地在他对面坐下,打开本书,翻开自己的学习笔记本,开始做题,没有再过多的打扰他,他也就低着头写自己的东西。

      但安静只持续了一小会儿。

      “班长。”

      “...埃米尔。”

      同宿舍的棕色头发瘦小男孩,看到他在这儿,愣了两秒,搬了张小凳子靠过来,在桌子的一边坐下,也开始了他的学习。

      “这里没人吧班长?”“没有。”

      紧接着就是下一个人。

      “诶,老大?”“班长?”

      一位高瘦戴眼镜的少年和一个表情逐渐灿烂起来的娇小少女看到了他,搬着凳子坐过来。

      是诺曼和维娜,生物和数学课的课代表。

      一刻钟前还挺宽敞的桌子一下子热闹了不少。

      “....咱班到底有多少人在这儿。”

      “课代表都在。”诺曼回道,“要把他们叫过来吗?”

      “不用。”

      阿尔伯特低下头,闭目,用力揉了揉眉心,他突然觉得有点头痛,他突然发现,和其它学生接触到现在,和他走得比较近的人都已经这么多了,以致到了走哪儿都会被发现的地步,不知不觉间,形势居然已经这么严重了。

      ——接受同学们在学业上的问题超出了平时,让这个休息日在他眼里比平时还难受一些。

      他发现自己似乎无法回到最初的安静了。

      “班长,这题咋算?”

      “...超纲了。”他看了眼纸面上的题型,“这地方要用到基本函数,你看,这里是有规律的。”

      “哦,懂了。”

      “老大。”

      维娜凑过来,递出一张纸:“这里这篇文章到底要表达什么?绕来绕去看不明白。”

      “翻标准答案去。”

      他随手摸了摸这个不怎么灵光的小脑瓜子,有些无奈地笑了:

      “都说了,不要问我文科。”

      “哦.....”

      —————

      上传一章,最近这个月真没法写,假条继续生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