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在线第一页制服丝袜

      印为俊听得懂言外之意,又不好自作主张,看着简向时;

      “龙宪文暂时还不能释放,案件的疑点还有很多,甚至不排除多人作案。”简向时盯着龙泽业,

      “我没理解错的话,你的意思是宪文的疑点还没被洗刷吧,可之前印队长和你说得可不一样啊。”龙泽业的笑容从脸上消失,

      “这案子是派给我们来查,印队长只是辅助而已。”

      “我懂,我不会干涉你们的查案进程,只是既然都有嫌疑,为什么其他三个人可以在外面正常生活呢,似乎查案也需要一视同仁吧。”龙泽业的语气再一次加重,

      “很简单,只有龙宪文的口供里说出他的确行过凶,光凭这一点还有待商榷。”

      龙泽业假笑着,点点头,“陆局,能安排我见他吗?”

      “当然,当然。”

      印为俊带着两人前往关押龙宪文的地方,几个人走后简向时走到窗边打开窗,龙泽业的出现虽然和案件本身没有直接联系,指派给我们来调查应该和他有密切的关系;

      出事后他和龙宪文肯定有过接触,既然知道他的所作所为,为何还要找到‘罪’来调查呢,尸体也没有在第一时间解刨,所有的证据都完好无损地呈现在面前,是自己想多了还是有什么被掩盖,又或许只是想避嫌而已呢...

      “现在我们怎么做?”杨亚茹打断了简向时的思绪,

      简向时转过身点上烟,“现在最大的难题就是四个人的上洗手间顺序,几个人的口供都对不上。”边说边走到座位旁坐下,

      “宋芷琴、王旭和龙宪文的顺序是一致的,只有周业良记不清最后是自己还是龙宪文。”林亦舒看着手中的笔录,

      “那就能排除龙宪文的嫌疑了。”杨亚茹做出结论,

      林亦舒的肢体语言也表明了自己很支持杨亚茹的话,“验尸报告加上去洗手间的顺序来说,的确没有其它可能性。”

      两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看向简向时,

      “还有待商榷,总觉得哪里有问题,现在说不上来。”说完灭掉烟,

      “那...”

      “那先吃饭吧,时间也晚了,今天我也不回去了,让印队长也给我安排一个住处。”

      简向时心里清楚,总有一个点在困扰着自己,说不上来是什么,龙泽业到来的时机有些不是时候,如果他没有来的话,或许是可以释放龙宪文,但他来了第六感告诉自己还不能这么做。

      晚上19点,华西市

      吕烨和颜博豪先后回到警局,简向时离开后,吕烨陪着吉翔家人,颜博豪照顾着麦念冰母女,直到葬礼结束吃完饭,送他们到家后才安心离开;

      打电话问杨亚茹那边情况如何,简向时让他们不用派人过去,继续查车牌号的事就可以,打完电话后也安心了,同时肚子也有些饿了,两人决定去吃个烧烤,喝点啤酒当夜宵,明天一早开始查车牌号。

      晚上21点,简向时回到安排的住所,洗完澡后看着桌上的案件,翻阅着几个人的资料...

      王旭吃饭前在谢斌的调料中下了安眠药,饭后谢斌回到房间休息,假设四个人都进过房间,

      第一个是宋芷琴,进入看谢斌是否身体不适,见他睡着便出来继续打牌;

      第二个是王旭,药量用得很少,查看被自己下药的谢斌是否清醒;

      不会,王旭既然检查那就肯定会确认谢斌是否还有呼吸,这样的话第一个进入房间的宋芷琴就没有嫌疑,可之后她还进去过一次;

      关键是第三个如果是按照大部分人记忆的周业良,没有人能证明他是否进了卧室,加入进房间他找谢斌是干嘛呢...

      最后的龙宪文进入后拿枕头闷死平躺着的谢斌,而浑然不知此时的谢斌已经是一具尸体,那么明确进入房间的王旭嫌疑最大。

      第二种可能性的话就是按照周业良的回忆,

      第三个进入房间的是龙宪文,拿着枕头闷死已经死去的谢斌,那么第四个去洗手间的周业良就没有进入过卧室,不然肯定会发现已经去世的谢斌,最大嫌疑还是王旭...

      五个人吃完火锅大约19点30分,几个人离开前才由宋芷琴发去喊谢斌起床发现已经死亡的事实。

      简向时突然抬起头,已经有眉目了,再一次拿起谢斌的尸检报告,原来如此,案件比想象中要复杂,还需要证据来证明真正的凶手是如何策划这起‘跳跃的时间线’。

      6月29日,早9点

      麦念冰特意给他们带了两份生煎包和牛肉汤作为早餐,推门进入见到两个人精神焕发地坐着,已经开始看着纸上的车牌号和所在地点,

      让他们快点趁热吃,自己坐下看着打印出来的资料,

      “对了,简向时他们还没破案?都两天了。”麦念冰不经意地问,

      “昨天我和他们联系过了,说不需要帮忙,让我们查车牌就好。”吕烨边说边咽下嘴里的生煎,

      “那一会儿我跟你们一起去。”

      “我和博豪分开走,你也可以待着休息,看你。”

      “念冰,这牛肉汤和生煎都好吃,谢谢。”颜博豪吃得停不下来,

      “我家附近的,下次再给你们带。”

      办公室的电话响了起来,麦念冰接起听着,挂断后看着两人,

      “怎么了?”吕烨放下碗,拿纸巾擦了擦嘴边的油渍,立马点上烟,

      “陇南市分局通报过来的,发现一辆尾号841的车和一具尸体,初步估计是凌晨4点左右死亡。”

      吕烨的脸色不好看,昨晚如果回来就直接查也许有一丝曙光,而不是想着放松吃一顿烧烤;

      颜博豪一口气将半碗汤喝完,拿着纸巾跑出去,“我去停车场拿车。”

      麦念冰蹲下将他们吃剩的碗筷叠起来打结,拎着垃圾也往外走,“走吧,挺远呢!”

      三人坐上车往案发现场开去,吕烨问有没有详细车牌号,他可以在清单上找到对应的信息,麦念冰遗憾地摇摇头,因为车牌被故意损坏过,留下的只有841三个数字...

      吕烨和颜博豪听完大惊,这怎么可能呢,只有这三个数字还正好是自己这边掌握的,哪有那么巧的事呢?

      麦念冰也同样觉得吃惊,人和车是对方故意打出来的明牌

      第一,故意将车牌给后面三位,让警方陷入被动跟着他们的节奏查下去;

      第二,他们知道警方掌握的只有后三位数字,故意给己方一个下马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