肚子里每天都被灌满

      武当山,地处华夏神州内陆腹地,方圆八百里左右,高险幽深,飞云荡雾。

      磅礴处,势若飞龙走天际,灵秀处,美似玉女下凡来。

      自古以来,武当山便有“亘古无双胜境,天下第一仙山”之赞誉。

      从唐代开始,武当山就得到历代封建皇帝的重视,封号武当,使其地位崇高、名声显赫。

      时至今日,更是武当山声势最为鼎盛的时期。

      因为当今江湖武林公认的第一高手张三丰,于此山之上创立了道统武当派,橫压整个江湖武林。

      其声势之浩大,甚至隐隐有了超出千年古刹少林寺的趋势。

      在原本的江湖武林当中,一直流传着天下武功出少林的说法。

      但是这几十年来,因为张三丰的存在,这个说法却是渐渐地演变成了北崇少林,南尊武当。

      而且张三丰的影响不仅仅只在江湖武林当中,甚至就连如今的庙堂之上,其影响力亦是绝对不小。

      为了笼络汉人的信仰,当朝元顺帝孛儿只斤·妥懽帖睦尔,更是亲自下旨敕封张三丰为“忠孝神仙”。

      也正是因为如此,即便现如今的天下,已然渐渐有了乱世的迹象。

      但是武当山周围的数座城镇,仍旧在张三丰和武当派的坐镇之下,处于一个相对平和的状态。

      襄阳、十堰等城镇的百姓,生活地倒也还算是安乐。

      这一天,襄阳城上空的云层深处,有一道碧光破空划过。

      无人知晓的是,当那碧光消散以后,一位脚踩碧翠长剑的青年展现出了身形。

      他正是离开昆仑山,径直朝着武当派赶来的周叡。

      放眼整个倚天屠龙世界,周叡最为看重的两个人物,一是武当掌教张三丰,另一个则是未来的洪武大帝朱元璋。

      现如今洪武大帝未曾发迹,而张三丰则是就在武当山之上。

      所以周叡传授完那白猿修行功法以后,立刻就往武当山来寻找张三丰了。

      数天连续不断地御剑飞行,使得周叡也有些感到乏味了。

      眼下既然已经来到了武当山附近的城镇,那么周叡也就不用急于一时,他准备先入城休息一番再说其他事情。

      袖袍一挥,周叡当即便御剑自云层深处按落了下去,径直进入了下方的襄阳城之内。

      在障眼法的作用之下,城内的百姓们倒是并没有发现周叡是自天空中降落而来。

      他们只是有些诧异,自己的身边为何会多了一位仙风道骨,气魄非凡的年轻道人。

      周叡丝毫没有理会自己身躯之上所聚焦的诸般目光,他径直朝着城内的客栈酒肆走了过去。

      青楼、客栈、酒肆等等,向来都是人流量密集的地方,三教九流充斥其中,实乃是打探消息的最佳之处。

      周叡初来乍到倚天屠龙世界,而且还是从昆仑山人迹罕至的地方出来的。

      对于眼下江湖武林当中的局势情况,周叡可以说是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清楚。

      周叡虽然通晓观测天象,堪舆地理的道术小神通。

      可是这江湖武林当中具体详细的情报信息,又岂是他凭空就能够推算出来的事情呢?

      想要获得这些信息,自然是需要周叡亲身打探一番才是。

      青楼那等烟花勾栏之地,周叡是不屑前往,所以他的目光便放在了城中的酒肆和客栈之上。

      行走在宽敞的街道上,周叡的嘴角突然间泛起了一抹笑容。

      他找到了一家客栈,一家耳熟能详的客栈。

      脚下仙元微微一涌,周叡闲庭信步地来到了那家客栈门口。

      抬眼向上望去,只见其高门大户之上悬挂着一块牌匾,上书“悦来客栈”四个鎏金大字。

      “好家伙,这是碰到诸天万界第一连锁客栈了!”

      摇头轻笑了一声,周叡当即踏步朝着悦来客栈之内走了进去。

      “道长,您里边请着!!”

      与此同时,客栈门口处的跑堂伙计,亦是十分有眼力劲地迎了上来:“您是打尖儿,还是住店啊?!”

      周叡可绝非是道门中人,只不过他这一身服饰,在世人眼中着实是太符合道教的打扮了。

      索性,周叡也并没有去同那跑堂伙计解释什么,他轻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找一个靠窗的位置,掂对几分招牌小菜。”

      “道长您请好吧!”

      那跑堂伙计立刻喜笑开颜地吆喝了一声。

      将周叡引到了一张靠在窗户便的桌子前,他先是为周叡送上了一壶清茶,而后这才跑向后厨传菜去了。

      周叡不紧不缓地落座下来,他轻呷一口茶水,静静地聆听起了客栈当中的交谈声。

      眼下这悦来客栈当中的气氛十分热烈,诸多宾客相互之间的交谈颇为混乱。

      不过以周叡的耳力来说,他却是能够清晰无比地从中挑选出有用的信息。

      “王镖头,你发现没有,咱们襄阳城中最近多了好多陌生人啊!”

      在周叡身后的不远处,一位壮汉为他同桌镖师打扮的男子倒了一碗酒,他压低声线说道。

      那王镖头同样是低沉着嗓音回话道:“徐兄,你难道不知道吗?今天是四月初九,是武当张真人百岁大寿的日子啊!

      江湖武林各大门派,皆尽派了高手前来武当,为张真人贺寿。”

      然而就在王镖头口中话音落下的下一个瞬间,一道嗤笑声却是从邻桌传了出来:“呵!什么祝寿,不过是冠冕堂皇的说辞罢了!”

      与此同时,旁边又有人出声附和道:“不错,但凡是消息灵通一点的人,谁不知道各大门派是为了武当张五侠的回归,专程向张真人逼宫来了!”

      那王镖头亦是点了点头,开口赞同道:“毕竟张五侠可是同谢逊一起失踪的,他十有八九清楚屠龙宝刀的下落。

      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

      这句话可是在江湖武林当中流传十几年了,各大门派又怎么可能会对这屠龙宝刀不动心呢!”

      ……

      耳中听得这些信息,周叡终于对现在的江湖局势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想来此时此刻,武当山上应该是十分热闹吧!”

      周叡心中暗忖了一声,他缓缓站起身来,径直朝着客栈门外走了出去。

      当然,在此同时,他也不忘将一锭银子抛向了客栈的柜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