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av天堂.com

      吃过了晚饭、洗了澡。陆渊直接美滋滋的躺在床上玩弄着新手机。

      研究了几分钟新手机,却还是有些弄不懂,心想道还是去看爷爷有意思。

      出了房门,奶奶和母亲正摇着小扇子坐着闲聊,也没理陆渊。

      陆渊就直接往陆元礼的房间去了。门是开着着的,只见陆元礼正站在桌前,胸前还是那个军用水壶,手里却多了一只大毛笔正挥洒在写着什么。

      窗外的月光穿过竹叶、透过薄薄的窗纸落在陆元礼的身上。这种场景陆渊已觉得不足为奇了,他一直觉得爷爷奶奶是对古代的物件情有独钟,家里的好多东西都是老物件,很多陆渊自己都不认识,要不是还有一些用电的家具,外人来爷爷家还以为是来参观古人旧居的呢。

      陆渊歪着脑袋、探着头想要看清楚那月光下排列的歪歪扭扭的字,他知道要是这时候过去打扰到爷爷,那又是免不了被一顿臭骂。

      凌,凌、凌啥啊,看不清楚啊。陆渊不停的晃着小脑袋,却怎么也看不清楚。

      终于,陆元礼满意的点了点头,又握着水壶灌了一大口,慢悠悠的到床上半躺下,一只脚弓起、就这样盯着窗前的竹影大笑了起来,也不理会房门处探出一只头的陆渊。

      《终年苍发有感》

      凌云何须鸿鹄志

      只需一壶灼烈酒

      满志于壶,清泉在手

      得满堂眷妻亦共白头

      习书千卷不知写忧愁

      七圆七载

      月下携壶提笔映青树

      不比静安但犹胜万夫!

      陆渊看的是满脸不解,虽然自己的学习成绩很好,但都是照葫芦画瓢的,还有老师讲解,让他自己去揣摩爷爷的诗,那还是看不太懂的。

      就在陆渊摸着小脑袋发愣的时候,陆元礼的呼噜声已经传来,就像是刚买的房子在装修一样,把思考中的陆渊吵醒。埋怨的关上了房门,也一同去炉灶旁和奶奶妈妈一同聊天去了。

      “你也是上初一年级的大小孩了,这你都看不懂,爷爷写的这首诗又没有啥难理解的词。我怀疑你拿回来给我看的成绩单都是假的。”

      利惠有些怀疑的看着儿子。

      奶奶李婉仪也是一脸微笑的往炉灶里添薪,好像也明白了似的,就陆渊满脸不解着一直念叨着。

      “这首诗的意思就是,他想去往的远方、不需要心存高大的志向,只需要一壶烧热喉咙的烈酒就够了。”

      “世界的美景存在心中,美酒握在手里,子孙满堂、我也在他身边。读了很多的书,但是却不知道什么是忧愁。”

      “七十七岁,他刚才在那里喝酒弄骚。虽然自认为比不了王国维,但是却比很多男人潇洒,大概就是这样了。”

      李婉仪平静的说道,但却没有看向陆渊。眼里的火苗不知是炉灶里的还是别处的...

      “原来是这样,其实我也猜的八九不离十了,就是不知道静安是谁。”陆渊笑嘻嘻道

      “别整天听破老头瞎吹,男子汉要刚柔并济,才礼双全,要跟你奶奶我好好学唱戏才是哩。”

      夏日里的清晨、天气微暖不燥。天刚大亮,陆渊就被爷爷叫醒。

      “小家伙,快点清醒起来。今天咱爷孙俩得把果园里的桃子搞定,不然村里的小孩坐不住去偷吃了,出了问题又是我陆元礼的事了。”

      陆元礼的小果园不大,还种点小菜。果园离屋子有点远,一大早的陆元礼便开上拖拉机叫上陆渊去摘桃子。

      “爷爷,不是说爷孙俩一起吗。你咋不上来?”

      陆渊站树枝上,背了个竹筐喊道。

      “好小子,爷爷都老骨头一把了。老夫还以为昨日买酒给我,终于长大了懂得孝顺了,没想到是想套老夫的话!”

      这笔账老夫记下了,哼!”

      说罢陆元礼便去靠到另一颗桃树下喝起了酒。

      陆渊无奈的笑了笑,爷爷在亲人面前就是这样,就像是个老小孩。但是在外人面前,就是一本正经,满脸严肃,甚至有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不一会儿,满满几大竹筐桃子摆在陆元礼面前。

      摘桃子这个工作对陆渊来说已经是个熟手了,之前每次放暑假爷爷的果园都是陆渊收的。

      陆元礼满意的抚了抚孙子的小脑瓜,爷孙俩又一起把装好的桃子一起抱到拖拉机上,有说有笑的离开了果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