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30天天气预报

      等到缓过这口气,脑袋不再疼痛,他这才重新坐好,五心向天,再次提炼起真气。

      又是一百零八周天之后,到了第二天清晨,沐浴着那束明媚的阳光,打了一套拳,又围着亭子使了几圈凌波微步,这才重新回到亭子,打开了《地遁》。

      《地遁》里是炼制法器,绘制法符,炼丹布阵的法门,传闻中张角治病救人用的符水就是用其中的回春符所化。

      《地遁》里还记录了各式各样的奇花异草,奇珍异兽,逍遥子不知道现在是不是真的还有存在,反正他是没有见过的。

      仔细的研读了几遍《地遁》,烂熟于胸之后,便不再理会了,反正手边没有材料,他也没办法去试验其中那各种神奇的法宝符篆。

      又拿起了《人遁》,靠着柱子盘腿而坐,把书放在小腿上,摸出一个烤地瓜,翻开慢慢读了起来,感觉极为惬意。

      《人遁》里的东西就比较好懂了,虽说它比《天遁》《地遁》两本书加起来都要厚的多,但是内容却是讲的却是排兵布阵,医卜星象,农耕养殖,机关器具之类的知识。这里的布阵和《地遁》的布阵可不一样,《地遁》讲的是阵法,《人遁》讲的是军阵,不可一概而论。

      在研读中逍遥子发现《人遁》中的好多知识都是长春子教授过的,所以这本书他读起来很快,即便之前没有接触过的知识,他也给倒背如流,准备随时拿出来研习。

      就这样过了五天,逍遥子把天书三卷全部记了下来,便把它们装回了青铜盒子,恢复机关,锁好盒子,套了好几层不同材质的木箱子,埋回到长春子藏书的位置。

      至于《青莲剑歌》,这乃是盛唐时代诗仙李太白所著,记录了他一身所学高超剑法,逍遥子见它并非如天书三卷那般材质,可以千年不朽,便没有放入盒子。

      “好了,先回趟平安镇,买上几床被褥,这几天看书修炼,可以不怎么睡觉,但是后面时间可长着呢,不把床弄得舒舒服服的怎么行。”逍遥子在湖边洗了把脸,顺手撩起衣服下摆,擦了擦脸上的水,自言自语道。

      说完,他便回屋收拾了一下,往平安镇去了。

      “参见殿下!”刚一到平安镇外,一直守着的一个护卫便迎了上来,行了一礼。

      “不必多礼。”逍遥子抬了抬手,说道,“院子找到了吗?”

      护卫回答道:“启禀殿下,已经找好了,就在镇子东北角,一户茶商要回老家置办田产,我们便把他的院子盘了下来。”

      “很好,前面带路吧。”

      “是。”

      在护卫的带领下,进到了新买的院子。院子不算小,有前庭后院,布置的相当雅致。逍遥子在主位上坐下,开始吩咐起事情来。

      “你们俩,去买三床被褥,质量要好;你们俩,去买些锅碗瓢盆之类的厨具。”指着众人一通比划,让几个人去采买物资。逍遥子带着两个护卫出门了。

      一路走走停停,买了一大堆的杂七杂八,什么乐器,茶具,笔墨纸砚一应俱全。看着差不多了,逍遥子才停止买买买,回院子去了。

      另外几组采购的护卫也已近回到院子,逍遥子让他们把东西送到了镇子外面的一条偏僻的路边,然后就让他们回去继续待命。

      “可是殿下,这么多东西,您怎么带呀?”有一个护卫打折胆子问逍遥子。

      “你们不用管了,我自有办法,你们回去吧,在镇子里待命,有事我会来找你们的。”逍遥子朝护卫们摆了摆手,说道。

      “那属下告退,殿下保重。”说完,护卫们就转身回去了。

      待得守卫们走远,见周围没人,手一挥,只见地上的一大堆东西都不见了。原来是被他装到了储物空间里了。

      看着储物空间里漂浮在角落里的一大堆物资,逍遥子不由得发出感慨:“还好有储物空间,不然这么多东西我咋弄回去啊。”

      回到长春谷,逍遥子先按照以往的布局,摆放好厨房的锅碗瓢盆,又给两间屋子铺上了被褥,在自己那间屋子睡下了,连续数天没有好好睡觉,他也累了。

      就这样,逍遥子在长春谷住了下来,偶尔会下山去平安镇看看,听听守卫们收集的信息;有时也会回一趟长安,看看严知府搜罗到的人才。也是惬意无比。

      就这样,一晃就是十年过去了。

      十年并没有在逍遥子身上留下岁月的痕迹,他依然是那个二十多岁青年的模样,温润如玉,气宇非凡。随着修道功法的修行,他越发的超凡出尘,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一般。

      在清晨的日光中,逍遥子坐在亭子里弹着琴,是那首长春子最喜欢听的阳关三叠,看着储物空间里长春子的身体,逍遥子不禁流下了眼泪。

      收起琴,逍遥子在长春子墓前鞠了一躬,往长春谷外走去,今天是约定好的回长安的时间。

      半个时辰后,逍遥子出现在了茶商的院子里。

      “见过殿下!”突然出现的逍遥子没有吓到护卫们,这几年来他们已经习惯了。

      “免礼。”逍遥子看着眼前几个已到中年的护卫,“这次你们都随我回长安,你们来这里的时间也够长的了,是时候回去好好家人家人团聚了,这边我会让人派一些年轻人过来的。”

      “谢殿下!”几个护卫顿时感激零涕,虽说他们也会时不时的回家一次,但是又有谁愿意长时间离开自己的父母妻儿呢。

      一行人快马加鞭,终于赶在傍晚回到了长安城,经过十年的修缮,此时的长安城已经可以隐隐显现出唐长安城的部分风貌。

      逍遥王府旁边没有什么高大的围墙建筑,一条笔直宽阔的大路直通正门。门前的守卫远远便看到逍遥子带着一种护卫风尘仆仆的回来,连忙进去通报。当然,风尘仆仆的是护卫,逍遥子可是有《天遁》中的御风之术护身,虽说不能如列子般御风而行,但是除尘避风还是可以做到的。

      “恭迎殿下回府!”进了门,就看到仆人们都聚到了前院,向逍遥子行礼。

      逍遥子看着这个场面,无奈的笑笑,说道:“免礼吧,都说过以后不要这样了,你们也真是。”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说这话了,可每次他回来,仆人们都会自发的聚集起来,向他问好。他们知道逍遥子对他们好,他们在这里不会挨饿受冻,不会被人无故大骂,更不会不明不白的死在街头路边而无人问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