泫雅张贤胜mama

      青鹤院。

      “二哥哥,我给你带桂花糖糕来了!”顾青葶的声音响起。

      很快就见小厮小全领着顾青葶进来。

      顾青葶刚进屋便发现大哥顾青书也在,霎时间喜笑颜开道:“大哥哥也在啊,正好省得我再跑一趟。”说罢拿出糖糕摆放在书桌上。

      顾青书在书案上扣下书卷,一双好看的星眸中有些无奈之感,对顾青葶温声责备道:“屋里都听到葶儿的声音了,你呀!在外面可不能这样。”

      顾青葶泯着嘴,乖巧的点点头,圆溜溜的眼睛看着桌子,岔开话题道:“大哥哥二哥哥快尝尝,糖糕。”

      顾青舟写完一章的最后一个字,松口气立刻放下笔端着一盘就开始吃。

      顾青书则优雅的用起了筷子,人生得好看,连吃东西都那么好看。

      “咳咳!”

      顾青舟吃得太急噎着了拍着胸口含糊不清道:“小蜻蜓,咳咳!你给我倒杯水!咳咳!!”

      顾青葶赶忙倒了杯水给顾青舟,又给他拍了拍背,柔声道:“二哥哥,好些了吗?慢点吃,我又不跟你抢,我可是吃饱了来的。”

      “咳咳!没事,嬷嬷做的太好吃了,我也饿了。”顾青舟道。

      “是吗?二哥哥爱吃的话改天我做给你吃呀!我厨艺可好了。”顾青葶笑得一脸灿烂。

      顾青舟听完差点把水喷出来,一个劲的摇头咳嗽,顾青书也微微怔住,跟着奇怪的轻咳两声。

      顾青葶一皱起眉头,担忧道:“二哥哥你怎么了?”

      顾青舟欲言又止的看着顾青葶,一时间不知从何说起,顾青葶就更疑惑不解了。

      不多时,还是顾青书开口说了话,温声道:“葶儿,你可记得你十四岁那年初秋,给全家做了锅皮蛋瘦肉粥。”

      顾青葶摇头表示自己完全不记得了,顾青书继续道:“当时大家当着你的面不好推辞,便都吃了你的粥。谁曾想到我们全吃坏了肚子,几天都没见好,后你又说定能再做好菜给我们吃,便又做了蒸螃蟹。”

      说到这里,顾青舟忍不住笑道:“哈哈!当时父亲筷子下去还未夹住螃蟹,便被螃蟹夹住了筷子!哈哈哈!”

      顾青舟笑得前俯后仰,补道:“小蜻蜓,你可是个厨房杀手啊!你的桂花糖糕我不敢吃,哈哈哈!!!咳~”顾青舟笑得咳嗽起来。

      顾青葶满脸黑线……以前怎么这么熊,怪不得青画刚看自己的表情怪怪的,想到这,面色有些发红。

      顾青葶解释道:“我是认真的,肯定不会和以前一样的。”

      顾青舟不客气道:“你要蒸螃蟹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

      这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顾青葶一时语塞,便也不多说什么。

      见顾青葶不说话,顾青舟以为她是生气了,收敛起笑意,忙改口道:“不过只要是小蜻蜓做的我们都愿意吃的。”说着回头对顾青书挤眉弄眼道:“是吧大哥。”

      顾青书温和一笑,微微颔首,表明了态度。

      顾青葶则觉得他们怎么有种视死如归的感觉?忍不住鼓了鼓脸,语气颇急道:“大哥哥,二哥哥我先回去了,小草说明天还要去坐席,我得早点睡!”

      顾青书点点头,说道“去吧!明日早些起,你二哥带你们去醉仙楼吃早膳。”

      “哦!”

      顾青葶服了服身便出去了。

      小花小草跟着顾青葶回了院子。

      洗漱后顾青葶便躺下了,睡不着就一直数羊,一只两只……一千……

      突然身体猛然往下坠落,把刚入睡的顾青葶吓醒了,刚数到哪来着?

      ……

      又开始新的一轮数羊,一轮又一轮,数到大半夜总算是睡着了

      翌日

      天边刚微亮。

      这一大早就被顾青舟带着去醉仙楼吃早饭,顾青画也在。

      又是头疼的一天呢……比如现在……

      顾青画看着一身锦衣白袍的顾青舟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感受到顾青画的目光让顾青舟觉着很不舒服,这眼神……就像看猴一般,见顾青画要开口,顾青舟先发制人冷脸问道:“你看什么看?”

      被顾青舟这么冷冷一问,原本想夸一夸他的顾青画愣住,随后嘴角勾笑道:“二哥哥今日穿得如同一只蝴蝶,也不知是谁及笈。”

      “你……你还扑棱蛾子呢!”

      “粗鄙!”

      “谁粗鄙?”

      正吵闹着,只见店里一碗金色羹汤端了上来,顾青葶端起自己的那份细细品尝,有蟹黄的味道,底下的白色像是豆腐脑,应该是蟹黄豆腐脑吧。

      今天本来顾青画不愿意来的,但早上那会顾青书严肃的说句一块去,顾青画才不情不愿的和她们一起出来吃饭,但是当蟹黄豆腐脑上来之后便停止了吵闹声。

      吃过饭后,据顾夫人说因为青葶和青画都还没及笄,而青舟过两年才冠礼所以便只带着他们三个前去观礼,顾青葶三兄妹跟着顾夫人前往王侍郎府。

      顾青葶和顾青舟同乘一辆马车,路上顾青葶问顾青舟王侍郎官大还是她爹官大。

      然后顾青舟很耐心的给顾青葶讲解,王侍郎是户部侍郎而父亲是户部尚书,先尚书而后侍郎,相当于王侍郎是父亲的直系下属官员。

      三公之下分吏、户、礼、兵、刑、工六部,六部部首为尚书,尚书下设左右侍郎,每部分五科,每科设郎中,而左右侍郎右为主左为辅,王侍郎为右侍郎,乃父亲的左膀右臂。

      到了王府下了马车,顾青葶她们收拾好仪装跟在顾夫人身后,王侍郎夫人马氏携家眷门口亲自迎接,双方很熟络的寒暄。

      顾青葶在人群中一直寻找着及笄的王家小姐,一进府王家小姐便很熟络的拉着她往偏院去。

      顾青葶一脸懵逼,有点慌顺手去拉二哥,二哥巧妙的躲过并把青画的手塞到顾青葶手里,“有什么你就问青画吧,二哥不太好随你们一起。”

      小草小花则留外等候。

      “青葶,青画你们随我来。”王紫菀莞尔一笑。

      顾青葶被王家小姐拉着进了她的院子,好不容易王紫菀松手前去拿东西,顾青葶赶紧凑到顾青画耳边悄悄的问:“青画,王家小姐和咱们很熟吗?”

      顾青画这才赶紧把手抽,与顾青葶保持距离,说道:“紫菀姐姐是和咱们府上来往密切的,从小就和咱们一起玩耍的,谁想你竟是一点都不记得。”

      王王紫菀亲自拿来了茶点,问道:“青葶,青画你们俩在嘀嘀咕咕什么呢,你们快过来坐呀!待会我把今天及笄要穿的裙子给你们看看。”

      顾青葶悠悠开口道:“那个……王姐姐,我前段时间落水后不太记得以前的事了,王姐姐勿怪。”

      王紫菀蹙眉,移步过来握住顾青葶的手,担忧道:“忘记了不打紧,青葶你身体可好?这一落水,可留下隐疾?”

      顾青葶大大咧咧道:“没有啊!我很好,王姐姐不用担心。”

      王紫菀温声道:“那便好,我及笄礼过后你若愿意便在我院里住上几天,我给你讲讲以前的事。”

      顾青葶想都没想就点头,这不用在府里一天天的请安,那不是美哉?正好也多交一个朋友,一举两得的事顾青葶还是很乐意的。

      顾青画坐在一旁淡淡的喝着茶,对于她们遗忘自己习以为常。

      王紫菀把这两小姐妹带进了里屋看裙子,大红色为主的妆花马面裙,上衣则是云纹长袄,煞是好看。

      “菀儿,可准备妥当了!”王大娘子带着顾夫人和其它顾青葶不认识的人进了里屋。

      王紫菀和顾青画率先行礼问安,顾青葶又慢了半拍。

      顾夫人与其他人笑道:“安好~”

      王大娘子看着顾青葶笑道:“葶丫头又长高了。”

      “王夫人好~”顾青葶实在不知道该说啥。

      “夫人?这……”王大娘子有些不知所措。

      顾夫人岔开话题道:“先看看菀儿的及笈衣裳吧。”

      众人也并不在意这么一段小插曲,顾青葶还不知自己说错了话。

      顾青画嘲笑道:“姐姐可是孤陋寡闻了,这夫人只有得了诰命之人才可得此称。”

      “哦……我不知道啊……”顾青葶咬了咬唇,这下丢人了……

      王紫菀换好衣裳便要行及笄礼,顾夫人是受邀女宾为少女加笄,笄礼得方式很优美,顾夫人将王紫菀一头长发梳成秀美的发髻,再为其郑重簪上发簪,礼成。

      宾客大都来齐了,王紫菀不能陪着自己的小姐妹了,得随王大娘子接待宾客,这时来了一位穿着华丽的贵妇人进来,王大娘子赶忙上去迎接,还行了一礼道:“臣妇见过王妃娘娘,娘娘万安。”

      这位王妃娘娘微微颔首便到了顾夫人跟前,两人很是熟络的聊着天。

      顾夫人又对着两个女儿说道:“青葶、青画,快过来见过舅母。”

      顾青葶赶紧跟着顾青画上前,“见过舅母,舅母安好。”

      王妃笑道:“安好~画儿越发标致了,葶儿倒是又长高了不少。”说罢顾夫人便带着王妃去了花厅。

      到了花厅顾青葶问道:“青画,刚那位王妃娘娘和我们面貌不一样啊,蓝色眼睛。”顾青葶看着那位有着高鼻梁蓝眼眸的王妃。

      青画回道:“大姐姐,舅母是镇南王妃,也是母亲的大嫂,但曾可乃是越国的将军。”

      越国……女将军啊!顾青葶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这王妃长得还真是很好看,举止端庄,说起话来也温柔,很难看出是一位将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