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陵初级中学澡堂门

      小张轻轻吻了吻她的额头,然后动情道:“春梅,你知道吗?现在就是我一生最美妙的时候,能够把自己心仪的女孩搂在自己怀里,是多么令人陶醉呀?我会一直爱着你,这辈子的时间恐怕都不够用了。”

      “嗯,那好吧。我们再相约下辈子吧,如果不够,再约下下辈子,直到你厌烦我了为止。”

      “春梅,就算我们能生生世世地在一起,我也不会厌烦你的。你就是我心中的仙女。我会把你始终捧在自己的手心里,永远不会放手的。”

      听了小张的话,又让她动情了,搂住小张的脖子,跟他狂吻了起来···

      方春梅从康复中心回到家里时,珊珊已经上学走了。雪梅正跟邢母说着什么,当一看她走进了屋里,就打住了话头。

      她跟小张睡了一夜,毕竟有点不好意思,不知道雪梅是怎样跟婆婆讲的,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雪梅只是向她吐了一下舌头,并诡谲一笑,也没有开口。

      邢母眼看儿媳妇这时才回来,而且表情还怪怪的,便问道:“春梅,你们的事忙完了吗?”

      她不禁愣住了,有些结结巴巴疑惑道:“您···您···您说什么事呀?”

      当看到儿媳妇神情紧张,语无伦次的时候,邢母感觉非常奇怪道:“孩子,你怎么了?在局里加一个班,把你累糊涂了吗?”

      方春梅缓过神来,立即意识到,雪梅还没有对婆婆交实底,就不好再说什么了。毕竟,她还不知道该怎么样对婆婆解释,就顺势道:“我确实有点精神恍惚了,但没有问题,我会很快调解好的。”

      她说完,就回自己卧室里换上了警服,并再次进婆婆房间,跟婆婆告别。

      邢母惊讶道:“孩子,你咋晚辛苦一宿了,怎么局里还让你去上班呀?”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道:“局里最近事情太多,我不能因为加一个班,就要休假吧?”

      梁雪梅在旁笑道:“就是。春梅姐就该发扬一点风格,将来一定会被评为最佳民警的。我正好跟你一起走。”

      等她俩辞别邢母,一起走出家门后,春梅一把用手搂住雪梅的脖子骂道:“好你一个臭丫头,平时姐姐待你不薄,你竟然找一个臭留氓来欺负姐姐,你想吓死姐姐吗?”

      梁雪梅被她勒住了脖子,表情显得很无辜道:“春梅姐,你可错怪我了。我这样做全是为了你们好啊。幸亏我这样做了。你虽然受了一点惊吓,但小张却好了。你觉得不值得吗?你不该责备我,倒应该感谢我才对呀。你快放开我,都勒得我上不来气了。”

      方春梅只好放开了她,但还是嗔怪道:“就算你的办法好,那也不该瞒着我呀,起码得让我知道吧?你体会不到,我当时都快被吓死了。”

      梁雪梅嘿嘿笑道:“你跟刘大哥的说法一样,但我就是不能事先通知你,只要把戏演真了,才能刺激到小张啊。这就叫‘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啊’!”

      她刚说到这里,一看春梅姐脸色不对,立即意识到自己形容有问题,就赶紧改口道:“不对。我想说,舍不得春梅姐,就治不好小张啊。不过,我可没想让你受委屈,就算小张当时实在站不起来,我也会假装带人赶到的。”

      方春梅‘呸’了一口,又问道:“你是在哪找到了那个家伙?”

      梁雪梅立即机警道:“你问这个干什么?还想找他麻烦吗?他都被我‘未来姐夫’给教训了一顿了。你就放过他吧。他是无心伤害你,全是我逼迫他这样干的。”

      方春梅又嗔怪道:“你还挺在乎他的,不怕刘大哥吃醋吗?”

      梁雪梅又嘿嘿笑了:“我哪是心疼他呀。他也不容易,脸上被打成那样,恐怕好几天都不能出来见人了。再说,刘大哥才不会吃他醋呢,他已经吃过刘大哥的苦头了,否则,能听我的话吗?”

      方春梅自然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的事,但回忆昨晚发生的事情,才感到,如果那个家伙真要对自己下手,那就等不到小张站起来,自己就已经被他糟蹋了,看样子,他确实在演戏。

      “好了,咱们先不提那个人了。你回来是怎么跟我妈说的?”

      “我是怎么说的,你不是都听到了吗?我可不敢擅自把情况跟老太太说明白。刘大哥叮嘱我先不要对老太太说。等他来时,再亲自跟老太太说清楚。但要你先把事情跟局里讲了,让局里帮助你们张罗婚礼。”

      方春梅感觉是该跟冯局把话说清楚了。她看看时间不早了,就赶紧对雪梅讲道:“那好吧。咱们就等刘大哥来时再跟老人说。这件事情就算你旗开得胜了,硬从我手里把刘大哥夺走了。我得去上班了。”

      方春梅说罢,就向局里快步走去——

      梁雪梅有些愣了,在她后面喊道:“怎么说是我赢了?咱们是双赢!你昨晚跟小张睡一宿,还开心吧?”

      她没有回头答复梁雪梅,但她低头抿嘴偷笑了。

      当冯局长听到方春梅介绍说小张已经康复了,并且她要跟小张在‘十月一’那天举办婚礼时,这一系列的‘突然’把一个堂堂的公安局长给弄愣了。

      他几乎不敢相信方春梅说得一切,呆了半天,才质疑道:“春梅,你讲得都是实话吗?我不是自己在做梦吧?”

      方春梅看到冯局长的反应后,便淡然地回答道:“您要是不相信我,现在就给康复中心打电话好了。小张让我转告您,他今天就在康复中心准备一下,明天就来局里正式上班。您可不能不接收他呀!”

      冯局长感觉事情有些不可思议,当着她的面,还是给康复中心挂了电话——

      当康复中心刘主任把实际情况跟他汇报一遍后,他的眉毛终于舒展开了,对着电话连声说好。

      冯局长放下电话后,满脸兴奋道:“这太好了!这不仅是你俩的喜事,也是咱们局里的大好事呀!春梅,你真了不起,是用爱把小张给治好了。”

      方春梅脸有些红了,连忙纠正道:“不。是小张看我受到‘坏人’的欺负,是他用爱战胜了自己的病魔,才奇迹般站起来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