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多野结衣尝试绝顶体位

      击散最后一道灵压后,何白水已然感受到天地灵气对自己的托举之力。这股力量看似柔和,但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强,此时已经能带得山顶的碎石砂砾略微悬空。

      “挺不错,看来你是真有能力把我也一并带上去。”莫茗微微点头。

      何白水向莫茗伸出手。

      莫茗左手扛巨斧,右手直接利索地拽住了何白水的手腕。

      何白水将脚底灵力一散,那股向天空拉扯的力量让他与女子猛然加速,向天空飞去。

      然而手上传来的力度,怎么看都不像多拉了一个人。

      何白水愕然回头,却见莫茗的上升速度还要比自己高一筹,不一会儿便超了过来,与他前后易位。

      “你也飞升了?”

      “那当然。”

      “那为什么你不用渡天劫?”

      英气逼人打得短发女子笑了,眼睛弯出一个危险的弧度:“我也不知道,可能因为天劫害怕我吧。”

      何白水先是被那充满玩味的眼神激得一寒颤,回忆起了青年时期某段被追杀五百里的恐怖经历,

      但刹那之后,却又有一阵温暖涌上心头:

      “你在等我?”

      “不是在等你,只是先前没有必要升仙,仅此而已。”

      …………

      看着师父和那劲装女子的身影迅速远去,天光消失,夜色重现,张灵溪一会儿张口,一会儿瞪眼,一会儿跺脚,一会儿又连连蹦起,试图也跟着踏空而去。

      直到两人彻底消失不见,张灵溪才终于整理清晰思路,高喊道:“师父,那我接下来去哪儿啊?”

      “我是回书院吗?还是按您说的去万象宗和青衣盟?”

      声音在灵气的残余波动中碰撞出回声,还未消散,张灵溪却觉胸前一凉,稍微拉开前襟一看,却见一条红绳,连着一块没有任何纹路、边角圆润的玉牌。

      “跟随玉牌,自有指引。你用这块玉牌,可以……”

      然而话没说完,声音却越来越小,直至完全听不见。

      张灵溪试图用灵力激发玉牌,玉牌却毫无动静。

      他只得叹了口气。

      这么不靠谱,的确是师父的风格。

      就在他开始头疼之后该怎么办,思考行囊里还有多少灵草、灵丹和银两时,却见周身阴影变动,五条人影凭空出现。

      张灵溪心说师傅再怎么不靠谱,也不至于把自己留在无法脱身的险境里,于是定下心神,向那五人看去。

      但见那五人各有特色,其中最醒目的一位身穿锦绣绸缎长袍,头顶五彩头冠,腰间别香囊、玉佩、玉珏,左手拇指戴有玉扳指,右手腕上套着个鹅黄色镯头,满是珠光宝气。

      但这珠光宝气的富贵感却不逼人,反而让人看了舒适。而这人虽然身形只有常人一半高,看上去却格外和谐,与他的满面笑容相得益彰。

      与这人对比鲜明的,是他身边的一个女子,只着灰衣,除了背后长剑再无他物。她的脸上没有表情,带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还有一人面色炭黑,一脸严肃地上下审视,看得张灵溪心头一麻,赶忙移开视线。

      在目光掠过一个裹着厚棉袄,昏昏欲睡,似乎随时会栽倒在地的瘦高男子后,张灵溪终于见到了一个他熟悉的人,赶忙作揖行礼。

      “杜大先生,圆禾书院学生张灵溪有礼了。”

      “妙啊,妙啊,没想到异圣的徒弟居然还是我们书院的学子。”手持书卷的八字胡不由得微微晃了晃脑袋。

      “这?”那富贵男子面露异色,“异圣什么时候收的新徒弟?”

      “不瞒先生,我本为弃婴,被师父捡到,随后得他教诲,考入了圆禾书院。”张灵溪一五一十地回答。

      杜大先生微微皱眉:“若是异圣之徒,只需与我们知会一声,自会让他进书院的。”

      “师父说了,若是考不上,便是不适合,去了不如不去。”

      “妙啊,妙啊……”

      黑脸大汉没给杜大先生继续妙下去的机会:“异圣留你在这儿,可是有什么说法要托予我们?”

      张灵溪摇摇头:“师父飞升得急,甚至没告诉我接下来该去哪。话说回来,我也是直到今天才知道师父便是传说中的异圣。”

      黑脸大汉、富贵男子和杜大先生三人面面相觑,随后富贵男子说道:“那这下事情愈发复杂了。不仅异圣升仙,连‘神鬼辟易’也上天了,尸甲不知所踪,容西风应该来了,但不知要何时出现……”

      “谁说我不知所踪了?”一道带有金铁意味的古怪声音自天边传来。

      众人循声望去,却见一副青色甲胄悬浮空中,居高临下,双手抱在胸前,威势惊人。

      “之前我忙着离开了,转念一想,既然异圣飞升,那单靠莫茗一人也未必捉得住我,便折返回来搂了一眼,没想到居然见到了夫妻双双把家还的好事,那这天下,我哪儿还去不了。”

      “你的意思是想和我们五人打一场?”背剑女子冷然发问。

      青甲气息一滞,随后哈哈大笑:“这倒不至于,我就是过来和你们打声招呼。顺便提醒你们一句,何白水乃是我多年的宿敌……”

      此言一出,气氛顿时紧张,杜大先生手中书卷一横,隐隐将张灵溪护在身后。

      “……若是你们敢在他的徒儿未到炼气境前加害与他,我可不会善罢甘休。”

      说完这话,尸甲再次化作青光,飞遁离去。

      张灵溪挠了挠头。

      黑脸男子的脸色更黑了一分:“别理他,这家伙怕是被押着当了十来年守山人,已经失心疯了。”

      “妙啊,妙啊。不过此番情况,头绪万千,我们在这山顶上商量终归不是事儿,要不先到万象宗,找个僻静之所,慢慢计较?”

      “赞同。”那摇摇欲坠,似乎早就睡着的家伙忽然高声说道。

      “建议立刻执行。”他补充道。

      其余四人见怪不怪,没有提出反对意见。于是只见富贵男子伸手略作指引后,杜大先生便袖袍一展,张灵溪只觉眼前一黑,随后便发觉自己出现在一处小房间内。

      这小房间内从地板墙面到房顶俱是棕红色木板,一张长方形桌子和十来把椅子也是深浅不一的棕红色。桌子中间有一个香台,其上插着的香却没有点燃。

      五位长辈已经纷纷入座,富贵男子坐在主位,杜大先生和睡着的男子落座于他的左手边,背剑女子同黑脸大汉则坐在对侧。

      “这是我在万象宗北门外十二公里处,新修建的一处静室,普通人等闲寻不到这儿来。”富贵男子想了想,随后又补充一句,“不过容西风应该找得到。张小友,你先找个位置坐吧。”

      杜大先生闻言,对张灵溪招了招手:“你可以坐我边上。”

      待到张灵溪行礼、坐定,那富贵男子又笑了笑,开口道:“反正没什么特别紧急的事儿,不如我们先向张小友做个自我介绍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