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人宝岛污片

      巨龙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向着蓄力中的地藏御魂扑去,一道漆黑的刀光闪过,漂浮在地藏御魂身后的虚影劈出了不下于刚刚强度的剑气恶狠狠的砸在巨龙身上。

      剑气在木龙身上留下来一道显而易见的剑痕。

      其实地藏御魂也很难受,面对对面的一群人,自己的能力虽然经过漫长的封印虚弱了很多,可是为什么一点效果都没有啊!

      地藏御魂不知道,他对面的三个人没一个正常人。

      八重樱和它一起被封印了五百年,根本不可能被她的病毒侵蚀。

      流云身体里还有颗律者核心虚影,恨不得吸收更多的崩坏能变成真正的律者核心。

      德莉莎是帝王级崩坏兽的细胞合成人,体内还有着卡莲.卡斯兰娜的基因,怎么可能被虚弱到一定地步的地藏御魂侵蚀。

      所以面对这几个人地藏御魂天然的就处于劣势,最核心的技能没有用,地藏御魂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尤其是对面的流云,手段多的吓人,逮着自己就是一顿毒打。

      而流云看着地藏御魂也很无奈,壳子硬的吓人,还全是范围攻击,现在还会分身。

      在地藏御魂蓄力放大招的这段时间,它身上的气势是越来越强,可以说是步步攀升。

      原本想向八重樱展示自己的剑术,可是现在好像要放下剑法了。将试做型脉冲太刀归入鞘中,流云摆出了一副拳法的架势。

      面对防御力特别强的对手,符华曾经教过流云。既然刚拳没有办法,那么使用柔拳不就好了,将拳劲透过外壳直接攻击里面的本体。

      在那之前,这个和本体形影不离的虚影要怎么解决呢?

      “交给我了。”一道倩影直接从流云的面前走过,动听的声音划过流云的耳边,八重樱好似直接从流云的眼睛中看到了他的想法。

      这算不算一种心有灵犀?

      甩了甩脑袋,将胡思乱想的念头甩出头脑,

      趁着八重樱和地藏御魂虚影纠缠的一瞬间,流云极速来到了地藏御魂的正下方,一击寸劲.岩破狠狠的砸在了地藏御魂身上,旁边的木龙也不甘示弱,直接盘了过来。

      “人类!”刚刚砸在自己身上的攻击并没有太大的伤害,但是一阵内劲顺着躯体直击地藏御魂的本体,惹的地藏御魂失声痛骂。

      虽然蓄力并没有完成,但是地藏御魂已经不想要看着面前的小虫子在自己面前跳来跳去,直接将蓄力中的大招甩了出去。

      于之前漆黑的剑气不同,这一次的剑气显露的是纯白色的光芒,看上去显得十分柔和,可是流云却惊的连汗毛都竖了起来。

      不是流云害怕,而是地藏御魂的攻击目标根本不是他,而是躲在自己制造的木盾后的德莉莎。

      轰隆隆的声音响起,矗立了数十年乃至数百年的建筑终于倒了,地藏御魂刚刚的攻击恰恰好劈开了这一栋建筑。

      天守阁可不是豆腐渣工程,这东西是经过多少能工巧匠的帮忙才完成的建筑,底部铺设着结实光滑的大理石,可现在光滑的大理石再一次被切了一遍。

      “噗……”

      抖了抖身上的灰尘,露出怀里的德莉莎,流云一边咳嗽着一边将嘴里的土吐出去。

      真.吃土。

      以后谁再在流云面前说快穷的吃土了,流云绝对抓起地上的尘土让他真的吃一会土。

      刚刚去救了一波德莉莎,结果没想到房子都给地藏御魂拆了,一阵灰尘扑鼻而来。就是这个时候,流云吃了一肚子灰,连真元护体都没来得及开,还好真元护体还有个被动效果。

      一只小手从流云的面前伸来,抬头一看,八重樱手中已经手握地藏御魂来到了流云面前。

      抓着八重樱的小手站起来,流云看了看八重樱手中的地藏御魂,还没等流云发出疑问,八重樱已经开口解释了。

      “刚刚它放完攻击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天守阁也快塌了,我就带着它跳了出来。”

      八重樱将手中的地藏御魂放到地上,在一阵绚丽的光线中浮现了一个少女的模样,待光芒散去,绯玉丸亭亭玉立的站在那里。

      少女满脸的愧疚,似乎是不敢抬头看向流云,垂下来的双手不自觉的紧了紧。

      “哥哥……我刚才好像对你出手了……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带着愧疚,带着哭腔,绯玉丸无力的捂着脸蹲了下去。

      “没事的,我知道那不是你。如果真的是你,那就别怪哥哥打到你屁股开花。”蹲下身子,流云揉了揉绯玉丸的秀发,语气中充满了安慰的成分,最后还佯装真的要打她屁股似的举起了手。

      “真的吗?”眼泪婆娑的抬起头,绯玉丸看着流云举起的手以及听到的玩笑话,绯玉丸这才破涕为笑。

      笑的很蠢,活像地主家的傻孩子,可是笑的很真诚。

      “傻孩子。”想到面前绯玉丸的记忆,流云眼中的宠溺简直快要满溢了出来。

      “流云哥哥,既然是你击败了地藏御魂,那么就请你收下地藏御魂吧。”

      擦了擦眼泪,绯玉丸将地藏御魂递给了流云,颇有一种余生请多指教的味道。

      “绯玉丸,你可以复活眼前的姐姐吗?”流云看着从一开始就没有说话的八重樱,犹豫了片刻,还是像绯玉丸询问了这件事情。

      “将八重樱大姐的意识投影出去,复活大姐的事还是很简单的。”似乎因为是一开始就可以帮助到流云,绯玉丸的语气中充满了欢快。

      “有什么副作用吗?”如果真的有什么副作用,流云会选择使用其他的办法。

      “没有什么副作用,就是可能不能离德莉莎太远,毕竟是因为从圣痕里将大姐的意识投影出去的,所以这就是唯一的副作用。”绯玉丸抱着流云的手臂看了看流云怀里的德莉莎。

      “那么,樱,你愿意出去和我们一起生活吗?”问题的关键还在八重樱的身上,对于八重樱的回答,流云已经可以说的上是紧张的手心冒汗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