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芽1136

      沈城,机场附近,某条通道内,宁错用手机将玉符上的地址记录完毕,又确认般看了三次,这才珍重收好,长长吐了口气。

      巴掌大的脸上露出激动忐忑的神情。

      “成了!”

      想到今晚就要揭开那神秘组织的面纱,她恨不得太阳立马落山。

      “咚……”突然,微信弹出好友的消息,询问她出来没。

      这次过来,找的借口是与好友聚会,对方也算亲戚,家里人放心,为了实现她不可告人的目的,宁错也算煞费苦心。

      “就来。”敲字回复,裹的小北极熊一样的女孩迈步奔出,与来接应的好友汇合,双方也好久没见,自然亲热。

      “晚上我订了餐厅,给你接风洗尘。”好友道。

      车内,宁错摘下黑白方格的棉帽,黑发如瀑布散开:“不了,晚上我有约。说好了的,替我打掩护哦。”

      她俏皮地眨眨眼。

      好友无奈:“神神秘秘的,你可注意点。”

      “知道啦。”宁错眼睛弯弯。

      ……

      晚上,宁错独自一人,按照出行软件给出的线路,乘坐市公交,于八点半,提前抵达“十七号”要求的富江路段。

      十字路口。

      这段路严格来说,并未远离市区,然而周遭却也是人流稀疏,尤其是这个时间点,大街上,几乎看不到行人,只偶尔有车辆呼啸而过。

      “呼。”宁错站在红绿灯底下,双手塞在口袋里,不住跺脚,很庆幸自己多穿了一层。

      同时,右手也始终握着一枚报警器,遇到危险,一键报警,群发通知,附带坐标什么的,还附带电击能力,功能齐全。

      恩,这东西当然对“超凡者”无效,可万一,遇上别的歹人啥的,也算保障。

      冻了半个小时,捱到九点,宁错再次拿出玉符,表示自己到了。

      几秒后,收到十七号回复:

      “以你当前所处位置,向右,沿富江路前行,我在一又二分之一站牌下等你。”

      宁错呆住。

      又看了一遍,没错。

      是“一又二分之一”站牌,难道是停车点的名字叫这个?宁错疑惑中,打开手机软件认真查找了下……自然毫无结果。

      “可,总不会真有所谓的一又二分之一站牌吧……”宁错抓了下帽子,脑海中,灵光闪烁。

      “说起来,这个说法有些熟悉啊,是了,这不是哈利波特中的情节吗?主人公哈利想要去魔法学校,需要在火车站的九又四分之三下等待……

      这里,寓指的是‘现实中不存在的站台’,凡人与超凡世界交错的入口……”

      作为一个在雾都留学数年的女孩,她悟性惊人:

      “所以,十七号的真实意思是,要我在两个站牌中间的位置等候,迎接我踏入超凡领域!”

      宁错眼眸亮起,觉得自己完全懂了!

      理解了十七号话语中的深意。

      “不愧是神秘组织,随便一句话,都暗藏玄机。”

      当然她不知道的是,苏宁纯粹是玩个梗……之所以选那个地方,纯粹是那里足够偏僻,且便于隐藏。

      ……

      领悟了话语玄机,宁错心情大好,激动的心血沸腾,都不觉得冷了,当即迈开步子,沿着一串路灯光芒,朝前方跑去。

      不多时,看到了第一个站牌。

      她未做停留,继续小跑,左侧是空冷的街道,右侧是绵长的围墙,路灯的光芒将墙角的残雪映照的透亮。

      金黄。

      夜色深沉,她仿佛在梦境中奔跑。

      不!

      不是仿佛!

      宁错恍惚间,仿佛真的踏入了梦中,视野前方,原本是空荡的,可随着她一步踏入某条无形界限。

      前方竟多出了一只公交站牌。

      凭空出现。

      无声无息。

      站牌下,摆放着一条长椅。

      旁边,路灯投下的光环将这一幕场景映照的极亮,而更远处的城市建筑、街道,却仿佛塌陷了般,被黑暗吞没。

      “啊……”宁错捂住嘴巴,停下奔跑,就见这突兀的站牌旁,分明写着“一又二分之一站”几个字。

      “真的存在?!”她瞪圆了眼睛,心跳如擂鼓,为了保暖,她今天穿得很厚实,松软的白色羽绒服如同云朵套在身上。

      黑白方格的帽子压住了光洁柔润的长发,针织围巾埋住了半张脸,显得整个人格外娇小。

      此刻,不知是冻得,还是激动所致,这个二十三岁的女孩巴掌大的脸上红扑扑的。

      而在她的注视下,在这静谧而神圣的光辉中。

      那原本空荡的长椅上,凭空显出一道人影来。

      他穿着件式样奇异的黑色长袍,身材瘦削,头脸掩藏在兜帽之中,整个人安然靠在长椅上,侧着身体。

      如同一道剪影。

      仿佛在思考什么。

      感应到她的注视,俺身影缓缓转头望来,可兜帽中的面部,却竟是一片漆黑:

      “你来了。”

      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从声音判断,对方是个年轻人。

      “你是……十七号?”宁错突然紧张了起来,整个人僵立于原地,有些不知所措,然而心中却竟无恐惧,只是安然。

      “呵,是我。”苏宁淡笑一声,状若随意地拍了拍身旁的位置:“坐吧,车应该快来了。”

      车?是组织派来的车辆吗?要带自己去哪?

      分明期待万分,可事到临头,宁错又忧虑了起来,仿佛看出了她的紧张,隐于黑袍中的十七号笑了下:

      “你很紧张,是我的装扮令你心生畏惧?抱歉,行走在外,总要谨慎些。”

      “不不,我没那个意思。”宁错慌张摆手,然后鼓起勇气,坐在了长椅上,与身旁的十七号,并肩而坐。

      想说点什么,可准备好的台词却仿佛消失了,脑子里一片空白,憋了半天,才说:

      “你刚才说车?要带我去你们的据点吗?”

      苏宁没说话,维持着幻术,目光朝远处望去,将一辆碰巧路过的汽车,在视觉上抹去,并耐心等待其离开。

      这个动作落在旁边的宁错眼里,就很有几分洞穿黑暗的意思了,她也跟着往前望去,可却只有一片虚空。

      “你在看什么?”她忍不住问。

      “命运。”苏宁平静的声音响起:“我们的命运,以及,人类的命运。”

      哈……好高端!

      宁错一个激灵,感觉自己梦想中的神秘组织就该是这个范!

      隐匿于繁华都市中的身影,温和又不失冷酷的手段,孤独地坐在真实与虚幻,现实与超凡的边界,眼神深邃地窥探不可知的未来……

      坦白讲,倘若换一个场景,换一个心态,苏宁这句话中二度、羞耻度简直爆表。

      可通过多层次的铺垫,以及苏宁静心布置的环境渲染,在这样一个时刻,由他平静地说出这番话语来。

      竟真的……很有感觉!

      起码,宁错觉得被征服了!

      “那你……看,看到了什么?”她颤抖着声音问。

      苏宁轻笑一声,似乎觉得她的询问很有趣:“命运无常,天机奥妙,不要说我,即便是古老年代里的大修士,也不敢妄断天数,我又能看出什么?只是,看不出,那便不要看了么?”

      看不出……那便不要看了么?

      宁错愣住,只觉这句话看似简朴,内里,却仿佛暗藏禅机。

      只是要参悟,又说不出什么来。

      念及此,不由心中惴惴,暗想这个神秘的“人教”果然不简单,随便出来一个成员,说的话……都这般难懂。

      不明觉厉!

      “咳,好了,我这也只是偶尔感慨而已,不用在意。”苏宁瞥见她神情飘忽,感觉自己可能有点用力过猛,赶忙切换了下状态,让自己显得像个正常人:

      “说正事,昨晚和你交谈后,我倒没想到,你能来的这么快。”

      宁错忙收回思绪,抱歉道:“我只是好奇,怕错过这次机会,如果我冒昧前来,耽误了您的……”

      “没关系,”苏宁抬手打断,笑道:“你来的也算巧合,刚巧这两日空闲,如果再晚些天,或许就只能让你多等一阵子了。”

      宁错眨眨眼,心中飞快分析,暗想这个人教过些天,要有什么大事去忙吗?

      苏宁继续说道:“银护法对你很是看好,不只是因为天赋,更在于,当日你表现出的勇气……这也是,我今晚过来见你的原因。”

      宁错受宠若惊。

      苏宁道:“不过,吸纳成员并非小事,即便眼下我们极缺人手,可仍旧要慎重对待,同样的,我也希望你能先行了解清楚组织的现状,冷静权衡,想清楚后,再做决定。

      这对我们双方,都更友好。

      否则,冲动下加入,到时候,等发现现实与想象迥然不同,再后悔,无论对组织,还是你,都是麻烦。”

      宁错连忙点头,极为认同,随后才听出一点弦外之音来:

      “呃,您的意思是……人教,可能与我想象的不一样?”

      苏宁没有回答,只是深深叹了口气,站起身:“车来了,我们换个地方说罢。”

      宁错豁然抬头。

      就见,右侧的马路尽头,突然有汽笛声响起。

      隐约间,还有列车行驶的轰隆声愈来愈近。

      几秒后,一辆外表斑驳古旧的蒸汽列车竟从远处驶来,库岔一声,停在站牌前方。

      车门自动打开。

      苏宁率先迈入,随口道:“跟我来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