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的名字叫红

      “洞天开启在即,你为何要走?”应君将话题带了回来。

      “媛媛死的不明不白,我需得去查查。”莫衡脸上露出一丝哀恸。

      媛媛,就是莫衡的那位老相好,相爱相杀,互相伤害的神机阁术师。

      “嗯。”应君点点头。

      对了,那媛媛已经被应君拍死了。

      应君知晓莫衡爱媛媛,很深,毕竟这段孽缘也是他一手促成的。

      只是,莫衡注定找不到任何线索。

      因为,应君已经把一切抹去,神机阁算不清,元神真仙没法算,阳神玄仙不敢算,天仙谁人能寻到?

      天仙多沉溺于大道中,探寻宇宙大道的终极,也有在寻找前路的,但没有谁会像应君,尘缘世俗未断的。

      毕竟祂们一个个最少活亿年了,有些更是与宇宙一同诞生的,所以世俗红尘,那些人烟,甚至元神阳神在他们眼中都不过宇宙间的一粒尘埃,也就玄仙还能算一只蚂蚁。

      在成就天仙后,应君就知晓这天地间的天仙是何等存在了。

      这是修行的最终。

      不过,还是有前辈探寻到天仙的前路,且趟了过去,但他们都不知所踪了,只留下他们的传说,以各种形式显于各界。

      就好似那三清道祖,还有一直挂在和尚嘴边的阿弥陀佛。

      “师弟,麻烦你个事。”莫衡又说道。

      “何事?”

      “我想请师弟代我送他们去洞天之宴。”莫衡请求道。

      “师兄有请,我在所不辞,定去往。”应君应道。

      “多谢师弟,我此去,怕是难回,还请师弟帮我照拂子望。”莫衡说道。

      子望是他弟子,被应君打乱过去后,他没有去京城,仍留在蜀山上,不过子望正在闭关,前段时日正找到了一道地煞,如今正在炼化,等将地煞炼入,破了法力之障,便可练出法力,到时在修行界也是一个人物了,好些法术都能信手捏来。

      “子望亦是我师侄,我自当照顾。”应君道。

      “多谢师弟。”莫衡庄重一拜。

      “师兄,明日再启程吧。”应君道。

      “该交代的都交代了,山门那边我也已飞剑传书,此次洞天之事全权交与师弟,想来掌门他们是不会反对的。”莫衡又说道。

      “我稍后就走。”

      “师兄,你的道心破了。”应君忽又说道。

      “哈哈,何为道心,何来道心,师弟,修行不就随性随心吗?”莫衡说道。

      “那就恭喜师兄了。”应君突然拱手贺喜道。

      “何喜之有啊。”莫衡摇摇头,笑声转为无声的苦笑。

      这话不止说说,他原本顽固的思想在收到媛媛陨落的消息后就破碎了。

      只是,也有一种奇怪的念头在他心底升起,媛媛是谁?

      媛媛的一切都在模糊,所以他紧张了,着急了,于是心思念头的转变更快了。

      原本犹豫不定的心变得坚决了,他决定去探寻因由。

      “恭喜师兄阴神在望。”应君说道。

      “是吗?”莫衡有些恍惚。

      “是。”应君很肯定。

      “…唉。”莫衡脸上更多落寞了。

      莫衡走了,乘着天色深沉幽暗,月光未洒时,他走了。

      应君没有劝阻太多,因为他知道莫衡的寻找是不会有结果的。

      ……

      忠勇伯府,雷火灯照的全府透亮,仿佛点了好几个太阳在里面。

      而这会,府上客厅已经不再喧闹了,所有人都面沉似水的坐在位上。

      因为在众人围坐的圆桌中心是一张墨红色的拜帖。

      拜帖上写:

      青瑛:

      见字如面,我已求得老祖首肯,可迎你阳身入黑山鬼界,你无需再介怀阴魂无依之苦。

      今夜子时,我便来迎娶你。

      连赫书。

      内容简单,可意义不烦。

      “他求到了黑山老妖处?”华清子脸色有些难看。

      “阿弥陀佛。”敬德和尚低声念了个佛号,而后才说到,“黑山老妖定不敢至此。”

      “何以见得?”华清子双眼盯着他问。

      “此地是海城,前日有鬼仙陨落一尊。”敬德和尚道。

      华清子一愣,显然有些惊讶。

      他虽声名远播,但终究修为不够,背景不厚,有些事终究不了解全部。

      就好似前日海城鬼界被破,鬼仙陨落雷劫一事,他也只觉有高人斗法,影响了整个海城,却不知道这事的起因经过结果。

      但他的表情却也引起了柳相锦的奇怪。

      “那不是写在道院邸报上吗?”柳相锦心想。

      他记得这事他师父还给他看过邸报的。

      而这邸报由道院发行,道院由道门各派与朝廷共同成立的,平常刊印出的邸报,修行者都可以去购买,价钱也不高,还可以直接用凡俗银两购买。

      所以华清子不知晓这事,当真古怪。

      难道这邸报没有对外刊印?那他师父又是从哪得来的邸报?

      可再想想敬德都知晓此事,他师父知晓这事,也理所当然了。

      柳相锦没有再细想下去。

      “阿弥陀佛,若黑山老妖来海城,怕是也只有一场劫数。”敬德说道。

      甚至他猜测,这阴山鬼王会忽然看上忠勇伯的小女儿就是一个陷阱,要将黑山老妖骗出黑山鬼界,然后将他镇杀了。

      若真到此境地,那他横插这事,怕是也不会有好果子。

      毕竟那黑山老妖不好相与,已渡过三次雷劫,寻常的元神真仙恐怕不是他对手。

      “如若黑山老妖不来海城,那我等定能让阴山鬼王有来无回。”华清子似乎为刚才慌色做辩驳,声音字正腔圆,说话堂皇大气。

      “我要斩下阴山鬼王的脑袋,做蹴鞠。”王忿也是满脸愤慨。

      “这阴山鬼王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将拜帖送到这…”说话的柳相锦一指桌上的拜帖,然后又看着王忿说道,“将军行事怕是难喽。”

      其他人都觉得说的在理,甚至还点了点头。

      “小牛鼻子,你知道老子是怎么对付那些消极不战的士卒吗?”王忿咬牙切齿的说道。

      “怎样?”

      “老子亲手削下他们的脑袋,然后挂上旗杆,示众警告。”王忿说话有些阴森。

      “……”

      柳相锦似被吓到,之后都没怎么说话,直到子时前。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