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井空33分钟

      荀子若听了却说:“是吗?那日为我爷爷办理白事之时,见他与我父亲相交甚欢。”

      小二哥走过来,又问道:“你爷爷是谁人?”

      “我爷爷人称荀老。”

      还没等荀子若说完,小二哥又恢复了他日常舔狗的姿态,“哎呀呀,原是荀家公子,请上座,请上座。”小二搀着荀子若往一旁坐下,“小人方才多有怠慢,还望公子恕罪。”

      几个人真是见不得小二这般反复无常,虚与委蛇的模样。

      倪华冷嘲热讽着,“这势利眼既知你们家门庭高贵,自是与那些市井小民说话时的姿态不一般。”

      小二哥还给荀子若泡了个茶,巴巴地问道:“荀少爷,您还有什么要问的吗?小人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荀子若抓着这么好显摆自己的时刻不用,更待何时,这小二哥竟对他这般百依百顺,他先是正了正坐姿,紧接着问道:“这新铸的剑却被偷了,这吴老爷是作何反应啊。”

      “是,吴老爷急得不得了,全部都怪罪我们店里,说日后再也不要来我们店里铸剑。”小二想了想又说道,“可是这种丢了成品剑的事可真真是头一回,荀少爷,你可一定要相信我们的。在我们这铸剑的人家十个里面有九个是非常非常满意的。”

      “哦?那吴老爷就是这十个中的一个喽。”倪华取笑道,真是见不惯有些人阿谀奉承的样子啊。

      “嗯,意外,意外。谁曾想过有人会来偷这种东西。”小二哥挠挠头说道。

      倪华想到一点,问道:“我倒是有些好奇,都是些什么人来铸造佩剑的?向吴老爷这种身份的人,还会缺少人来保护吗?”

      小二反驳了几句,“不是的公子。凡是来我们这铸剑的都不是一般用途的,绝大多数的是用来送人的,小店还会精心为客人准备高端的礼品盒子。送人也很是体面,一般自己用的贴身佩剑铸造的还是很少,我们那些低端的佩剑做的甚少。”这人真真是职业病,三言两语间都不忘拉踩同行。

      “哦,既是这样,若是工期不赶,你们争取为吴老爷再做一把不就好了?”

      “哎,都说了,吴老爷他势利的很,更加小心眼,有了一次的不满意,再也不会来我们这了的。”

      “可你们这是最好的!”

      “是,就是因为这样,吴老爷才说,要把其他他熟人的朋友也要带走。”小二哥叹了口气。

      “那你们就找不到什么补救的办法了?”

      “是,我们掌柜的正在想办法呢。就是那小贼也是可恶,竟然什么不好偷来偷这个。”小二忍不住又是一阵叹息,“这把件可是上万两银锭子呢,真是作孽。”

      “偷一把你们的剑去杀人,一举多得。”倪华一边走动着,一边手托腮说着。

      “杀..杀..人?”小二惊得目瞪口呆。

      荀子若接了一句,“你是说,那凶手故意借用吴老爷的铸剑,去杀朱大人?然后呢?想要嫁祸给吴老爷吗?”随后又自言自语着,“那这真是匪夷所思。”

      “也说不定啊。我只是假设。”倪华说道,但是完全有这种可能。

      季云天在一旁只是静静地听着,他是想不明白的,王爷放着他这样一个经验丰富的衙官不用,非得用这两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双手环胸在一旁听的很是有趣,尤其这个叫倪华的小子,每个想法都让人有些意外。

      倪华在屋内来回走着,线索如今指向那个吴老爷,看来他们得去一趟吴府,只是这个吴老爷看样子不可能主动会见他们的,他得想个法子才是。

      “倪华,发什么呆啊?”荀子若仰坐着,说话时还有些颐指气使。

      “我是在想,,,”倪华说了一半,又说:“小二哥,你们店里可是有极珍贵的剑品?”

      “这..”

      “有就有,没有就没有,为何吞吞吐吐地,若是你能借我一用,我定能让那个吴老爷不再追究。”

      “真的吗?”小二哥半信半疑。

      “是啊,这要你能配合我。”

      “我们镇店之宝自是有一件的,只是要外借的话,要我们掌柜的做主才是啊。”小二有些忸怩。

      “行,我知道了,你们并没有很想要回生意。”

      荀子若跟着说道:“若是你们掌柜的到时不肯,我与你买来便是。”

      倪华一听,由衷地夸赞道:“哈哈,小荀子,真是第一次见你这么豪气。”

      “这价格都没问,你可是真的舍得?”季云天接着问道,他自是知道的,这个优剑坊的镇店之宝可谓价值连城,连他出入秦方这么多年,都没有见过的。

      荀子若先是口吃了几下,又挺直胸板说道:“那是自然,若是与查案有关,为王爷服务,我荀子若全心全意,心甘情愿。”

      倪华嗤笑了一声,“哈,荀子若啊。”

      “嗯?”

      “你马屁拍到马尾巴上了吧?”

      “去你的。”

      “王爷人都不在,你还乱拍。”

      “那你是想我出这份力还是不出呢?”荀子若正声说道。

      “想想想啊。”嘿嘿,倪华又一副欠揍的表情。

      小二哥想了想说道:“那这个宝物若是吴老爷见了不满意,你们会原封不动的带回来吧?”

      “一定会完璧归赵。”倪华应声道。

      小二犹豫了一下还是去堂间一个极小的内室隔间取了,只听的好似机关石门的声响,一开一关,小二就拿着一个极长的锦盒出来。

      小二双手捧着小心翼翼地递给倪华,再三叮嘱道:“倪公子,小人这下半辈子可是靠你了。”

      “你放心,不成功便成仁。”

      荀子若是满脸的好奇心,“快打开看看,快打开看看。”

      “行。你慢点。慢点。”倪华在旁催促着,真是一颗心都揪起来了。

      荀子若打开一看,“就是一把长剑嘛。”语气间很是失望。

      小二哥却在一旁说道:“外行人是看不出来的,你们给吴老爷一看就知道了。”

      吴老爷也是爱剑之人?”荀子若问。

      “是的。你们看这剑把上的纹路就是这把剑的高级艺术之处。倒是刀锋是否锋利都还是其次。再加上这些绿钻点缀,可真是绝世佳品。”小二哥说着,满脸的自豪感,转而又说,“我们的镇店之宝,既托付给你们,你们可得不要让小人难做。”

      “放心。小二哥,只是借用。再者,我一定帮你说服吴老爷。”倪华拍胸脯保证着。

      出了优剑坊之际,三人走在秦方街上,只荀子若小声询问:“倪华,你可是当真有把握?”

      “哈?没啊,看情况。”

      “那你....”如果真的能气吐血,怕是此刻荀子若早已长吐一口鲜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